偶遇废弃的铁路

       今天是倒春寒感觉最冷的一天,前天我在急诊值班24小时,半夜被叫起来好几次,后半夜白大褂加长袖就明显有透心凉的感觉了。这次值夜班是最累一次,小米手环提示我只睡了三个小时,最后两次护士打电话叫我起来都是以我放了电话秒睡结束的。接着是第二天上午下午都有讲座,于是乎注定了这两天在昏昏沉沉与睡觉中度过,我在白天睡眠始终不好,总是睡不了多久就醒了,然后才能再睡,没有深睡眠。今天上午很早被电话吵醒了,下午睡了大概三个小时,但是中间还是醒了一次,最后在想继续睡但又睡不着的状态下起来了。

起床后写了一会病历出门吃饭了,外面的寒风冷冷的割在脸上,完全就是冬天的感觉。觉得自己窝在寝室一天了,想出门走走,就到了医院后面的空地上,走走停停,发现外面有些地方有点荒,自己又没去过,走出去才发现原来这还有一条废弃的铁路,于是决定沿着铁路走,走了一会儿就发现其实铁路上也有稀稀落落的人在上面散步,多数都是中老年人,但在我走了二十分钟的时候遇到一位放学了的小学生,心想这条路是不是他回家的捷径了,应该是的,而且还比较安全没什么车辆。

       在铁路的两边开始都是公路,走着走着就变成了一边是公路和远远的可以看见医院住院部大楼,另一边感觉就有一种乡村气息了,不高不低的两三层楼房,有些稀稀疏疏,有些紧密相挨,多数离铁路都很近,有些还能看到屋里生火,或者在家门口生火烤过什么,还有火苗,具体我不得而知。铁路看样子应该是废弃了有一段时间了,在铁路的两旁,都有些土堆,而不是举目望去皆是的水泥,上面应该是附近居民种的一些蔬菜,有莴笋、油菜,还有一种我知道是佐料而不得其名植物,瞬间给我一种亲切感。一直以来,我见到绿色都有一种打心里的喜欢,特别是那种原生态的更是给我这样的感觉。也许是自己出自农村,同时又看过一些书形容这种生活状态或者态度,心里总想着或者向往着某种跟这相似的生活,就像我喜欢的作家、画家、艺术家刘墉先生在自己家种菜一般,我也有这种想法。

       走着走着,发现自己走了快半个小时了,天也快黑了。因这废弃的铁路晚上没有灯光,就决定调头往回走。在回去的路上碰到一个向我迎面走来蓬头垢面的中年男性,双手不空的都提着东西,仔细一看都是些废弃的钢筋。等我和他擦肩而过的时候,我回头一看,他背上还有一个布袋子,里面还装着一些短的钢筋。这时候我突然想起刚才在我往前走的时候其实也遇到一个和他差不多的人,应该是一起的吧。一个词从我脑海里蹦了出来,生活,都是为了生活。都是活着,但是却有很多种不同的生活方式,很多人是迫于生活而选择了什么,只有极少数人是追随内心而尽可能的接近这种自己想的生活。层次不同就决定了每个人的所思所想不同,我不想说如今网络上太多的所谓的鸡汤是真的鸡汤还是伪鸡汤,毕竟这是一个多元化的时代,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只希望能看到这些碎碎念文字的朋友和我都能静下心来,在多思考,能有一定的行动力和自律性,毕竟人都是有惰性的,允许自己的偶尔的放松,然后继续follow  our  heart。

        最后在这个很二的日子,把刘墉先生的话送给大家“一颗很热的心,一副很冷的眼,一双很勤的手,一对很忙的对,一种自由的心情”。

                                                                                                                                      卡董

                                                                                                                          2017年2月22日星期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