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逆袭青葱》 第九卷 奋斗不止 第七章 川藏二日

(如若喜欢不妨点赞,如若有感不妨吐槽)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早上六点半的闹钟将仍处于梦境当中的徐周吵醒。屋内陈哥的行装已是收拾好,想来应该是出门拍摄风景去了。徐周从包里拿出自己带的旅行套装洗漱起来,屋外渐渐有了动响。收拾好下楼,只见几位上了年纪的叔叔阿姨已是坐在旅馆的小餐厅里,吃着馒头,鸡蛋,喝着大米粥。

早上的日光略微有些清冷,三三两两已是换了户外冲锋衣的团友从各自的房间出来。

“早啊!”

“早!”

陈哥手上拎着单反,从旅馆院子的大门外走了过来,Rebecca也从二楼顺着楼梯走了下来。

“吃饭,叫下三点回来的几位团友,今天我们还有几百公里的路程,大家赶紧吃了,我们出发!”阿健右手夹着点燃的香烟,吐着烟圈说着。

“啊,他们三点才回来!”刚出屋的小黎惊讶道。

“那我老婆有些不舒服,能多睡会没!”凌晨三点才回来的老崔却是早早醒来。

“老哥,没办法,不然今天的行程都要耽搁了,叫嫂子起来吃个早饭,舒服一些!”阿健放下香烟,解释道。

“陈哥,这么早出去拍景,有好地没?”徐周看着正在摆弄相机的陈哥,说道。

“现在光线不行,太暗,一会吃完饭再去看看。走,进屋吃饭!”陈哥招呼道。

桌子上,众人边吃边闲聊着。

“怎么样,高反没?”

“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是有时稍微头疼点。”

“南京的几位阿姨昨天过了折多山就有些不舒服,已经喝了几只肌苷。”

“我还专门喝红景天了。”

“那要提前半个月喝。”

早餐后,徐周将每人十元的早餐费结了,把房间退了,拿回押金,众人已是开始收拾行李上车。

“小也,你没吃早饭?”徐周看着正从二楼搬她那大的不成比例的箱子说道。

“哦,我不用吃,我吃水果!你帮我搬下箱子,太大了,我搬不动。”小也嗲嗲道。

“那你还带这么多东西。”徐周接过箱子道。

“她里面装了一个洗衣服的,神奇的小也。”旁边正拎着自己箱子的Rebecca说道。

“哎呀,人家怕路上洗东西不方便嘛,在说,反正行李装车就好了!”

徐周将小也和Rebecca的行李放好,回房间拿好自己的行李,又检查了一下确定没落下什么,下楼上车。

“前面有个观景台,半个小时时间哈!”阿健在车内用对讲招呼道,然后转过头对着徐周他们讲到,“你们抓紧,一会我会按喇叭,你们早些下来,路上还有很多玩的地方,好吧!”

“好嘞,健哥!”小也说完,等车停下来后第一个冲下车直奔山腰处的观景平台。徐周拿好自己的尼康,和陈哥,Rebecca也是顺着山路走了上去。

“骑马上山,一人50!”

“骑毛驴嘞!”山路上有着三五个藏式打扮的村民们,用并不熟练的普通话做着买卖,空气里传来牲畜粪便的味道,颇有小时回农村老家的气息。

几人都是选择了步行上山,往前走了几步,一藏式僧人打扮的中年人,站在路旁一处简易帐篷旁,向众人说道:“门票10元!”

几人付了钱,顺着崎岖不平的山路走了上去,徐周和陈哥两人更是挑了个小道往上走,小也看着两人走的这么快,便是也转到小道,不时喊徐周等等她。

“哇哦,好美!”观景台处已是有不少游客扛着长枪短炮在拍摄着,只见远处晨光透过云层笼罩着静谧的乡野,视野尽头稍稍可以看到一些雪山的踪影,深秋渲染的金黄的树叶在微分下轻轻摇曳,徐周在镜头中还发现一匹白马正在一处草地上低头吃着小草。

“终于上来了,来,帮我拍个照!”小黎骑着一匹瘦马赶了上来,老崔他们也是扛着三脚架,脖子上挂着两台相机走了上来。

“光线有点强!”老崔搭好三脚架,放好相机。徐周看老崔设备这么专业,便是过去请教。

“您是用什么模式来拍好点?”

“我看下你的相机!”老崔接过徐周的尼康D7000,道,“入门够了,一般用自动档就可以了,光线合适的调到光照,暗的时候可以调到阴天,白平衡不用特别的调整,要是抓拍的话,你可以用他自带的一些模式,什么运动啊,人像啊,雪山什么的!”老崔一边说着,一边拿着相机演示着。

徐周这几天才算是认认真真看了一遍单反相机拍摄技巧,这下总算是找到专业人士解答一番。接过相机徐周边拍边看自己刚拍的照片,调整着光圈,构图等等。

阳光越发的强烈,“走啦,阿健按喇叭了!”Rebecca招呼道。

“你们先走,我们在拍会!”老崔他们一车摄影发烧友们正在摆弄着各自的长枪短炮,不时讨论着什么。陆陆续续又是上来不少游客,徐周拉上陈哥继续近道下山。

高尔寺山,海拔4412米,山上经幡被山风催的咧咧作响,远处云雾缭绕下的贡嘎山仿若置身于仙境。众人各自寻觅着自己中意的风景,各种型号的手机相机拍摄着照片。盘山而下海拔2000多的雅江,在攀升到海拔4718米的卡子拉山,一路海拔起起落落。

借我一双翅膀,飞到理塘就回。——仓央嘉措

抵达世界高城理塘,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在此留下了充满诗意的故事,延绵的平地,不时出现在眼前的牛羊,远处的山顶覆盖着薄薄的白雪是,在天光云影的映衬下慵懒着。中午依旧是在318国道沿途众多的川菜小馆里,每桌要了8菜1汤,三桌二十几号人总计花了近八百大洋,想来每餐平摊下来一人四五十元是少不了的。

吃饭休息期间,徐周查了一下明天行程中的天气情况,发到微信群里,然后看到置顶位置的陈悦发来的信息。

“今天交作业,师兄比我自己看的都仔细,导师也只是问了几句,哎,他总是催,催的人心急火燎,恨不得现在就出成果,心态不好!”陈悦最近一直在绞尽脑汁的做博士开题报告的工作。

徐周安慰她道,“导师肯定希望又快又好,他时间值钱嘛,理解。所以你才要多汇报。师兄是带你的,导师对他也有要求,那还补仔细看嘛。你要不多沟通多汇报,那导师肯定会催,他也要打出提前量好应对。”

“你怎样?嘿嘿,少废话,不整个漂亮的妹纸回京,你就在那好好参悟佛法吧!”陈悦总能和自己说着说着就逗贫起来,两人好像从第一次见面就认识了很久一样。

“考虑屁啊,乖乖看书去,待妞学成归来嫁我就好!”

陈悦先发来一个撇嘴的表情,而后接着道,“没戏,表纠结了,还是拐带个回来靠谱!”

“有戏,直的都能扳弯,没啥不能的。”

“你想绑架?怎么着,俺家没钱赎我!”

“绑来做压寨夫人,早定了!”

“原来是: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你若不嫁,我就出家!”

陈悦立马回复到,“那你出家吧!我每次逃离北京都是一念之间,你丫预谋多久?啥心得?”

“又不考试,没心得!”

“表装了哈,都说少不入川,某人的哈喇子都流出来了吧!”陈悦加了个偷笑的表情,接着道,“昨晚悲催的被打搅,两个小时,好几个电话,只是用来答疑专业问题。”

徐周想到陈悦这热心肠,回道,“后知后觉吧,所以每次说让你早些休息是对的吧!”

“原来的主任加我微信,给我打电话,说我不在科里,没人在我这个专业领域会诊,只好让病人去找我。呵呵,我听了有点得瑟,其实很想说,其实以德服人才是王道。”

想来就是这事来陈悦雀跃不已,真是个孩子性格,徐周回道,“看把你激动的!大中午的不用吃饭啦!”

“吃你个头呀,导师回邮件,明天要汇报,继续干活!”

“那还和我贫,加油,叫个外卖也待把饭吃了!”

“不说了!哼!”

“中午还给我发微信,肯定是想我了。”徐周自恋道,“嗯,我也想妞!”

“跟丫的幽默点始终不在一条线上。得,不影响你泡妞了,不泡不归。”陈悦以一个剪刀手的表情结束了两人的对话,打开朋友圈,看到在京的王宇、刘倩、林夏、刘军等都在徐周昨天发的照片下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留言,徐周一一回复。

由于明后两天计划去稻城亚丁景区,下午沿途虽然也有诸多美景,但阿健一路带队狂奔,说是亚丁玩完回来再过来玩,小也依然不时的转换着手机、相机、摄影机狂拍着,坐在副驾驶的Rebecca则是选择一些自己属意的景色,用刚上市不久的IPHONE6拍着,陈哥则后仰着头倚靠着车窗睡得正香。坐在后排中间位置的徐周则是在不断转弯的山路上尽力保持着平衡。

从国道318转到省道217,柏油路起起伏伏,如同棉团一样镶嵌在蓝天中的朵朵白云令人赞叹。车内,阿健和王哥、飞哥还有其它两位司机用对讲时不时的胡侃着,浓浓的川音透过对讲让人忍俊不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