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世界

妮娜置身于鬼哭狼嚎的惨境之中,跟着人潮奔跑,不敢回头也不敢停下,耳朵里充斥着激烈地惨叫和无助的哭声,有时候身边的人突然被一种力量拉扯着往后,无助的呼救声,不断的扩散。

妮娜没想到跟阿辉争吵的后果这么惨烈,如果知道的话打死也不会吵完架之后就跑开,而是应该就待在原地哭泣好了,虽然自己不喜欢当着别人面哭泣,但是忍不住就别顾忌那么多了嘛。

现在好了,周围一片混乱,妮娜不敢往后看,只顾着拼命往前跑,就赌着自己运气是好是坏了。

妮娜的前行已经被骇人的巨爪给挡了三次了,每次看到前面有奔跑的人被撕心裂肺的抓走,妮娜就稍微调转方向,避开灰尘和危险,继续快速奔跑。

不远的地方,是妮娜刚刚抽空心绪踉踉跄跄走下来的缓坡,只要过了缓坡,就可以看到阿辉,阿辉一定会有办法,带着自己逃离这突如其来的灾难。

妮娜又恨恨地想,阿辉怎么不来找自己呢,害的自己现在好生绝望,别人谈恋爱男朋友都会嘘寒问暖,吵架跑掉也会被追回来,轮到自己,就要汉子一样的自己调整情绪,抹干眼泪,想通了就乖乖回去。

人群绊着人群,脚踏着同类,都已经不再顾忌了。在更强大的肆掠者面前,每个人都开始自保,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想过自己的亲人。四处溃散的人,没有呼喊家人的声音,有的只是粗劣的喘息声、惊吓的哭泣声、被抓住的惨叫声……

妮娜其实也想不清楚,这些人是怎么来的,明明自己下了缓坡之后,这里是灰暗的,一望无际的平原,一些杂草,几棵树,怎么就突然出现了很多的人,一些怪兽、刺目交杂的光线,像是处在黄白色的只有砂石的世界呢?

妮娜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么强烈的光线,这个时候偏偏让自己在这种光线里,无助的奔跑,还被这么恐怖的怪兽袭击,看着这么多的人无辜死掉被抓走。

这个赌气太不值当了,妮娜想,以后再与阿辉争吵,必须让他气得走开,哦不对,如果阿辉也陷入自己现在这么危险的境地,那还是乖乖自我反省,首先认错,然后平静的面对面坐下,把心结打开,把话说清楚了。

妮娜觉得,既然两个人在一起就要想着对方,即使争吵了,也还要顾及着对方,这样活下去才有意义,在这片奇异的领域,能有个彼此照应的贴心人,才能好好的活着。阿辉肯定也是这么想的,虽然他表面磨磨叽叽,但是真当自己出啥事了,肯定也会抛下一切来给自己摆平的。

“嗵~~~”三发大球在妮娜一百米远的地方砸下大坑并炸开了,喷出一些不明液体,黄稠的。那一百米范围内没被砸中的人,妮娜清楚的看见,他们没来得及跑开,身体就腐蚀流泻一地了。

恐惧感再度攀升,砸开的坑在妮娜前方形成三足鼎立的态势。慢慢扩大范围,落入范围内的人,试图爬出来,却随着爬的姿势迅速消失与坑壁融合。

妮娜脑袋有一瞬间是懵的,前面后面都无法通行,怎么办呢?阿辉,你在哪儿啊?我要是死了,你不是孤零零的在这破地方终老了吗?我不想死啊!妮娜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在光线的折射下,眼睛有微微的刺疼,妮娜一把将眼泪抹去了。

泪洗过的眼睛有些清明,妮娜绝望归绝望,但还是满怀希望的看着被大坑阻隔的缓坡。隐隐约约阿辉的影子出现了,缓缓的在坡上来回走动,似乎又有点焦灼。

妮娜欣喜地向阿辉招了招手,阿辉似乎也看到了妮娜,急急摆着双手,妮娜想,阿辉应该看到自己所处的险境了,只要阿辉在,妮娜感觉浑身又充满了力量。

妮娜收回视线,再看看前面已形成的越来越大的腐蚀圈,就像做梦被追赶的恐惧感,四下无所依傍,但又不得不自己突出重围的难受,得赶快做出决定!

妮娜四下迅速看了下周围,前后腐蚀圈的距离在逐渐逼近融合,只有左右两边还可以赌一把,左边显得距离大一点,距离缓坡似乎也比较近。妮娜开始没命般的往左边快跑。

怪兽的声音突然焦灼了起来,攻击的力度开始加强。一同奔跑的人一个一个都被怪兽和腐蚀圈收走、消失、死亡、流血受伤、激烈的挣扎……妮娜不敢想自己也会经历这些。

妮娜忍不住,眼泪又开始涌动,模糊的视线瞥向缓坡处,发现阿辉的身影在缓坡上随着自己的方向在奔跑。妮娜心头一阵酸楚,如果能活着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珍惜风平浪静、安逸的日子。

妮娜再想,如果就这样死了,希望阿辉别难过,一定要让自己的灵魂陪伴在阿辉旁边,保护他!进入他的梦里,跟他聊聊天,不然这荒凉的世界,活着比死了还难受。

但是妮娜不想阿辉跟自己一样都死了,死是自己的事,万一阿辉还不想死呢!殉情什么的在自己眼里都是大傻叉的几个。妮娜之前就一直跟阿辉强调过,殉情的人最无耻!其实也就是希望某一天,阿辉不要做傻事,感觉那时候就好像预见自己要死,所以才说这样的话来刺激阿辉的。希望这次,阿辉不要真做了这无耻之徒。

妮娜想着,心里更难受了,都说人死之前会说一些奇怪的话,尤其是那种预见性的怪观点,这次不会真的在劫难逃,要死在这儿了吧。

“嘭!”妮娜身体重心不稳,直直地朝前倒去,因为惯性的缘故,摔的妮娜心口岔了气,反应不过来,妮娜艰难地抬起头,满脸灰尘,还粘了一些草叶子。妮娜隔着挥发着诡异热气和更加复杂的光芒,绝望地往缓坡方向看去。

“阿辉,不要啊!”妮娜看见阿辉朝着自己的方向跑过来,直直的,似乎根本不在意周围发生了什么,当越来越接近腐蚀圈的时候,妮娜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里,话噎在嘴里,吐不出来,眼睛睁大了盯着最后要发生的那一刻。

阿辉一瞬间消失在接触腐蚀圈的那一刻,妮娜都没来得及呼吸,就这样失去了阿辉,妮娜憋着的那口气,随着放肆大哭的那一刻,提振了自己的悲伤,比自己面临的处境还要悲伤一万倍。

后悔、愧疚、恼恨、想念、心痛……各种情绪一股脑儿的涌到自己狭窄的心腔,膨胀,激烈的撞击,妮娜失去了对周围的一切感知,只直直地盯着阿辉消失的那个地方……周围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了!是生是死,取决于陪伴的人是生是死!

“妮娜,妮娜……你怎么了?你醒醒啊!”

“妮娜,你别哭啊,我来找你了,你醒醒啊!”

妮娜终于恢复了意识,听到有人喊自己,她觉得这声音像极了阿辉,一定是自己出现了幻听,阿辉已经不在了,这个世界就剩下自己孤零零的了。想到这里,妮娜哭的更厉害了,抽抽噎噎的把心口都抖疼了。

“妮娜,快醒醒!”咦?不是自己在抖吗?谁在晃自己啊?妮娜渐渐抖开视线,映入眼帘的是自己愧疚至极的……阿辉,阿辉焦急的脸清清楚楚的在那儿,盯着自己,吓了自己一跳,妮娜止住了哭泣,定定的看着阿辉!

“你没死啊?!”

“好好的啊,你怎么会想到我死了?”

“你掉到……掉到……”妮娜看看周围,周围恢复了先前的景象,荒芜,暗淡,缓坡还在那儿,杂草,对了,妮娜摸了摸自己的脸和头发,拿下几棵草叶子。

“这里,刚刚发生了很恐怖的事情……”妮娜看着阿辉疑惑的神情,不确定的说。

“但我只看到你疯狂地往一侧跑,还摔倒了,只有你的行为让人很恐怖的呀!”

阿辉将妮娜扶起来,搂着她,安抚地紧了紧她僵直的身躯,然后慢慢往缓坡前行,妮娜拖着沉重的脚步,走了一会然后回头看了看刚才的地方,一个小小的黑影,晃了一下,然后歪歪地朝相反方向移动,消失了!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晚的月光好美,美得有点心碎。 校园里的舞台上唱着不太熟悉的歌谣,我一心想把安静的地方寻找。吵闹让我一刻也不能停留...
    月生雪阅读 351评论 0 2
  • 今晚的月光好美,美得有点心碎。 校园里的舞台上唱着不太熟悉的歌谣,我一心想把安静的地方寻找。吵闹让...
    我的小小马阅读 204评论 2 1
  • 给图片添加水印,即可防盗图,又可以起到很好的宣传作用,最近项目中使用到在中奖晒图添加水印,发现一个很好的插件wat...
    野薇薇阅读 48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