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 宝钗与黛玉 一热一冷 一甜一酸


《红楼梦》里第七回与第八回里对比写宝钗与黛玉两人的地方有两处。一是通过周瑞家送宫花穿针引线,先知宝钗吃的冷香丸,后写黛玉冷笑周瑞家的“别人挑剩下的才给她”。二是宝玉探宝钗,宝玉理听宝钗劝不喝冷酒,黛玉含酸指东说西,一针扎穿宝钗的心思。

这两处颇能显现宝钗和黛玉二人的性情,来详细看看。


周瑞家的因在薛姨妈处找王夫人,跟宝钗闲聊起来。前也得知宝钗有种怪病,是宝钗从胎里带来的热毒,什么名医仙药都不管用,后得了一秃头和尚得了一海上方子方起作用。药叫“冷香丸”

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十二两,夏天开的白荷花蕊十二两,秋天的白芙蓉蕊十二两,冬天的白梅花蕊十二两。将这四样花蕊,于次年春分这日晒干,和在药末子一处,一齐研好。又要雨水这日的雨水十二钱,白露这日的露水十二钱,霜降这日的霜十二钱,小雪这日的雪十二钱。把这四样水调匀,和了药,再加十二钱蜂蜜,十二钱白糖,丸了龙眼大的丸子,盛在旧磁坛内,埋在花根底下。

若发了病时,拿出来吃一丸,用十二分黄柏煎汤送下。

还记得黛玉刚进贾府,贾府知她有病,需人参养荣丸,可以看出黛玉自打娘胎就是体弱,是体性偏冷,需要热能量的人参养荣丸来提气,可见黛玉自身本就偏冷,她的性格自然也偏冷。而宝钗自娘胎就有热毒,需冷香丸才能压下此热,可见宝钗性格也是偏热,得不时需要外力来镇定。

宝钗热衷于追逐功名利禄,她也乐在其中,做事说话都圆滑世故。而黛玉的冷眼能让她看清人情冷暖,还能置身事外一针见血。黛玉的性子直,就在这些看穿后的冷言冷语中。

薛姨妈拿出宫里头作的新样堆纱花十二支,让送与迎春、探春、惜春各两只,林黛玉两只,王熙凤四只。周瑞家的先顺路送给三姐妹后,就去凤姐家,送好四只,最后才去到黛玉那。

题外话说一句,从这里送花,我们能瞧见《红楼梦》里几姐妹的日常起居生活,她们在闲里是怎么打发着日子的。迎春探春二人在下棋,惜春却和小尼姑智能儿玩耍。王熙凤与贾琏在家笑颜戏谑,旁人都躲得远远地,很是有趣。

最后两只送到黛玉处,黛玉在和宝玉解九连环玩。九连环是被赋予聪明有智慧的人玩的游戏。此处暗含黛玉心思聪明,当然玲珑剔透心最数那黛玉。

你看周瑞家的一说明来意,黛玉便问道:“单送我一个人的,还是别的姑娘都有呢?”得知是都有的,黛玉看见仅剩的两只,直言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会给我。”就黛玉这性情,两只宫花,她自然不会看在眼里。她是把周瑞家的那阿谀奉承的嘴脸看在了眼里。林姑娘无父母陪着,自然不需下人巴结,连送个宫花,也能看出个所以。这黛玉的嘴也是不怕说出的,看穿还能直言说穿,想想也就只有黛玉她了!

这宝玉倒是心苦了,当着黛玉的面只说自己也受凉,先让丫鬟去看生病的宝钗,托话自己改天再亲自去往。


话说后来,宝玉去探病宝钗。宝钗对宝玉的玉要细细鉴赏一番。玉的正面写着:“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宝钗的丫鬟莺儿道说这与宝钗项圈上的两句话像一对儿。于是看描述宝钗的璎珞是珠宝晶莹黄金灿烂却是藏在大红袄里面。宝钗的热是故意地被藏着,但却总是无意中被显露出来。这璎珞上正方面合起来写着:“不离不弃,芳龄永继。”这两句都是在写年岁,确实像是一对。

或许在这里,宝钗心中就开始对自己的姻缘有了想象,对自己的终身开始寄于宝玉做了打算。

黛玉已摇摇摆摆来了。这样的场景经常见到。宝玉和宝钗在一块时,黛玉也会突然就来了。可见黛玉的眼始终都在宝玉身上,也可见黛玉是很清楚宝钗的心思,在感情这事上,她时时会提防着宝钗。

薛姨妈许宝玉喝酒,宝玉要喝冷酒。宝钗一顿笑劝说:“宝兄弟,亏你每日家杂学旁收的,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最热,若热吃下去,发散的就快;若冷吃下去,便凝结在内,以五脏去暖他,岂不受害?从此还不快不要吃那冷的了。”宝玉听这话有情理,便放下冷酒,命人暖来饮。

黛玉是嗑着瓜子,抿嘴笑。趁紫鹃托雪雁送小手炉来时借机说话给宝玉听:“也亏你倒听他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他说了你就依,比圣旨还快些!”黛玉这是含酸奚落宝玉,宝玉倒是嘻嘻笑两阵。黛玉的嘴在此伶俐到了极致,不能正面挑明,于是借机这样说一通,到不好叫旁人辩驳,而当事人自然明了,让宝玉接收到了黛玉的醋意。

宝钗与黛玉,那是一热一冷的性子,嘴上又是一甜一酸的话语。真正是比尽了两人的性情,又苦煞了宝玉这周旋之人。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