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剑之泪(33):分析案情

目录

上一节:幽冥剑


“石心,你这是怎么了?”刚巧感到的宣铁见石心神态有意,不由得出声相问。

石心打了个机灵,连忙将手从剑身上抽了下来,怔了半晌这才道:“原来是宣大哥回来了,呵呵,没事,刚才无意之中找到了一把好剑就想试试手,可能是太过投入。哇,高手啊宣大哥,抓了这么多鱼。”

宣铁光着膀子,露出黝黑虬劲,让无数少妇为之痴狂的胸肌腹肌肱二肱三头肌,手里两串鲜活的胖头鱼在阳光下闪耀跳跃着,向命运做着最后的抗争。

“抓鱼这种小事对于我这个守着大山大河长大的人来说还不是信手拈来嘛,哈哈。”宣铁说着将其中一串鱼递给石心,然后仔细端详着石心手中的剑。

“这把剑乌漆墨黑的,看起来好像很恐怖的样子,尤其是这似剑非剑的造型,还有那条猩红的血槽。你是从哪儿找到的?不会是什么不祥之物吧?”

石心微微一笑,道:“宣大哥,你多虑了。这把剑名叫‘幽冥剑’,应该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留下来的。”接下来石心便将自己发现洞穴,如何搜索武功秘籍,如何找到幽冥剑,以及看到的那些字迹详详细细,添油加醋的给宣铁讲了一遍。

听完石心的讲述,宣铁也不再怀疑幽冥剑的底细,连忙让石心带着去洞穴“一睹芳容”了。

“哎呀呀呀,好,好,好!”宣铁对这套500㎡的免费大house也是相当满意,满口称赞,“这就是咱们的福地洞天啊,哈哈。加上白剑和任笑,咱们四个正好一人一张床。这简直就是为咱们兄弟量身定做的啊,哈哈哈哈。”

“确实不错,只要花时间打扫一下,再添置一些锅碗瓢盆,被褥衣服,这里绝对比皇宫住的都舒服。”石心已经开始憧憬。

“我看这样,事不宜迟,咱们明天就把白剑和任笑他们接过来。从此以后这里就是咱们的根据地,大本营了。”宣铁道,“对了石心,还有一件事,我还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石心道:“宣大哥有事尽管说。”

宣铁笑着看着石心,一脸真诚道:“你我相识时间虽短,但彼此性情相投,相识恨晚,也有一见如故的感觉。我相信这就是所谓的缘分了。有些人认识一辈子却仍然只是点头之交,有些人仅有一面之缘却能莫逆于心。以前的路,我们各自走过,从今以后,你愿意跟我们,我,白剑,任笑一起仗剑天涯,笑傲江湖吗?”

石心心潮澎湃,伸出手点点头道:“宣大哥,我当然愿意。以后我们一起仗剑天涯——”

“笑傲江湖!”宣铁粗大的手紧紧握住石心伸出的手。

“哈哈,快哉!等改日咱们把白剑任笑接来这个福地洞天,咱们四个边在这儿义结金兰。”

“好!事不宜迟,咱们先点火烤鱼,完了就尽快跟他们汇合。”

“对了宣大哥,我还有个建议。”

“你说。”

“咱们先不说这个福地洞天和结拜的事,明天直接带他们过来,给他们个surprise,你看咋样?”

“好主意,就这么滴啦。”

“得儿驾,我的马——”

“驾——”


是夜,月朗星不稀,夜凉风不高。

兴奋的石心和宣铁打马奔驰在通往白剑,任笑,吴绍春和王华他们所在小镇的一条小路上。本来一个时辰的路程,俩人化了一半的时间就到了。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兴奋乐观的情绪可以带来很多积极高效的影响;反之,低落悲观的情绪也更容易让人祸不单行。所以不管遇到什么事,只要我们能“拍拍身上的灰尘,振作疲惫的精神”就一定能“守得云开见月明”。

几个人在客栈汇合之后将各自探查的情况说了一下,都觉得这件事仿佛越调查越迷离。

摇曳的烛光下,屋内六个人围在桌子旁边,均面色凝重。

“首先二哥这边,那个当铺杨掌柜已经洗脱了天威教奸细的嫌疑,所以王华身份的暴露可能只是个偶然。”任笑皱着眉头开始第一个分析,“从石心和大哥听到的公孙千言和他媳妇的谈话来看,好像确实是吴绍春有错在先,所以他们才动了杀机。再加上南宫云的说辞,双方的矛盾都是因为怀疑对方都与天威教勾结,欲图谋不轨这才导致了这一连串的血案。可是不管是前边我们怀疑的杨掌柜,还是后来牵扯出来的公孙雄,现在都已经洗脱了是天威教教众的嫌疑。”

“确实奇怪。起初我们一直以为是有天威教从中作梗,才会让双方产生了这场恩怨纠葛。而且公孙山庄和王家寨都在山东有着绝对的影响力,天威教近来扩张之势甚猛,借助这两家的矛盾来达到他们染指山东的目的也在情理之中。可是现在天威教既然被排除在外,双方有各执一词,确实令人费解。”宣铁深邃的眸子里也透着迷离。

吴绍春见状,急忙道:“宣大锅(哥),莫非你们不相信伍某所说的话?”

宣铁道:“这倒不是,只是这其中有太多没法解释的谜团。你想,公孙千言跟他媳妇的谈话是私密的,没有可能两个人说悄悄话还要撒谎。另外,南宫云被称为江南奇侠,他的品行我还是了解的,虽然有点儿女情长,可不论是武功还是人品,也断断不是那种信口开河之人。”

石心接着说道:“没错,虽然我有点看不惯这位公子哥,可是从他对王华的评价来看,除非他真的是衣冠禽兽,否则断然不会不顾及王华对他的恩情而对我们撒这个弥天大谎。”

“所以,这其中必定有另外一股力量的存在。”白剑冷冷道。

“等一下,咱们是不是忽略了一个问题。”石心道,“咱们一直以来判断天威教都是看对方脖颈处有没有带有‘天威’二字的火磷,可是有没有可能他们在作案之后就将这火磷给擦去了呢?”

任笑笑道:“石心,这事你有所不知。天威教自崛起江湖之际就堂而皇之的昭告天下,但凡天威教众,脖颈处比涂火磷,而且不知道用的什么手法,除非把脖子那块肉割下来,否则是怎么都去不掉的。而且如果真有人这么做了,那么就算会被以叛教之罪论处,那真是必死还难过百倍了。”

“擦,这么嚣张?那岂不是人人都可以分辨得出谁是天威教众了?那这种邪教咋还能这么猖狂活到现在,而且势力越来越大呢?这也太不把我们各白路英豪放在眼里了吧?”石心小眼瞪得大大的,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呵呵,石心,你刚出道,这江湖上很多事你还不懂啊。”任笑一副过来人的口气,“《团结就是力量》会唱吗?”

“切,当然会了。团——结——就是——”

“哎,停。”任笑打断了他,“天威教之所以能一步步强大起来,一是因为他们自身团结,无惧无畏,只要有人敢惹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整个旗部,分坛,甚至整个天威教都会群起而攻之。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拜这帮白道人士所赐了。自从百年前第一邪教沐浴宫土崩瓦解之后,咱们这帮英雄们,不论是少林,丐帮还是武盟,亦或是另外的七大山庄,七大门派,四大世家都开始为了自身的名利明争暗斗,白道联盟早就是名存实亡,土崩瓦解了。试问一个千疮百孔的碉堡,如何抵挡的了一包严严实实的TNT呢,对吧?”

“悲——”石心“哀”字还未出口,突然白剑一个箭步奔到窗口,大喝一声:“谁?”

下一节:算命老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目录 上一节:分析案情 宣,任,石三人也急忙推开门查看情况。门外空空如也,除了空气和灰尘啥都没有,PM2.5都没有...
    MJ老段阅读 135评论 1 7
  • 目录 上一节:替天行道 逍遥湖畔,风轻柔得像是情人的手,似乎是想抚去人们心头的哀愁。可惜她抚到的只是人的躯壳,而往...
    MJ老段阅读 377评论 10 17
  • 目录 上一节:屠杀 “难道爱一个人有错吗?” “没错,是的,爱一个人是没有错,可是你爱得方式错了。你把自己的爱情建...
    MJ老段阅读 176评论 8 14
  • 生活很艰难,不是随便说说的,趁着端午假期,我接了2天发单的活,比平时多10元每天,达到了70元每天,还想着赚2天的...
    无事不可能阅读 24评论 0 0
  • 你有没有特别特别相信一个人,友情也好,爱情也罢,却反手被现实狠狠打了一个耳光?
    梦幽兰阅读 14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