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头三尺》14 老师,他作弊

举头三尺

自从父亲在争地乱斗中被打死,锁柱总觉得在大人面前抬不起头。

他很少去别人家拜年。母亲刘玉娟说他也没用。锁柱将刘锋二人送出大门,说道,“替我向叔叔说声谢谢吧。”

这两人知道锁柱很少求人,更妄提言谢。遂笑着说,“嗯,过这两天找你来玩儿。”

冬去春来,一年时间悄然溜走。初三学生的寒假,比起在学校,并未轻松多少。开学后第一个月考结束,锁柱和李洋就调进了快班。一些跟不上节奏的人,被调去了慢班。

李洋个头较高,坐在后几排。锁柱同刘锋一样,在中间几排。三四个月的时间,就在不断复习考试中过去了。快班黑板右侧的倒计时数字,也变成了“10”。

再有十天就要中考了。杨敬文一直在留意三人的成绩。刘锋不用说,初三后半年稳居年级第一。锁柱和李洋也是异军突起,高歌猛进,冲进了年级前十。值得一提的是,锁柱有时还会进前五。

杨敬文细细回想,才发现这二人的变化是从看到画卷开始的。只可惜,自己并无所获。

这天放学后,锁柱三人仍在学习。教室房门突然被撞开,一个肥胖的家伙跑了进来。锁柱抬头看去,心中一惊:这家伙的体重,少说得二百斤。对初三的学生——尤其是女生来讲,可是胖得过分。

那胖妞儿惊慌地四处乱看,然后就直奔后排跑去,拉起李洋的手就往外跑。她断断续续地说,“快点儿…跟我走,来不及了…”

李洋搞不清状况,看这胖妞的表情,肯定没好事。可自己没有防备,直接被对方拽离了桌子,趁着惯性已拽到教室中排。李洋一把抓住锁柱的肩膀,锁柱赶忙扶稳课桌,这才让胖妞停下。

李洋胳膊向往一拨,挣脱对方的手掌说,“苗肥,你疯啦?!”

若是平常,李洋叫她外号,这胖妞定会用体重捍卫自己的尊严。可现在事情紧急,也没放在心上。她对李洋说,“苗娜让人拦了,你快去救她啊!”

苗娜也在这个班,李洋自然认识。可听到这句话后,他第一反应却是看向锁柱。锁柱听到苗肥的话,眉头皱了起来。苗娜身材娇小,面容俊俏,是个漂亮女孩。尤其是一双丹凤眼,很是吸引人。但锁柱却很讨厌她。

李洋见锁柱皱起眉头,动了不想管的心思。可他经常和苗肥玩笑打闹,没有回答,继续问道,“你说清楚。谁拦的?在哪儿?”

他对苗娜也很反感。刚调到快班时,锁柱和苗娜同桌。锁柱有个习惯,记不住的生字会写到手心上,方便随时查看加强记忆。

这个习惯谈不上好坏,却也要分场合。一次下午考试,锁柱遇到个忘记的生字,想起上午复习时记到了手上。待他展开手心想看一下时,发现因天气酷热,字迹已经模糊。

谁知,这时苗娜突然站起来,指着锁柱,用响亮的声音说,“老师,他作弊!”

苗娜虽与锁柱同桌,但碍于男女之别,彼此很少交流。但她很是看不起从慢班调过来的人。好学生一开始就分到了快班,这些差生指不定用了什么手段。

锁柱确实动了作弊的心思,也并未反驳。被杨敬文叫到讲台,当着全班的面,好一顿数落。并警告:如有再犯,必定严惩。

他虽想着以前的事情,但仍在留心苗肥的话。苗肥说得很急,但大概意思已经明白。几个喝酒的地痞,在附近闲逛,正好碰到走出校门的苗娜。

要是没喝酒,这几人也不会如此大胆,敢在学校附近调戏女生。可酒劲儿上头,也顾不上太多。几人看苗娜长得漂亮,尤其是那双诱人的眼睛,简直要将他们的魂儿勾走。

苗肥将苗娜护在身后,向路过的同学求救,却无人敢上前帮忙。五六个光头纹身穿黑背心的地痞,将两人围在中间。一边说着淫秽下流的话,一边拉拉扯扯,动手动脚。

有个家伙在两人背后,趁苗肥露出破绽,一把拽过苗娜推向同伙怀里。还狠狠踹了苗肥屁股一脚,当她爬起来,看到苗娜叫喊着已被拖向了西边。

苗肥觉得追上去,也救不了苗娜,慌忙跑回学校找人。李洋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小霸王,要是他肯帮忙,一切还来得及。

可苗肥说完,李洋并未回答,而是看向锁柱。苗肥顿时明白,原来他是在等锁柱的回答。苗肥和锁柱不熟,不敢上前拉扯锁柱,她用带着哭声的语气说,“求求你救救苗娜吧,要不她就毁了!”

锁柱也反应过来,此时不该计较。他一把抽出书包里的铁尺,对李洋和刘锋说,“走!”

这三人每人手中拿着一把三十多厘米长的铁尺,向校门跑了过去。在他们身后五十米开外,苗肥大声喊着,“操场!操场那边!”

在校门口,有群推着自行车的学生。三人抢过车子,飞快地骑走了。那群人知道惹不起这三宝,也没敢阻拦,只盼对方用完能将车子还回来就好。

赶到操场附近,哪儿还有小混混的身影。日头西沉,天色渐黑,三人朝不同方向追了出去。一个小时后,将近晚上九点,三人先后回到了学校。苗肥正坐在门口等着。

看到他们回来,并无苗娜,她哇一声大哭起来,想必苗娜已被那几个混蛋祸害了。锁柱心中充满了懊悔,“唉…要是不迟疑那几分钟…”

李洋没好气地说,“哭啥!哭有用吗!”顿了一会儿说,“没准儿苗娜已经回家了呢,你赶紧回村看看吧。”

刘锋也安慰道,“先别哭了,可能没事呢。你回想一下那几个人的样子,我们再打听打听。”

苗肥停了哭声,抽泣着说,“我…我就记得,踹我那家伙…个子不高,左眼是斜眼。胳膊上的纹身…我没看清…”

听她说完,锁柱骂道,“妈的!原来是他们,苗娜怕是凶多吉少!”

他不说还好,这话说完,苗肥哭得更厉害了:锁柱都这么说,苗娜肯定被糟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