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小说

2020年开年像一个末日小说:

     

      从心情急躁到平静如海,从每天去楼下散步到足不出户,从一起床就想见相见的人做想做的事儿,到一起床就不停的刷手机,不愿错过每一个新冠病毒信息,Mickey只用了一周时间。

      截止到今日,疫情仍然不容乐观,甚至有些恐怖,很多火车轮船都停开了,从一个地方到达另一个地方,哪怕是从一个村庄到达另一村庄也要隔离14天,网络上也谣言四起,不停的造谣批谣。

      看到每日增加的庞大的叠加数字,Mickey心就会一点一点的往下沉。或许三个月或许半年自己将会颗粒无收。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天灾人祸。可事到如今,又有什么办法呢?包括Mickey在内的几乎所有的人,只能平静的接受这个事实。

      昨天,Mickey不得已去了一趟超市,家里也快没吃的了,更要紧的是手机数据线坏了,充不了电,Mickey迅速裹上一件大衣,带上口罩,把积攒了几天的垃圾也随手带上,为了防止不接触楼下的公用门把手,还特意拿了两个保鲜袋子,仿佛一夜之间,几乎所有的人都具有了洁癖功能,也几乎所有的人也都多了个装饰——口罩,还有的人甚至用布巾把头也罩上,让自己具有沙特阿拉伯的异域风情,人们之间的距离尽量拉大,就连排队也自觉的来个芬兰模式的,最好不说话用眼神交流的那种。

      超市里同样冷冷清清,每个人都会采购大量的物品,大都表情凝重,行色匆匆。回到家,Mickey先洗了一个热水澡,尽量把外面的细菌病毒都冲洗掉。

      更多的时间,Mickey在纸上画些喜欢的东西,也会透过阳台的玻璃,望向寂静深远的天空,呆上很久,时间无线的胀大,胀到漫过了天际,一眼望不到头。假期也越过越长,长到遥遥无期。节前分别的Tat不知道现在怎么样呢?全国各地应该都差不多吧。在前后不到20天的时间里,那个曾经出现在Mickey生命中的人随着春节的到来,也一并消失在时光隧道,如同楼下的广场舞一样无迹可寻了。很久没联系的Eng又出现在生命里,曾经割断的的手足又重新接连在一起,像以前一样亲密无间了。

        居住的小区失去了往日的喧哗,如今就像一个废弃的庄园,大多数是寂静无声的,甚至也没有了猫的痕迹,偶尔会有人经过,剩下的是小鸟的叫声,以及风声,雨声,提醒着人们,这个世界怎么了?

        已经立春了,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不是吗?其实只要最后是你,晚一点也没关系。Mickey安慰着自己,眼中有一道亮光闪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