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猫与狗崽

我给自己文起的名字永远这么鸡肋kkkkk。

顺便脑洞出处<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http://bianyugbam.lofter.com/post/1efdaa2f_10ab0df1" >这里哟。</a>



“诶呀你放心,我肯定会好好照顾他们的。”

G栋707的女主人鸭氏怀里抱着一个精致的小篮子进了门。

正在咬游戏手柄的Mark竖起了耳朵,狠狠地抬起前腿给了抱着白色小狗狗玩偶舔着它不存在的毛的荣宰一脚。

“别舔了,到时候她要是当做你发情你就死定了。”

胆小的荣宰汪吓得一个激灵,赶紧把嘴里的玩偶甩头一扔,正好甩到了躺在水床上午睡的有谦头上,惹得有谦不爽的低吠。

“干嘛干嘛!还不让弟弟睡觉啦!!”

“啧,闭嘴。”

有谦的抱怨顺便吵醒了同样在午睡的在范。

“我家狗狗肯定也会对他们很好的,你放心啦!”

鸭氏歪着头,肩膀和脸中间夹着手机和手机对面的人信誓旦旦的保证着,把鞋子脱下来一丢,随手把小篮子放在了鞋柜旁边。

“嗯…这是…猫的味道?”

Mark是四只狗狗里最大的,走过的路多,人生见识自然也多,一下子就察觉到了空气中气味的不同。

“猫?”

有谦和荣宰疑惑的问。

“诶呀,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年龄最小但是胆子最大的有谦率先冲了上去,趁着鸭氏在厨房偷喝饮料,一低头咬住篮子上嫩绿色的小盖布一掀。

“哇!好可爱!!”

两只花色不一的猫看起来大一点,把另一只还没睁开眼的小猫护在中间。

“你要干嘛…诶你放开我弟弟!”

有谦才管不了那么多,直接把嘴伸进篮子,叼着小猫的后颈拎了出来。

“哥你看!”

bambam感觉自己被人举了好高好高,好奇的睁开眼,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眼前暖黄色的长毛怪兽却结结实实把他吓了一跳。

“杰…杰森哥…珍荣哥…”

无助的扑腾着四只小爪子,bambam眨巴着眼睛眼看就要哭起来。

“你!把我弟弟放下!”

一直没说话的珍荣呲着牙,后脚一蹬,在有谦的脸上结结实实的挠出了三个印子,痛的有谦立马松了嘴。

珍荣灵巧的转身咬住bambam,凑到了杰森的身旁。

“你们这些怪兽!想对我们做什么!”

杰森皱着眉,如临大敌。





Markson


“怪…怪兽?”

荣宰一头雾水的看着戒备的毛都炸起来了的杰森和珍荣。

“傻子看你们干的好事!”

Mark恨铁不成钢的剜了正扑在在范尾巴上求安慰的忙内一眼,转头对杰森说。

“刚才的事情很抱歉,我是这里的大哥,有什么事还请你们多多包涵。”

大大的毛尾巴耷拉在地上,声音也控制的很好,一副真诚友善的样子,跟杰森商量着。

“看来我们以后就要在一起住了,刚才我弟弟冒犯了,还希望你能原谅。”

“啊…没事没事,小孩子嘛…没关系的。”

本来还打算无理取闹趁机夺得道德制高点从此压制这几只异类称霸707的杰森被Mark道高一丈的怀柔政策杀了个措手不及,懵懵的正好踏进了Mark的陷阱。

“看样子你比我和在范还小一点,以后叫哥就好了。”

“诶…不是…”

杰森喵正想开口说些什么。

“哦对了,我这里有些小零食你应该挺喜欢。”

说着,Mark颠颠颠跑走,从柜子的小角落叼出了什么东西,放在杰森面前,邀功似得摇着尾巴。

“啊谢谢…”

杰森心里感叹着,竟然还有比自己还热情自来熟的人,一边低下头,沐浴着Mark期待的目光,犹犹豫豫的在地上的奶黄色未知食物上咬了一小口。

“这是!这是!这是!”?

绵软甜美的味道像是一朵烟花,炸开在了杰森的味蕾上,墨绿色的小眼睛瞪得圆圆的,嘴角的小胡子一颤一颤,一副完全被美味征服的样子。

“这是我专门从鸭氏哪里拿来的。”

(打开冰箱的鸭氏:唉西,我的奶酪呢?!)

“Mark哥你对我真好!”

杰森咂咂嘴,心里的戒备烟消云散,毕竟在他眼里,给他好吃的的,都不是坏人(坏狗?)

“Mark哥我偷偷告诉你,我有个小名叫嘎嘎哦,我都不告诉他们的。”

杰森喵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天真无邪的看着面前同样友善温柔,心里却打着小九九的Mark。

“好,嘎嘎,我知道鸭氏房间里有好多玩偶,我带你去好不好。”

“好呀好呀,走吧marky…啊不是…Mark哥…”

过于激动的杰森一不小心没有用敬语,赶紧委屈巴巴的道歉,生怕这个刚认识的小哥哥不高兴。

“marky也很可爱啊,嘎嘎愿意怎么叫就怎么叫。”

Mark低下头在杰森的后颈上轻轻用舌头舔舔,安抚着杰森喵。

“那,我们去玩吧,Marky~”

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吃了豆腐的杰森高兴的凑到Mark身边,毛茸茸的小脑袋在Mark身上柔软的长毛里蹭蹭,满足极了。





Bnior【我必须要说,这时候的荣喵也就是青春年华的年纪】

“杰森啊…”

珍荣在远处看着杰森收了别人的零食,然后莫名其妙被人带走。

警惕的看了一眼躲在茶几后面,委屈巴巴看向这里的有谦,和仍然一头雾水的荣宰,虚张声势的呲了呲牙,把两只狗狗忙内吓得更不敢出来了。

赶紧把身体弱的bambam叼回铺着软垫的小篮子里,珍荣也感觉一阵困意袭来,找了个离弟弟近的角落,也缩成了一团。


迷蒙中感觉有人在自己身上嗅来嗅去,还把什么东西盖到了自己身上,凭着流浪的本能,珍荣猛的睁开了眼,伸出锋利的小爪子,眼睛眯成一条缝,用整个身体诠释着什么叫战斗准备。


在范显然是被反应过激的珍荣吓了一跳,不过仅有一秒,就恢复了冷静,淡定的叼着小被子一角,看着珍荣喵。

“你…你干嘛…”

这话一出来,珍荣就后悔了,这不是明知故问嘛。

“怕你和幼崽冻着,把鸭氏新买的小毛巾给你们用。”

(鸭氏:你们拿老子的吃的用的撩喵你们心不痛?)

在范汪依旧是冷静淡定的样子,珍荣喵心里倒是紧张了起来。

“啊,真是谢谢您了。”

珍荣赶紧换上一副温柔得体的样子,礼貌的对林在范道谢。

感觉话说的差不多了,他也没有继续再交流下去的意思,就又躺下,准备继续睡。可是头顶传来的炽热目光,实在是难以让人忽视。

“你一直看着我干嘛。”没见过猫啊乡巴佬。

珍荣有些不爽,不过也没错,第一次见面的陌生狗在你睡觉的时候虎视眈眈(荣喵的单方面想法)的看着你,谁能睡得自在啊。但还是默默地把后一句话吞了回去。

“我…”

在范汪脸上还是那副冷淡的样子。

“就是觉得你比我在宠物店见到的猫都好看。”

珍荣猝不及防的红了脸,小尾巴也不受控制的翘了起来。

“啊,你在说什么!”

背后的毛微微的竖起,回过神来被戏弄的感觉让他有些生气。

“我没有必要骗你吧。”

在范把自己的小粉色桃子靠垫叼了过来。

“不是要睡觉,快睡吧。”

珍荣低头一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嚯,你还用这么丑的垫子。”

却还是昂着小脑袋大摇大摆的窝了上去。

“好了,你帮我看着弟弟,我要睡了。”

在范对珍荣的指使也只是笑了笑,安静的趴下,整个身体围住了垫子上小小的一坨(??)珍荣。

"嗯…这傻狗人不错,下回对他好一点。"

在带着香波气息的狗型暖气身边,珍荣喵安稳的睡着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