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向度的爱

字数 675阅读 20

      三毛写的《橄榄树》歌曲中,橄榄树是西班牙常见的一种树木,早年曾在西班牙留学的三毛遇见他的丈夫荷西。“为了梦中的橄榄树,橄榄树。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去远方的执着追寻,以及对丈夫的深情思念,青春的绚烂如风追梦,都在歌里。

 让我想起王洛宾的那首《在那遥远的地方》,这首带有哈萨克族曲调的歌是写给萨耶卓玛的。1939年,王和卓因一部《祖国万岁》的电影而结下友谊。第二年,王再来到金银滩草原,采风收集整理民族歌曲。卓陪着王天不亮就骑马出门,奔驰草原,观看祭海仪式,为她请来名草原上的歌手当面弹唱。卓是欣赏喜欢王的,为了王收敛自己的脾气,接纳汉人,誓要嫁给一个汉人。

   《在那遥远的地方》是王对那段岁月的回溯,青春的迷恋、美好爱情的追随。喜欢腾格尔的声音,清亮、淡出忧伤和风尘。

     说到《橄榄树》和《在那遥远的地方》的关系,不得不谈谈王洛宾的《等待》了。1990年,三毛去敦煌,吐鲁番游览,拜访王。随后住在他家,穿藏族衣群,和王各一个辆脚踏车,出行乌鲁木齐大街,为他做饭。王虽对三毛热情,但对三毛的爱却是徘徊,克制和迟疑的。

    三毛也渐渐明白“近80岁的王洛宾生活给他留下的伤痕太深太深,他的一颗爱心还不能抚平这位老人深重的心灵创伤。30多岁的年龄差距透成无法填平的鸿沟,王洛宾不可能做他的情人,但却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前辈、民歌大师、老者。”后来三毛回到了台湾,给王写了一封信,不久后自杀。王听到消息后痛苦伤心不已,写下这首《等待》。“你曾在橄榄树下等待再等待,我却在遥远的地方徘徊再徘徊……每当月圆时,对着那橄榄树独自膜拜,你永远不再来,我永远在等待……越等待,我心中越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