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口之家开着房车将勒巴沟走到底,遇到的震撼飞上天

在勒巴沟沟口过夜时,遇到了短暂的暴雨和冰雹,砸在车顶啪啪作响,当时心里还想着,如果山谷遇到泥石流该如何躲避是好呢,进来的道路尽管不长,但却是悬在山腰上,肯定会被塌方封死的,然而还没有想出对策时雨就已经停了。

第二天上午,我们开始沿着山谷道路去往景区核心地带,路边到处都是玛尼石,我们只要看到能停车的地方就会停下来,除了山水玛尼石和岩画以外,我觉得有3点值得一提。

一是在山玛尼处发现了几只非常可爱的鼠兔,在石头和崖壁上跳来跳去,而我国的鼠兔品种有很多,比如藏鼠兔、高原鼠兔、东北鼠兔、大耳鼠兔等,仔细研究之后觉得我们看到的应该是大耳鼠兔,只是不知对错。

二是在快到勒巴村时有一条子琼沟,清澈的小溪流配上拱形小桥,与勒巴村的村民房屋形成了一副小桥流水人家的完美画面,在勒巴村还首次见到了在墙壁上贴着的牛粪片,应该是晒干后储藏起来等冬天时拿出来燃烧后取暖用,当然,孩子们最关心的就是捡石头打水花了。

三是在整条沟里几乎都能看到的一座非常壮观的山,跟扎尕那有得一拼了,只是我们离的实在是太远了,没能拍到它的雄姿,关于这座山,我仅仅从景区入口处的导览图得知它叫做勒吉嘎阳神山,却再也没能找到关于它的只言片语了,甚至网上都找不到这个名字。

过了勒巴村,景区基本上就走完了,沿着水泥路继续上山,对于房车来说,这里的山路着实陡峭,甚至二挡都爬不上去,好在里程不长,到达不知名的垭口后稍事休息,这里已经由山谷里的大树灌木变成随山体起伏的草原了,翻过垭口之后,目测都是清一色的草原和牛羊群。

沿着盘山路快下到谷底时,看到旁边有一个叫做文成公主度假村的地方,早就听说这里有温泉,看到有停车场便又一次临时停车,有位藏族朋友过来跟我们聊天,从他口中得知,这里牧民的牦牛大多数是不卖的,而是养到一定年龄之后放生,仅仅保持最低限度的杀生。

关于这一说法的真假,我们在之后与一位乘坐我们车的藏族老爷爷聊天时得到了证实,内心还是非常震撼的,即便是坐拥金山银山,但仍然保持着最朴素的情感,追求着内心的信仰,不为外界所动。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游客认为他们应该很富有,动不动成百上千头牛羊,该卖多少钱啊!然而实施情况确是他们大多生活在贫困线上下,靠着政府补贴生活,对于他们来说,卖牛只是下下策,也许很多人无法理解这种做法,包括我们,但是其后的一场法会使我略有所悟。

藏族朋友还告诉我们,这几天温泉不开门,都是为了半个小时之后的一场法会做准备,好像是由哪位活佛主持,大家顿时都来了兴趣,走进度假村,彻头彻尾观看并拍录了法会全程,据说玉树属藏族聚居的全民信教区,我是真心被那种虔诚所感染和震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