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八岁随想录(五)异类的单身女人

字数 2032阅读 3875

点击进入前一篇文章《父亲》

那天我的小学同学群里发出一张小学毕业照。我找到了自己,被照片里的样子吓得不轻。我把十二岁的自己和边上坐的志伶的镜头放大,发给志伶和我那两个看着我们长大的哥哥。

二哥看着三十六年前的我们,说,“真是知识改变命运。那时候谁知道这土得掉渣的俩丫头会有什么出息呢!”

1981年7月湖南益阳·小学毕业照

我和志伶 - 我童年最好的好朋友 - 现在依然是我最好的好朋友。我们出生时,我们的父亲都在五七干校劳动。我们都有两个哥哥。我们一同入学,一同头上长虱子,一同开始喜欢(不同的)男生,一同高中毕业。毕业后志伶留在我们的小城,我走得越来越远。后来我们相继结婚,相继当妈妈。又相继离了婚,现在都过着单身的日子。我们从来没有商量过人生要怎么走,各自在相隔遥远的地方走着自己的路,看似两条平行线的人生,却不断地相交。

几十年以来,志伶和我可以一年甚至多年不见却仍然无话不说。我想这和我们骨子里的一些不安分和一直以来的生活态度不无关系吧。

现在有了微信,平时各忙各的,偶尔惦记,我们会相互问候一下,常用的开场白总是,“亲爱的,最近又爱上谁了吗?”聊天时我们关心的话题依然不是恋爱就是失恋,和少女时没什么两样。

前两周我和志伶约了在苏州见面,住在丁香巷某一非常可人的民宿。他乡会故知,我们有说不完的话。没有酒杯,就用茶杯代替,就着辣椒萝卜干喝起了红酒,居然也是其乐无穷,满脸的自信来自于四十八年丰富多彩的人生。

丁香巷民宿的房东妹妹好心给我们美图了。但那笑容是真实的。

我想,当女人到了我们这个年纪,是否活在婚姻里可以说是一条重要的分水岭。我们衷心祝福那些经营着幸福美满婚姻的女人。但是,我们周围也有很多女人在不幸的婚姻里挣扎抱怨,不知所措。而我们两个单身女人,却适逢其时,活在当下,享受着得天独厚的快乐。

到了这个年龄,我们终于不用为父母的期待活,也不用为儿女的压力活;既不用扛着传宗接代的包袱做人,也不用看着老公的脸色忍气吞声吃饭。同时,我们不仅可以随心所欲地对周围的异性评头论足,还可以对自己喜欢的人充满幻想。

做为女人,我们从小在重男轻女的传统文化中长大。我们的社会默认,女人一过三十就成了“豆腐渣”,我们会失去选择异性的权利,我们是可悲的“剩女”或“剩妇”,只能被遗弃,被淘汰。于是我们中的很多人不知不觉地恐老,默默地在恐惧中消耗人生。

殊不知这世上更恐老的,其实是男性,无论婚否,只不过他们小心翼翼地保护着他们的面子,不愿意承认而已。

且不说到底哪个性别更容易在哪个年龄成为豆腐渣,也不说国民中和我们同龄的男性从外表到身体出现的各种亚健康状态,事实是长寿的女性多于男性,女性的平均年龄高于男性,除了妇科疾病以外,女性对多数疾病的患病率都要低于男性。

既然有这些事实,那为什么我们的社会依然相信女人到了一定年龄就该是豆腐渣,而且很多女人不但接受被损,还心甘情愿地自损呢?

我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原因:我们几千年文化的形成和传播基本上都是由男性牢牢掌控的。文学作品和史书是男人在写,艺术作品包括民间戏曲也基本是男人在编。男尊女卑是几千年文化主流,偶有例外也不过是起不了波澜的沧海点滴。自古以来就控制着传媒的男性本质里是希望永远都有前赴后继的年轻女性来为他们传宗接代、养老送终的。所以可以理解为什么我们知道的美丽的爱情和美满的婚姻基本上都会长一个模样,代代相承,把我们的思维完全固化。

庆幸到了我们这个年代,终于,有知识、会思考的独立女性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再加上科技的突破,我们不再需要靠与男人拼力气或与其她女人拼容貌来决定成败甚至生死了。我们女性体质的弱小已经不足以阻挡我们成为这世上与男性平等的强者。

有一次我的一个大学同学,也是单身女人,和我说,“你看那些中年危机的男人离婚了就找比自己小很多的女性,为什么?”我说是因为“年轻女性容易被忽悠”。我俩真是说到一块儿去了,她双手一拍,“对呀!只有自信的男人才会找一个同龄的中年女人为伴。”

言下之意,那些说三、四十岁女人是豆腐渣的男人,他们是极其不自信的。他们知道,我们这个年龄的女人,像志伶、我和我的很多单身女性朋友,正处于人生最美好的年华。我们经历了许多,还有更精彩的生活等待开启,而我们又什么都懂,什么都有,还什么都要。

我们这些单身女人属于前所未有的异类。没有自信的男人怎么可能敢轻易靠近呢?

尽管如此,我们这些异类却并不是执意强调男女必须处处平等的女权主义者。很多人如我和志伶,骨子里认同男女有别,且喜欢男人,喜欢内心成熟强大的男人。不过我们也是现实主义者,与其与平庸之辈去打口水战,倒不如奉行我行我素的拿来主义。

其实归根结底,男男女女,我和志伶,都不过是在寻找自身的幸福。偶尔兴起,我又喝了点酒,多写了几句,绝无冒犯和挑战男性尊严之意。如若这篇短文碰到谁的哪根神经,请相信,其实犀利的话我一句都没说,我只是投石问路。

嘿嘿,其实你的强大和包容会让我们这些异类的女人变得更美好,那样的社会该多么令人向往!

湘伟

2017年6月18日,湖南益阳

欢迎点击阅读关注我的系列文章《关于我》

以及《女性和公司》

后记:

读者问谁是志伶谁是我?呵呵,你们猜猜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秉持一份信念,将其作为脑海的闹钟,在你需要时将你唤醒 (一)主要内容 由于在1931年9月18日,日本强占东北后,...
  • 爸,你这一走已经二十年了,那年你刚三十出头,现在我也是奔三的人了。总是听妈念及你的好,没脾气,心眼好,处事又圆滑,...
  • 有时候觉得,人,跟玩偶其实没什么两样。只是被控制的对象不一样..玩偶被人主宰着一生,而人的一生也被上帝主宰着。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