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三个定义

96
大派勋
2016.10.14 21:42* 字数 2233
孤独像一剂迷幻药


孤独的第一个定义:

【五岁那年,你撞碎了我手里的爆米花,连同饮料一起掉落在地上,我觉得我失去了好多东西。】

上小学那年零花钱还很少,吃过一角钱一根的辣条、吃过两角钱一袋的大冰、吃过三角钱一支的雪糕。一块钱一袋的方便面都是奢侈品。那个时候期就期盼着长大,觉得长大后能天天吃方便面是件很幸福的事,后来真的长大了方便面却成了我讨厌吃的东西。

我还记得在去上学路上摆摊的那个老爷爷,总爱戴一副老花眼镜,没有生意的时候就坐在椅子上打盹。每次上学放学路过时我都会给他打招呼。偶尔有了零钱就去他那里买东西。心里想要是自己家也开一个小卖部就好了。

爷爷总爱在拐弯处的麻将室打牌,距离小卖部有十几米的距离。所以每次回家我就总往里望望,看看他在不在。趁他心情好时就悠在他身边希望他能给我零花钱,大多数的时候他会让我赶紧回家吃饭。偶尔心情好时也给我一块钱,那个时候一块钱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巨款,握着钱匆匆的回家扒几口饭就赶紧去了小卖部。

小卖部的后面有一个寺庙,一共三层。第一层里面是一个弥勒佛和四大天王,第二层有一个金色的观音和很多不认识的小菩萨,第三层里面放着十八罗汉。

那个寺庙是我小时候最爱去玩的地方。那里有那种弯曲的呈弧形的扶手,用水泥做的。在阶梯边,很厚。我们把它当做梭梭板,每天下午一放学就去那里玩,裤子都磨破了好几条。

后来有一次被一个尼姑抓住了。开始说道我们,她有些严肃,责备了我们很久还不让我们回家。我们害怕得不行,以为自己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祸。在那里乖乖的站成一排、哭成一片。

那天晚上我就做了个恶梦,梦见四大天王来抓我,把我关在寺庙的第一层,举着刀,阴森森的对着我笑。醒来时一身冷汗。从此以后,再也没去那里玩过“梭梭板”。

很多年后我再重新走一遍时,寺庙好像变小了,玩梭梭板的地方变小了,那个曾经说过我们的尼姑却越来越慈祥。

小时候的快乐简单、透明。零食和玩伴就是一切。最大的压力莫过于来自考试。会因为一块钱的零花钱高兴好久,会每天放学之后感觉有好多事情可以做,会想好自己长大后想要做什么,有喜欢的人也会直接的说。

小时候因为什么难过不快乐有直截了当的原因,长大却连悲伤都来得莫名其妙,不知所起。不再因为那些微小的收获而高兴,不再因为得到了一堆零食而惊喜,不再因为那些新买的衣服而兴奋。


孤独的第二个定义:

【在吹着大风的天里,我站在阳台上吹泡泡。风太狠,泡泡立马就破了,但有的却飞得好远。我骄傲的望着,像是自己在天空中远行。】

我认识一个人,占据过我童年大把的时光。

小时候喜欢看古装片,和他一起扮演里面的各种英雄。拿把木棍当做宝剑,把草垛当做敌人,厮杀一下午。疯到满头大汗,饿到没力气才肯回家。

玩躲猫猫的时候为了不被找到,爬上很高的树,躲到天黑,最后下不来。他找来人,当脚踩在地上时,安全感才从新回来。

还有次我们跑去施工的地方玩,一块石头落下来砸到我的手。我疼得眼泪直往外滚,他慌乱起来,突然拿起一块石头砸向自己的手。他的意思是现在他也受伤了,和我一起承担痛苦。当时小不明白,看见他微微裂开的指甲在慢慢往外渗出血来,就哭得更大声了。

后来慢慢长大,距离变得越来越远,有次他穿着球衣,抱着篮球,从我家门前走过。我想喊住他,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我在楼顶吹泡泡,他从楼下走过。我盯着他,一步一步往前走,他一抬头我就赶紧收回视线,假装盯着泡泡看它们越飞越远。

突然某天他失踪了。给家人留下一张纸条,说他要去远方闯一闯,便再无联系。不仅是我,连他的家人也找不到他。我们都以为他就那么失踪了。

几年后我从别人那里听说他回来了,我错愕了那么一会儿,想起小时候的事情,像是别人的记忆

在广场上看见吹泡泡的小孩也想起当年的自己,很想过去,又很努力理智的克制了自己。那些风把泡泡吹得很高,因为阳关的折射变得五彩斑斓。

那些小孩站在广场中央,笑得灿烂。就像幻化成了我们当年的模样。


孤独的第三个定义:

【每成长一岁,就收获更多的孤独】

朋友不能理解我为什么愿意一个人去逛街,一个人去图书馆,甚至愿意一个人去吃饭。

我不能理解她为什么非要两个人,我告诉她一个人去和两个人去感觉是不一样的,不信你试试,她拒绝。

其实也不是有多喜欢一个人。只是觉得干净利落,省去许多的麻烦。不用等,不用考虑你喜欢什么风格、口味。我又是个特别不想麻烦别人的人,觉得欠什么都不要欠人情,人情这种东西很难还。

骑自行车的时候,不知道刹车不灵,从很高的坡道冲下去。车摔出去,我被甩得很远,撞到石头上,右手骨折,脖子软组织受伤。额头上是擦伤,背上和腿上有不计其数的伤痕迹和淤青。

做什么事情都只能用左手,洗脸刷牙穿衣吃饭。从不习惯到逼着自己习惯。

十多天后回到学校,室友们说有什么事情随时吩咐。我很感动,但还是尽量少麻烦她们。

上床的时候她们问我行不行,我说行,我自己可以;系鞋带的时候她们问我需不需要帮忙,我说不用,我能行;洗脸的时候她们问我可不可以,我说相信我,我是超人。然后我就用左手洗脸刷牙穿衣吃饭,甚至给寝室做了一遍清洁。她们很惊讶的望着我,问我怎么做到的,我说我是超人啊,哈哈哈哈。

其实我只是怕给别人带来麻烦。

一个人过斑马线时刚好跳成红灯,站在那里发呆。看行人、看车流,无聊且漫长。突然变成了红灯,人群移动,才从发呆中缓过来。

日子一年一年的过,有时候感觉没意思到像是在机械似得重复。食堂每天都是同样的饭菜,每天早上准时在七点半醒来,固定的课程固定的教室固定的作业,走了无数遍相同的路线,最后面临毕业。

每成长一岁,就收获更多的孤独;每成长一岁,内心就能承受更大的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