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十五年》之神宗皇帝的落寞

96
流浪诗人 091ef7c1 e7c6 426d ab0b e093fe8dbb2f
2017.07.06 21:32* 字数 2504

第一篇讲的万历皇帝,一个三好学生最后如何清算自己的老师的过程。

没错,在他暧昧的示意下,顺水推舟的清算了自己的老师,

万历从当皇帝就不容易,先是被高拱不给脸色,好不容易把高拱换下去,没有想到后面还有更多的事情再等着。

首先是礼法的束缚,作为皇帝,参加各种活动,各种仪式,都很繁琐,看到小小的万历帝被各种繁琐礼仪弄得很是心烦,很是心疼这个时候的万历小皇帝。

可是无论如何,此时的万历也想不到,他这辈子都要跟这个礼法做斗争,几乎包括他所有的大事,立皇后,立太子。

不过此时的小万历是个好孩子,元辅张先生亲选教师教授经学,书法,历史,甚至自己亲自上阵,编写《帝鉴图说》,教导小万历怎么做个圣君,万历也很争气,简直就是个三好学生,还很辛苦,张老师经常加作业,下午本来可以玩耍的,但还是要被嘱咐要复习功课,练习书法,默记经史。

小万历学的很认真,书法进步很快,道理也明白的很多。

张先生是智慧的,可是张老师却也是严厉的,让小万历又敬又怕。

张先生,冯大伴,李太后,这个“三角”把万历牢牢的固定在他所在的位置上,做他该做的事,做个好圣君,不能跟“三角”对他的预期的发生任何偏差,尤其是张先生的预期。

这一点后来的小万历在看到李太后拿得《汉书》的《霍光传》时,深有体会。

而在小万历努力学习的同时,张先生发挥他的巨大才华,把帝国打理的整整有条。

万历即位以后的第一个10 年,即从1572 年到1582 年,为本朝百事转苏、欣欣向荣的10 年。北方的“虏患”已不再发生,东南的倭患也已绝迹。承平日久,国家的府库随之而日见充实。这些超出预计的成就,自不能不归功于内阁大学士张居正。

作者在书中特别提到冯保和张居正的合作,说是勾结,说他们两个的勾结为帝国带来严重的后果,说冯保玩弄权力,贻害朝廷。

个人不敢认同这个观点,冯保确实是贪墨,确实是弄权,可是他在明代的历史上,跟王振,刘瑾,魏忠贤这些权阉相比不同的地方就在于,他知道国事为重,全力支持张居正的改革,不下绊子。

如果这样就是贻害朝廷,这样就是给帝国带来的严重后果,那请大明每一代都有这样的严重后果,贻害朝廷。

冯保贪墨,弄权不是完人,两害相权取其轻,支持张居正治国就好。

这正是张居正办事灵活的体现,学会了徐阶隐忍的张居正,忍了几十年,好不容易一举跟冯保合作扳倒高拱,正赶上皇上年幼,内阁辅政,大权在握的好时间,正是一展抱负的机会,在需要内臣和后宫的支持的时候,只要利于军国大事,利于大明王朝,利于他的新政改革,张居正从来办事都很灵活。

这一点在熊召政先生的《张居正》里有很多传神的描绘,这一点也是张居正比高拱聪明,有手腕的地方,苟利于改革大业,张居正忍了很多,更可况冯保不是糊涂人,一直都很支持张居正,朝廷大事轻重还是分得清的。

作者在这里指的危害应该是指朝廷的权力很多都由张居正和冯保合作掌握下来了,皇帝不当家,可是张,冯二人掌握权力不还是为了给他老朱家打工,终其二人一生可有对大明一点儿二心?

有大功的元辅张先生,即使老爹死了也不能回家,朝廷离不开他,他必须夺情,无论那些言官,翰林怎么上书,该打的打,该罚的罚,该恐吓的就得恐吓。

夺情这段时间前后,是万历对张居正的信任达到了顶峰。

夺情,这时候是信任的顶点,以后就是清算的源泉。

顶峰以后就要下坡,转折就是万历帝大婚。

张居正不仅不能回家奔丧,还要为皇帝主持大婚,而万历帝此刻再也不是当年的小万历了。

三好学生没有享受过女色,没有被允许吃喝玩乐,但这不代表没有这些七情六欲,已经长大了的皇帝,欲望也在慢慢长大,从前被压抑的欲望也被变本加厉的释放,他不想再做那个以前只知道学习的学生,被教导的木偶,他想做个有血有肉的人。

而这种感觉,从那个姓郑的女人在身边后,就更加强烈。

张先生的形象也慢慢在他心中开始变化,他发现张先生其实也不是那么完美,也是一个实实在在,有七情六欲的人,甚至有点虚伪。

作者在这些记述中有一段:

这一切使年轻的皇帝感到他对张居正的信任是一种不幸的历史错误。张先生言行不一,他满口节俭,但事实证明他的私生活极其奢侈。这10 年来,他身居九五之尊,但是被限制到没有钱赏赐宫女,以致不得不记录在册子上等待有钱以后再行兑现;他的外祖父因为收入不足,被迫以揽纳公家物品牟利而被当众申饬。

关于李伟的记述,应该是夸张了,大明的皇亲国戚历朝历代都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万历皇帝甚至觉得张先生欺骗了他,让他节俭去做圣君,张先生本人却可以去享受,比如他大婚后,允许张先生回家吊丧,张先生就是做的三十二抬的大轿,里面有美女服侍,连卫生间都有。

这不是虚伪是什么,他要摆脱这种束缚,摆脱张先生的管教。

他是皇帝,他也是人,他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正常人吃好喝好玩好,想钱想女人的念头他也有,他是人,他更是皇帝,整个大明天下都是他的,他富有四海,底层百姓,下级官吏都可以肆意玩乐,更何况他,他为什么要节俭,天下是他朱家的,确切来说,现在是他的。

万历已经按捺不住想单飞的念头。

可是,不用万历摆脱,不久,为他治理了十年万里江山的张居正就病逝了。

在剩下的岁月里,在万历暧昧的利用下,在被别有用心之人的利用中,张先生被一步一步的清算,冯保也没有被放过,最终万历帝做到了让张居正的影响随风而逝。

李太后老了,后来病逝,当初妨碍他的“铁三角”全部都没有了。

万历皇帝终于大权在握。

可他发现将要面对的,还是这些繁琐礼仪,还是这样一群人,这些人争权夺利,甚至还不如张居正,冯保干实事,除此之外,还特别喜欢干预他的家事,这个不行,那个不能做,满口道德文章,背后其实都是利益,仍然还是用所谓的礼法来衡量,来约束他这个皇帝。

这且不算,那些官员还想借着进谏皇帝来获得名声,获得清誉,万历一切都看在眼里,在张居正的调教下,在对张居正的清算中,万历对这些看的再清楚不过,可他懒得理,再换一茬官员也还是这样。

他感到特别的累,皇宫里的生活还是那么单调,朝堂上永远还是这些人,这些事儿,礼法还是永远的摆在那里,他觉得特别没有意思,喜欢的妃子立不了,喜欢的儿子立不了。

换了谁是内阁,反正都是一样,万历也懒得再把这些心思放在朝堂上,没事别来烦我就行,钱给我挣够了就行。

他忽然间特别理解了他的爷爷嘉靖皇帝,于是他选择了用他的方式去生活。

从此万历皇帝不早朝。

那些年读过的书
那些年读过的书
16.5万字 · 14.9万阅读 · 453人关注
书评,书单,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