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终人散从头始

送走了儿子,从机场回来,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陈志豪软软地坐在沙发上,他从心底发出了一声呼唤:“婷婷,你看到了吗,我们的儿子已经长大成人,已经成为国家的稀缺人才,被派往英国留学深造!你在天国有知吗?”

陈志豪看着墙壁上贾雨婷一直向着他微笑的照片,他感慨万千,如果他的婷婷还在,能和他一起看到儿子的今天,那人生会是何等的完美?

可是,命运往往不允许谁的人生完美!

这人生二十几年的风雨挫折在他的脑际浮沉,他再一次陷入回忆之中……

机场送别

北京市,朝阳区,名门翠园,11号楼,2单元,1楼。

公元2003,深秋,午夜。

小区路灯的光透过窗玻璃映入室内,清冷地洒在卧室的地面上。

陈志豪把眼光再次从儿子熟睡的脸上移开,他要去隔壁卧室再抽一根烟。

打火机的光映出一张英气逼人的脸,虽然这张脸疲惫而颓废,眸子阴郁而困顿。

打火机熄灭后,一根燃着的香烟便在陈志豪的唇齿间明灭,这已经是这盒烟的最后一根了。等到这根烟抽完,他将要做一个重大的决定——他要和五岁零三个月的儿子一起去天国找他的妈妈。

第一次吸烟的男人

这辈子,在这里曲终人散,在天国破镜重圆,这是陈志豪的人生选择,也是他帮自己的儿子做的选择。

窗外的秋风吹动树枝上残存的黄叶,那“沙沙”声传入陈志豪的耳膜。可他麻木的神经对外面的一切都无法感应,他已经和这个世界的一切绝缘,和这个城市绝缘,他的大脑被一些片片段段的回忆占据。

在这如此美丽的季节,在这座城市里,曾经留下他和贾雨婷多少浪漫的回忆。香山红遍的时候,他们在山间小径间追逐嬉戏,那十指环扣的默契,那两颗心的碰撞,激起的都是青春无与伦比的美丽……

校园恋情

陈志豪的思绪又跨过时空回溯到十年前的大学校园里。在那个周末,月下老人安排两人在图书室的门口撞了个满怀,两人都惊慌失措地捡拾散落在地上的图书,青春的羞涩传递着各自的歉意,一场美丽的青春之恋在两人之间拉开了序幕……

回忆明灭在这个男人的唇间,荡开在黑暗中弥漫在空气中的烟圈里。陈志豪,这个众人眼中的精英男、潜力股,他的高度自律和勤奋谦虚让他卓尔不凡。他从来都不抽烟的,他从来没有抽烟男人身上那种油腻腻的味道。那一头浓密的黑发,挺拔的剑眉展现着男人的阳刚和英气,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不知迷倒了多少青春少女,他就是青春里的阳光,明媚着阳春三月里桃的红,柳的绿。他身上永远散发着男人迷人的风采。

香山红遍

可是现在,他把自己交付给了平时连碰都不碰的香烟。

此时此刻,除了大口大口的吞吐这可以让自己麻木的烟圈,他不知道自己会怎样的崩溃。

哭吗?像一些失去亲人的悲痛欲绝的人一样嚎啕大哭吗?陈志豪在心里嘲弄了一下自己——我是男人!

白天送走了前来吊唁的同事朋友,陈志豪看到同事小刘落在茶几上的一盒软中华,于是人生第一次品尝了吸食香烟的味道。原来,这东西真的可以让人进入深思考。

不谙世事的儿子终于在他的小床里睡着了!

这是他陈志豪和贾雨婷的儿子!他来到这个世间,给这两个相爱的男女带来的不仅仅是欢乐!这个把陈志豪和贾雨婷的优点汇聚一身的小东西,像一个纯洁无瑕的精灵,羡慕了一拨又一拨的同事和朋友。

而现在,他陈志豪亲手粉碎了这个令人羡慕的家庭,让这个正需要妈妈照顾的孩子失去母亲——想到这里,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深秋的凉意侵入到他的骨髓。他害怕白天的喧嚣,他不再渴望第二天的朝阳,他要在这样的一个夜里给自己的人生画上一个不圆满的句号。

别了,人生!别了,北京!别了,这里的一切!

他从抽屉里取出一个白色的药瓶,倒出了两粒白色的药片。这是白天他在经过幸福路时在张仲景大药房买的。

两片安眠药不能结束生命。陈志豪用水冲下两片药之后,径直走进厨房,他想要打开燃气的阀门。

结果他发现,他家的燃气阀门已经被拧死了,他是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虽然这一段时间身心疲惫,但他还是有力气的。不过,他搬弄了几分钟,都无法拧开。

他恍惚中想到了白天他的两个同事顾冰和张杰在厨房里倒弄了很长时间,一定是在这燃气阀门上下了不少功夫。也许陈志豪的反常行为引起了大家的警觉。

陈志豪心里苦笑,你们能阻止得了吗?

他开始寻找钳子或是扳子之类的工具,但他发现,屋子里什么都找不到。

折腾了一会儿,陈志豪忽觉一阵强烈的睡意袭来。他知道这是刚刚喝下的安眠药发挥了作用。因为这一段时间吃饭很少,胃里几乎没有存货,空腹下去的安眠药很快就发挥了强烈的药效,一股无法抗拒的困意控制了他的意识。

香山红叶

他首先觉得他的双腿再也无法站立,此时此刻他正好走过客厅的沙发,他两腿一软,就倒在了沙发前的地面上,紧接着,双臂也同样软软的再也抬不起来了。就这样,陈志豪靠着沙发睡着了。

陈志豪本来想借两粒安眠药结束自己的生命,他想吃药后打开燃气阀门,然后和儿子躺在一起,去美丽的天国寻找等在那里的贾雨婷。然而,命运却给他做了另外一种安排,他只有顺从命运的安排了!

儿子的呼声唤来了左邻右舍,也有同事,把还在沉睡中的陈志豪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了医院。在医院里醒来的他再一次听到了儿子惊恐万状的哭声。他突然想扇自己几个耳光,他陈志豪怎么如此混账,一直在光环中活着的自己在短短的一周内人设轰然崩塌,他似乎看到了贾雨婷幽怨的目光向他直射过来。

他无声地在心里痛骂自己无数遍,

他必须把儿子抚养长大,把他教育成出类拔萃的栋梁,然后再……

深秋香山

……

陈志豪的思绪从往事中抽回来,他从冰箱里拿出两只酒杯,把同事从加拿大带回的红酒斟入杯中,对着贾雨婷的照片自斟自饮。

现在家里只剩下他和他的婷婷了,他这近二十年的心灵缺憾,近二十年的痛苦和不容易,他都一并向贾雨婷倾诉着……他不甘心,他想和他的婷婷再重新来过……下辈子,如果有下辈子……

最后,他沉沉睡去……他感到一双温软的手在轻轻抚摸他的面颊,这种感觉太熟悉了,他蓦地睁开眼,抓住了眼前的这个令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

(未完待续)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