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雨昨夜来,湿我寒窗台。倚窗雁南归,应是西风催?满城十里尽秋色,不听一句蝉声噪。

梦中鼾意浓,一夜分秋夏。枯叶根边落,可是阿母唤?日月轮替千百回,未见光阴留一痕。

天若有情天亦老,焉能哉?时光飞逝不回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