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72350——遗书系列(四)

0.313字数 590阅读 9

今天住的房子没网。

便只能把文章写了,暂放在便签,有空再上传至简书。

我突然想起来,以前看到过的一个新闻——说是一个在深圳市南山区居住的女子,当时身份尚未清楚,在一栋房子里死了很久才被人发现,发现时已是一具白骨,死者身上还盖着被子,据说死了两三年左右。

死亡原因不明,房内很整洁,没有打斗痕迹。只有若干年的积尘。而女子身份,有可能是业主,也可能是其他人。

具体的发现的过程忘记了,好像是因为物业费欠缴太久,最后物业还是保安察觉不大对进来查看发现的。这个不太重要暂不提。

来假设一种极端的情况。假如一个独自在外地打拼的年轻人,某天发烧或是病得很重,起不来床,本人已经失去一半的意识,不足以自救,甚至没有理智向别人求救。假如他(她)平时比较独立,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平时也没有什么认识的熟人。很可能他(她)就这么死了……

对,很大几率他(她)就这么死了。

一个人生活在这社会中,应该是具有社会性的。这么看来,也许就能说的通一个问题,为什么父母在自己的小孩大学毕业之后或工作一两年以后立刻催着找对象——他们觉得,有男女朋友或者结婚,至少有一个人,能在自己的小孩生病的时候端药送水,甚至有一天在他们不在的时候,能互相得到照顾。

现实让人退而求其次,感情不感情不是最重要,愿意陪你去医院的那个人,也许已足够。

笔者有执念,感情为感情,假如只是利益性的需要没有感情,假如遇到这样的极端情况,假如一个人都没有,就放弃求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