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译 | 对协议类文本的翻译处理与思考

考虑到客户文件保密性,此文不会列出任何具体案例,仅对同类文本均会出现的结构化内容进行语言层面的讨论,以及翻译层面的思考交流。

翻译流程关键词:文本用途——奠定基调——交叉查阅——翻后自审——解决难点——他人审校——格式细节

1. 文本用途与用户体验

翻译,从来都不是拿到文件就开始硬着头皮从第一个字翻至最后一个字。无论是对译者自己而言,还是对于客户而言,都应在翻译之前掌握篇章的整体风格和整体要传达的意思。前者利于准确,后者利于“用户体验”。体验基于需求。是要翻得接近法律条文化,读起来自然流畅。从一个正式的协议类文件来说,语言必然不可随意,但根据客户受众(学生),又不必太过死板。查询一些中文原文的同类文件会有助于译者获得语言的敏感与惯性。

2. 中介语种给予启发

英语可谓各小语种与中文间忠实而稳固的桥梁,就看译者如何运用了。在德中可查阅的平行语料匮乏之时,可以用Lingee的德英语料互译以启发,也可以在Google内查阅,也许会有其他语种的收获。譬如,在查阅某德国法律名称翻译时,Google内竟然只有两页结果。毫无德-中对应的结果,仅能查到其他语种(日韩)的条目,还有一条是台语的译法。无奈之下,只好通过结合各语种译文,并了解该法律的大致内容后,综合一个稳妥的译名。

3. Google翻译能提供的信息

德语的正式文本常由各类介词连接复合名词,再由各种逻辑短语连接不同的语块,所以一句话占据三行,常逼近四十词。但要命的是,正因为德语的复合词结构,导致其比同样词数的英语句子信息点要丰富得多。翻译的角度看,难度加大了许多。我给这些极富德语特色的句子取名“大长句”,正常文本的长句叫“中长句”。

作为机器翻译的领头羊,Google翻译处理德语“大长句”的能力未及幼儿园,处理“中长句”的能力尚可。其他国内软件的结果不值一提。专业性比较强的文本Google翻译德英、德中都不尽人意。也许和其数据库内的资源量有关,这种协议还未到翻译机器内滚动学习,所以甚至在文本内引用法律条款的Abs. Satz §等固定格式,竟无法识别,而是变成了乱码。且“大长句”中一旦介词多了,nach/vor/mit/für一同上场,谷歌翻译仿佛就蒙了。而英语超长句,Google却往往能处理得很好。

在此必须强调机器翻译只能提供有限的帮助。虽然可以通过Google先过一遍稿,但其提供的也只是部分对于全篇板块的参考,后期审校过程中,所有不确定的地方,必须从源语言再次查询核对。可惜,很多人只做到这一步,就轻易听信了机器翻译给出的结果。

4. 上下文能提供的信息

一个完整的翻译任务,必然有充足的上下文让译者思考与借鉴。某法律条文同一章节下的前后临近的条款,很可能是递进,或类似情况的并列。若其中一个句子的表达结构难以切分,则可以参考前后可能较为简单的条款。

同时,上下文也有助于译者采取前后一致的文风和语词,从而关注文本的大块面而非各小句。这也是在做翻译文本需要译者多加注意的地方。

5. 其他专业网站能提供的信息

在翻译具体法律条文时,或者是查阅某法律名词的翻译时,会发现有许多专业网站或政府权威网站供参考。例如,在Google搜索“BGB§545时”,以下网页出现了德国法律该具体条款内容。

(http://www.gesetze-im-internet.de)

image

再点击该网页主页,会发现能提供的参考非常大,这样的网站就应当保存,作为译者的翻译语料储备库。

image

为何查证如此重要?因为在协议行文中,很可能出现许多类似“根据XX法律XX条款”的表达,那么在查阅法律具体条文后,有助于该句其他部分的理解和翻译。

6. 翻译思路

在之前的语言学习与实践中,已逐渐感知到,德语和中文的亲缘远不及英文与中文。

image

在英文大行其道的当下,我们不得不承认,中英文已经交融得常分不清彼此。再新的表达,仿佛译为中文都不必过于费脑子。若是不信,苦于英中互译的翻译学子,真应该感受一下德中互译。我常常因从德语的泥潭中回到英语的怀抱而庆幸不已。

德语是第一次让我感到“不可译”的。因为仿佛中文是完全另一种脑子衍生出的语言。德语和中文惯用表达差距极大,所以,译者时常遇见尴尬的情况:如果直译,中文将很奇怪。如果不直译,意思会有偏差,或必须以另一种绕圈子的方式表达,以达到德语同等位的效果。私以为,一是源于德语信息量密集,二是由于德语复合词的两个或多个概念往往并非中文会实行复合的情况,导致字对字的翻译不太可行。

image

能在搜索引擎查到的有中文翻译的信息源(或双语的)就一定是对的吗?在查阅该文本中的许多德国法律时,发现德国法律被正式译为中文的情况非常少,近乎于零。除此之外,仅存的一些德语学习或国外租房“经验贴”,但作者非权威方,甚至只是无名论坛、赚钱洗稿等。那翻译不过是机器翻译般生搬硬套,万不可使用。不过,也有搜索到一个网站为较权威的法律咨询提供方,且网站门面与相关用语都很正式可信,故采用了其文章中对于该法律文件标题的翻译。

7. 难点处理

一篇长文的翻译,必然会有些许“小纠结”的点,需要译者着重处理。两个小例:

几乎会存在于所有同类文本末尾的“Salvatorische Klausel”,奈何没有查到较为官方的中译版本,虽供理解的德语网站很多,但我坚信它应该有专门名称。Google翻译给出的条款名为“可分割性条款”,这给予我启发,但我必须再回过头查证:以中文查百度,再看其中可信度高的材料中对于“可分割性条款”的解释,是否与德语查阅结果中对“Salvatorische Klausel”的解释一致。从而弥补在查阅过程中,缺少直接对应结果的情况。

英语与德语的表达中,无论cover the costs还是die Kosten decken,都一下反应为“覆盖成本”。但是转念一想,这个词组中的覆盖真的是一个好的中文吗?抑或是我们的中文已经被外文过度影响。在一番自我审视+询问室友+百度词频查询后,最终确认该词还是可以用的。客观来说,去百度搜索中文搭配或表达的常用度及运用范围,可作为不错的参考。对于百度,除了它自己提供的服务,仅从搜索其他网页的角度还是很实用的,特别是中文语料。

8. 自我翻修与他人审视

在翻修这块翻译的草坪时,切忌一蹴而就、自以为是。平日做英中互译作业,必修订三稿以上。自我审视极其重要。因为我知道,每一次重新阅读自己的译文,都能找到可以“更进一步”的地方。比如英译中,看看是不是在“说人话”;中译英,看看是不是在说中式英文。

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就是“让译文凉一凉”:放在一边,让它过夜。当天的二稿不是真正的二稿,因为自己看的话,只能看到优点。

在自我修订三稿之后,就可以视情况请他人审视自己的译文了,特别是外译中。译员在过于熟悉原文本之后,往往会形成框架,语言也可能太贴近原文。这时候,多请教他人很重要。可以是同学,会提供不同的思考方式。可以是老师,但不宜过多打扰。

9. 技术审校与格式处理

在处理长文本时,一开始就做好glossary,会大大降低译文整体性翻修的难度。同一个信息前后翻译不一致,是很致命的。译者不能只是语言工作者,还应学会利用word内的各种工具方便自己校对和修改格式。如高级查询修改有利于快速统一用词。

此外,除去文本,翻译文档应当按原样标注出细节,如原文的加粗、页码、页眉页尾、缩进、序号等。如果原文件为PDF格式,也涉及到一些排版。各种格式的文件之间转换应当是基础,但似乎也有译者并不了解。新时代勤勉的译者,也应当是勤勉的科技学习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