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久见人心


刚来北京时,朋友介绍我住在一家地下室旅馆。相比租房,水、暖、电、网等各种费用要便宜些,也比较方便省事。

旅店是由三个山东合伙人开的,A老板是大股东,还在其他地方有租房门店,一般不在这。B老板是二股东,与A老板是朋友,一家四口都住这,两个女儿,一个参加工作了,一个还是初中生,夫妻二人每天值班搞卫生。C老板是三股东,与A老板是亲戚,独自一人在这。由于各方面原因,我在那里住了一年。与B老板娘熟悉后,时不时给我送些烙饼包子老家特产等,我也经常给她二女儿辅导功课,一来二往,我们之间关系越来越近。我想,出门在外,与人和睦相处,只要心顺,一切都好。

第二年过完年,我就接着来这住了。B老板娘看见我,就热情的和我打招呼,中午又给我送了他们那的海鲜特产,坐下与我聊天。聊着聊着就说,

“去年的保洁有事不干了,你要是方便的话就帮帮忙呗!”

说实话,我很排斥打扫客房卫生的,总觉得这活太脏。但是碍于面子,又觉得住在人家屋檐下,我就答应了。这样,我就开始了地下生活,边搞卫生边学习。

起初,我真的很不适应,可以想象的到我的窘境,干了几天后才适应了。由于生意不太好,活不多,这样轻轻松松就挣到了钱,既打发了时间,也得到了生活费,一举两得,想到这,我的心理瞬间平衡了好多。

就这样,我持续干了四个月,处在这白天夜里都一样的环境里。钱花的也快没了,可老板就是不发工资。我郁闷,我生气,晚上甚至睡不好觉。为什么不发给我工资?

由于一开始入住的时候朋友就告诉我老板娘的一些性格特点,虽然我心里清楚,但总觉得还是对人没必要表现的那么明显,更何况她也没有招惹我,不管她是什么样的心态,至少没有影响我的正常生活。

可是,日久总是要见人心的,尤其是在一些敏感事情上。

接着说我郁闷纠结的事——不发工资

我又坚持了一个月,依旧不见老板娘有发工资的迹象。这可真把我逼急了,我开始在心里骂她,自私自利的人,只顾好过自己,不顾别人,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傻娘们。

其实,自从我给她帮忙以来,她就不再经常给我送东西吃,但给她女儿辅导功课照旧。有段时间典型的生活状态就是:白天大公搞卫生,晚上无私当家教。活多的时候就笑呵呵,活少的时候就阴着个脸。那段时间我已经深深体会到了朋友口中的她,但我一直忍着,何必计较那么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把工资给了我就什么也不在乎。后来我每天不再多说话,面无表情的像个机器人一样干活。

有些人,总是把对方当傻子。殊不知,对方早已看透他。只是不说透而已!

终于有一天,我向她开口了,为了我的工资,我豁出去了。

“今天找时间把我欠的房费清一下吧,过几天我要回家一趟,我姨家表弟结婚。”我面带微笑说

“找C老板清算吧!”老板娘撘拉个脸说

“他说让找你们。”我平静的说道

“他啥意思啊?”老板娘大声问

“我也不知道,我给过他两次,他说让从工资里面抵。”我继续说道

“也是,好几个月没给你发工资了。”老板娘低声的说了一句

我的老天爷啊,你终于有点开窍了,等你等了那么久!可是,谈话并没有让我感到轻松。

“你姨家弟结婚你回去干什么?”老板娘质疑的问

“大姨打电话了,让我回去热闹热闹。”我说

“你回去了我一个人不得累死啊!”老板娘抱怨道

我心想,我每天还不是一人把活全干了,还要遭受你的冷眼看待。我快崩溃了都不吭声,你抱怨啥,自己开的旅店你不收拾谁会给你白干?做梦吧!不懂分寸的女人。

她说完我没有吭声就回自己房间吃饭了。

过了二十分钟,C老板喊我。“来给你清算一下你的工资”。

我走近一看,一张清单上写的我干了几天活,扣除的房费,剩余多少。看后,比我预期的要少,我就问了问情况,这才明白,他们这些做生意的太不厚道了。一开始找我帮忙说是按天,现在竟按月结工资,最气人的是,我是没有休息的,之前有事休的全给我扣了。唉…我除了后悔还是后悔,为什么一开始不给我讲清楚?也怪我一开始帮忙干活的没问清楚规则,可是他们作为老板不应该事先给我讲清楚吗?

最终我们不欢而散。

曾经以为的关系好,原来是这么的脆弱!

这件事,让我明白,只要与人产生利益关系,必须提前讲好一切条件,避免事后引发不必要的争执和误会。

不管家人,朋友,熟人,陌生人,谈钱伤感情。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社会太残酷,交友需谨慎,保护自己,相信自己,最重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