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途 / Return(四)

“里面是几乎没有人能想象得到的东西。很久以前,有人曾对它一知半解的时候,不慎传了风声出去,惹得大家都在揣测,有人好奇,有人贪婪,所以才有争斗,但从未有人打开过。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我们都没有回头路!”

这是胡安的话在脑海回响么?

说的没错,我们都没有回头路。阿秋对自己说。从开头到现在,她一直想当旁观者却当不了旁观者,原本只想顺便打酱油,谁想却被逼做大厨。就算是个游戏,一旦开始,也必须硬着头皮玩到底,否则根本看不到出路。

她这么做不是为了谁,只是为了一个结果,不论好坏。

而她此前在芝加哥所做的一切,却是为了谁?

阿秋以为回到记忆中的感觉就像穿越:时光倒流到当年,自己怀着一颗已经历一切的心再去重新经历一遍,很可能会有不一样的事情发生或者要改变某些选择以及碰到额外的路人甲之类,但最终结果不变。

然而自己正站在一处很高的地方在俯瞰地面。因为在这里她能很清晰地看到自己原来住过的公寓楼和工作过的办公楼,两个楼都很长,正面相对,横跨两条街。

她还看到了自己。

一个穿着黑色长羽绒服背着双肩电脑包的黑发女子离开房间,锁门,走进电梯;下到一楼,推开公寓大门,走到路口,等红绿灯;过马路,刷卡走进办公楼侧门,徒步上楼,逐一打开四个房间的门。

这些如此清晰,就像在看电影特写,她甚至还能看到自己背的双肩包左侧袋——那里是她放公寓钥匙的地方,而她总是会忘记把拉链拉上。

阿秋猜自己坐在西尔斯大厦的楼顶,却又不像。西尔斯大厦在市中心,而她的办公楼和公寓在西区某大学,相隔七八英里。

“你没有在任何实际存在的地方。你在你自己的原本的空间里回到了记忆中——你看到的一切是你的记忆重现。”

阿秋惊呆了,因为这句话是从她自己嘴里说出来的!

“什么……什么?”

“我是说,你没有穿越,只是面对自己的记忆。”

“你……你是谁?”

“照镜子,你就看到我了。”

阿秋记得自己的随身小包里有面镜子,赶忙把它掏出来对着自己。

镜子里是阿秋自己的脸,没有看到白骨精或者其他晶晶姑娘的模样。

“你……在哪里?”

“请仔细看,仔细找。”

阿秋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凝重,神色庄严,眉心正中浮现一团柔和的亮光,那是一条龙的形状。

“你是……龙灵?你在我的身体里?”自己被龙灵附体?她虽然一直这么猜测,但从未这么真切地被用这种方式证实,真是活见鬼!

“很抱歉,不是附体,是借用,我不会久踞这里,请放心。你会发现我不仅借用了你的四肢,还借用了你的五官。应该还有更多。”

“我想你还借用了我的中枢神经系统,……所有我体内器官。”阿秋顿了一下,觉得喉头发干,“包括我的思想。”

“是的。的确。这有什么不好吗?想象一下,如果没有我帮你,你怎么能以一人之力打败数十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又怎会刀枪不入?你可从未受过任何这方面的训练。”

阿秋发现龙灵操纵下的自己的声音非常从容和淡定,这让她隐隐不安,这个寄居的所谓神灵,似乎有些反客为主的趋势。

“那么您是美国中情局或者FBI训练出来的喽?亲爱的龙灵小姐。”阿秋觉得心里有气,“请别把这些当作对我的恩赐好不好?把我变成邦女郎或者尼基塔那样的身手,我一点都不会感谢你,我宁肯还是做回以前的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呆子!而且你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借用了我的身体,我是不是应该找你收租金?”

“不是我想借用,是你请我出来的,呵呵。”

“什么意思?”

“嘘……先别说话,仔细看看你的这段故事,真的很有趣。你知道么?记忆就像电视,一旦开启,不放完是不会结束的——我可以跳跃、放慢或者快进,但没法暂停它们。”

对话结束。特写重回眼前。阿秋看到自己在老板办公室,正在和他讨论项目。

这一天是阿秋到芝加哥的第三天,这里的冬天很冷很陌生。和语言障碍无关。

过去的一年是阿秋不太愿意回忆的,但既然已在眼前,也不介意重温一下。虽然重温的感觉就像缓慢揭起还未愈合的伤口外面的纱布,细碎的如针扎般微小的刺痛总在不经意间发生。

阿秋看到自己在办公室里发呆。她清楚记得自己和老板罗恩第一次谈完话的时候,心里沉重得仿佛塞了个铅球——罗恩长期在外,只能远程遥控,于是这个团队不能称为团队,只是一个小丛林:每个人都根据丛林法则生存。这里没有互助合作,没有同舟共济,只有守口如瓶和互相倾轧;每个人都拒绝帮助新来的人,连最普通最常用的文具存放在哪里,都没有人肯告诉她。她咨询十个问题,能被回答的不到两个。

那四间办公室让人感觉阴森压抑,仿佛一个无人料理的古堡。不管外面的天气多么晴朗,室内却终日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阿秋对这个情形虽然很难接受却很能理解:每个人都在为自己打拼,谁都没有义务花自己的时间去帮一个陌生人。她没有权力责备任何人。

阿秋是个对环境依赖性很强的人,如果环境不善,她觉得自己什么都干不了。所以这个团队让她觉得很难熬,几乎想打道回府。但她不能,因为她和双方单位都签过合同,出国进修期间,不能轻易换地方。

事到如今,只能这么想:如果适应不了环境,或者离开,或者改变,没有第三条路。既然不能离开,就努力改变,就算这里是个地窖,也得想办法开个天窗,让阳光透进来。

于是阿秋开始在沉默中干活,从翻箱倒柜找文具,到设计项目课题独自完成,甚至乐于担负一些旁人不肯做却对办公室运转必不可少的杂事,在这个过程中她熟悉了办公室的每个角落、整个工作套路和规则。她的角色也发生转变,古堡开始有了一个实质性的管家;渐渐轮到别人有求于她,尤其是初来乍到的新人。

她相信自己能改变环境。改变的第一步是反旁人其道而行之,对待新人一律温暖如春坦诚相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自是收获不少感激和崇敬。团队里其他人只需各司其职就好,不用操心别的,于是其乐融融。连罗恩也毫不吝惜溢美之词。

“谢谢你所做的一切,瑞秋。”罗恩说。

罗恩是华人第一代移民,最爱吃三明治;在中国人圈子里,他除了跟自己太太之外,从不和其他人说中文。阿秋很赞赏他这个习惯,赞赏的主要原因是自己的英语口语能得到极大锻炼。

“不用谢。这是我的工作。”阿秋知道自己做了不少额外的事情,并且没有拿到额外的薪水。

“我一度以为我的团队会失控,因为我长期在外;没想到有你帮我照看这里。我非常感激。”罗恩说,“你的到来是一个惊喜,知道吗?团队里没有像你这样的人,他们都只顾自己,从未想过去帮助别人。”

阿秋明白罗恩赞誉的目的是希望她继续像这般努力干活,但这些言语听到耳朵里真的很受用。罗恩还表示如果她愿意,可以多呆一年。反正她也正打算继续好好干,一年不够再续一年,争取出一些成果,到时候谈不上衣锦还乡,至少算凯旋而归。

阿秋的代价是失去了太多休息和玩乐的时间。她经常每周工作七天,每天不少于十三个小时,因为担负办公室其他事务并不是放缓手头项目的理由,每件事情都得花时间,她偏偏又是要命的完美主义者。她恨不得用两年的时间完成五年的工作。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可能最初是憋足一口气要干出点样子,到后面就成了习惯,懒得改变。有时候甚至有种自虐的念头,来冲淡在异国他乡的此地积攒的各种不良情绪。

直到她遇到一个女孩。

女孩名叫莉迪,是个到他们办公室干活的短期实习生。莉迪是个带有土耳其血统的美国姑娘,聪明好学,性格温婉,阿秋很喜欢她,经常手把手教。阿秋对办公室的很多新人都是这样,宁肯花很多自己的时间,也要对他们倾囊而授

莉迪实习期结束后,两人还在办公室附近的日本料理吃了顿午饭,依依惜别。

然而在一个秋日的午后,她匆匆吃完午饭在办公室一如既往继续干活时,莉迪忽然推门走了进来,让她很惊喜。

“嘿,你怎么来了?”阿秋很高兴。

“我正巧路过,来看看你。……你在这里开心吗?”

“挺开心的。为什么这么问?”

“罗恩对你怎样?”

“挺好。他很信任我。”

莉迪扬了扬眉毛,面无表情端详着她,看得她有些发毛。

“你怎么了?”她问莉迪。

“我只是想警告你,不要被表面现象迷惑。当你发现你要的结果仅仅被人作为引诱你围着磨盘拼命干活的胡萝卜的时候,你抽身得越早,损失得越少。”

“你为什么会这么说?”阿秋愕然。

“还有,别刻意去做个好人。好心从来都不会有好报。”

“我不明白……”

“你会明白的。我得走了。”

莉迪转身迅速走出门外。等阿秋回过神来追出去,只看到莉迪下楼的背影——她没赶上下行电梯。

莉迪的这番话对阿秋影响很大。不久,阿秋就做了回国的决定,并于两个月后启程回国。

“不要被表面现象迷惑。别刻意去做个好人。她说得真好!你现在明白了吗?”

回忆暂停。龙灵开口说话了。

“当然明白。”阿秋不想多提她的心境改变的历程。在一年即将结束的时候,老板对她的态度却起了变化,从信任到猜忌有时候连一步都不需要,阿秋也懒得去弄清怎么回事,更懒得解释或者挽回,恰逢合同结束,正好回国。

临走前,从同事看似不舍的眼神中,阿秋看到的更多是释然,这令她茅塞顿开。

谁也没义务为别人做太多额外的事,这是一种平衡世道的准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天地都不容你,何况同类?

No good deed goesunpunished.

老板和同事都是正常人,他们遵循正常的原则给出正常的反应。唯一不正常的是你阿秋,你的心理站位越界了。

“我想,我该跟他们所有人说声谢谢,再说声抱歉。谢谢他们对我违反游戏规则的宽容,很抱歉给他们添了不必要的烦恼。”阿秋说,“我经常会做多此一举的事情,做的时候还以为是非做不可。”

“我也发现了。不过,如果不是你在航班上的盥洗室里多此一举,我还出不来呢。”

“什么意思?”

“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的话吗?不是我想借用你的躯体,是你请我出来的。”

“记得。”

“那你还记得离开航班上的盥洗室以前,你做了什么?”

“我做了……什么?我能做什么啊?”阿秋真的想不起来。如厕之后还能干什么?自然是整理好衣服、洗手、擦手和出门。难道龙灵一直在暗处偷窥?阿秋很寒。

“你用手指蘸水在墙上写字,无形中解开了禁锢我的魔咒。”

“啥啥啥……啥?”阿秋这才想起自己图一时好玩在墙上补的那个“龙”字,不禁脱口而出:“那什么魔咒啊?简直弱爆了,随便写个字就能解开!”

“这个魔咒可不简单!如果你想知道我的故事,最好先闭嘴!”龙灵口气生硬,显然生气了。大概阿秋无意戳了她的痛处。

阿秋嘻嘻笑着:“大神你忘了?我闭嘴就是你闭嘴,除非你有本事用腹语。”

话刚说完,阿秋只觉两脚踩空,以极高的速度旋转着下坠,让她感觉眩晕无比,心里忙不迭后悔自己口舌招尤——龙灵这位大神可不是好招惹的,万一她真生气,把自己变成个苍蝇蚊子蟑螂之类的,那就彻底完蛋了。

冥冥中,她听到一个声音从心底发出:

“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太长,与其口述,不如你亲身经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离开暗房之后,阿秋又感受到了那股驱使着她的力量,她明白这是龙灵在催促她尽快行动。龙灵应该知道龙壁的第六扇门在哪里,...
    雷池果阅读 23评论 0 1
  • 上回书道:想要跳得更高、跑得更快、燃脂更多,爆发力训练很重要! 上回书又道:挖掘机哪家强?硬派称二,谁敢第一?(没...
    硬派健身阅读 526评论 1 5
  • 今夜、我怀着无比沉重的心绪和非常复杂的思绪写这篇日记,许久以来,都没有如此沉重和心痛的感觉了!曾经、花了那么一大段...
    冷月玫子阅读 74评论 3 6
  • 今天很幸运,代表二中高一历史组来人大附中学习。人大附中老师的两堂课非常精彩,一节是高一国共十年对峙,另一节是高二人...
    菜鸟飞啊飞阅读 35评论 0 0
  • 很久没有真正静下心来写一些东西,无论什么,随便写写,也权当释放自己。在这个满是喧嚣与浮躁的世界上,最缺的就是诚实面...
    风与画阅读 3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