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习


曾经多少次,月光倚门而入
它都保持心静若水
今夜,柴门悄启
是心血来潮,还是天意
暖风轻轻一吹,那池水竟起了涟漪


“喜欢”两个字
并不只若清浅的小溪一样恬静
它也可以不断汇流成河,成大海
它可以载舟,可以覆舟
而我选择
不断书写笔笔厚重,让时光
渐渐
验证奇迹


它已真的失去理智
其实它可以勇敢说出那个字
哪怕有些词不达意的表述
要不,悬崖处勒紧缰绳
反复练习矜持,冷静
——面对一团烈火
做不做,那只飞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