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沐一世界(连载)

在这个车水马龙,日新月异的新时代,全国人民的步伐都变快了,与时间赛跑的节奏感,动人且带有旋律,快,冲啊,冲破敌人的阵营。

一沐:玩游戏能安静点吗?

汤包:那还能叫游戏。

一沐:那也不要发出噪音。

汤包:这是我内心的呐喊。

一沐:那请你放在心里。

死亡音乐响起,

汤包:我被人打死了。

一沐:你还好好活着。

汤包:我说游戏角色死了。

一沐:技术不好就别玩。

汤包:主要是你在这里。

一沐:你嫌我碍事,你可以出去。

汤包:为什么你不出去?

一沐:你离门口比较近。

汤包:这是重点吗?

一沐:路程远,消耗卡路里多,我无形中给了你减肥的机会。不用谢谢我。去吧。

话音刚落,汤包就把一沐赶出了宿舍。

一沐在街上闲逛,心里的小恶魔想着如何整汤包,突然楠溪的电话过来了。

楠溪:亲爱的!

一沐:你打错电话了。

楠溪:亲爱的,还生我气呢?

一沐:我从来不知道我跟你已经这么亲密无间了。

楠溪:亲爱的,我在世贸天阶,你来找我吧。

一沐:凭什么?

楠溪:凭我们关系非浅。

一沐:要拿一把尺子量一下吗?

楠溪:亲爱的,2楼咖啡吧,我等你哦!

一沐:没头没尾的说些什么呢,我可没说去。

楠溪已挂电话。一沐想了想,还是去吧,说不定是有事需要帮忙。

一沐刚进咖啡吧就看到楠溪坐在b区朝自己摇手,刚坐下来才发现对面坐了两位男士,此时才意识到,这是要组队?!

楠溪:我朋友,介绍你们认识下。

一沐(咬牙状):你们好。

郝昊:这样我朋友就不孤独了。

一沐一眼看到郝昊旁坐着的拾杭。就算内心多后悔来,表面还是冷静的微微一笑。

一沐os:你丫让我过来,就是帮你赶走电灯泡。

楠溪os:明明是两人约会,他却带了个朋友,这多尴尬。

一沐os:你可以示意他,让他离开。

楠溪os:我示意了,他无动于衷。

一沐os:我说的是示意拾杭。

楠溪os:我示意了,他眼里没我,把我当空气。不过你来了,就不一样了。

一沐os:有啥不一样?

楠溪os:他看你的眼神。

一沐看了眼拾杭,的确一直盯着自己看,据说如果一个男生注视一个女生超过20秒,就会有新恋情发生,虽然一沐没有谈恋爱的心情,不过第一次有人能略过楠溪先看到自己,内心的小骚动还是有的,毕竟,化妆和素颜是有实质差别的,就在一沐心里暗喜的时候,拾杭沉着地喝了一杯水。

拾杭:你眼睛里有眼屎。

一沐指着自己:你,说,我,吗?

拾杭:就你是新进来的。

一沐(尴尬),这什么情况,一上来就来个下马威,看不惯我,讨厌我,这当着我面说这话,面子往哪搁,冷静,冷静,我是冰美人,兼具高傲和冷艳,一沐,矜持!

一沐:我喜欢与众不同。

拾杭:奇葩。

一沐os:你这男朋友还是别交的好。

楠溪os:那不是郝昊说的话。

一沐os:就冲他交的朋友,就说明一切问题。

楠溪os:我好像也看到你的眼屎了。

一沐os:你tm别提了。

拾杭:人都到齐了,之后去哪?

楠溪:我们去看电影吧,据说上映了新电影。

郝昊:而且今天情侣座特价,我就买了。

拾杭:郝昊,我跟你坐一起。

一沐os:这男的是你两的小三?

楠溪刚想反驳,拾杭指了指一沐

拾杭:我有洁癖。

一沐惊呆了,啥意思,我在他眼里是细菌,这是特意声明,不想跟我同处一处。25岁的生涯,第一次知道被人嫌弃是什么样的感受。但一沐还是冷静的回答道……

一沐:我也怕自己忍不住揍人。

楠溪:你们两是冤家吗,这么不对头,我和郝昊是情侣,哪有把情侣分开的啊?你们太不厚道了。

一沐:你前一秒还在叫我亲爱的。

楠溪:现在不一样。

一沐:重色轻友。

拾杭:你也就这点价值。

一沐:有本事,你来说动他两。

拾杭:服务员,再来一张单人座位的。

服务员:不好意思,座位已经定完了。

一沐:诶,有钱有什么用,也得有地方花呀。

说着就走进了影厅。

影厅里,情侣座,氛围浓密,楠溪和郝昊你浓我浓,黏的跟一个人似的,说赤道是最热的地方也不过如此,比不过他俩热切的心。如果说他们是非洲,那一沐和拾杭就是北极,冷到极点。

拾杭:过去点。

一沐:我已经靠边了。

拾杭:我怕沾染到你的细菌。

一沐本打算大人有大度,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跟陌生人一般计较,但是,如果有人敬酒不吃吃罚酒,可就另当别论了,一沐摆一个大字状,占据大半张沙发:委屈你了。

拾杭:你故意的。

一沐:怎么会?我一直都这样。

拾杭:一直这么讨人厌。

一沐:我只对特殊人群这样,我们彼此彼此。

拾杭:天降灾星。

一沐:是啊,上天让我来灭恶人。

前排观众:你们能小声点吗!

一沐:听到没,引起公愤了,人家叫你小声点。

拾杭一个白眼飘过来。

电影放到一半,一沐的手机响了,一看是文学部的电话,立马出了影厅。

一沐:导师。

导师:我今天收到了一篇奇文。

一沐:导师,您就直说吧。

导师:一沐你多久没谈恋爱了?

一沐:25年。

导师:你看过言情小说吗?

一沐:看过。

导师:那为什么恋爱场景写的这么苍白。

一沐:导师,这你就不能怪我了,是你们这次出的主题不对了,我写文都是写亲身经历,你们让我写言情剧,我真的是要费劲脑力才能写出来的。

导师:你竟然还有理,谁给你的胆子质疑导师出的题。再者,有个跟你一样的学生,也是恋爱空白史,为什么人家可以写的深情动人。

一沐:也许她说自己恋爱史空白是在说谎。

导师:这个暂且不管,人家写的make love环节可以写500字,为什么你只有四个字?你不知道这个环节可以让读者心情澎湃。

一沐:那必须也是作者先心情澎湃啊,导师,您失忆了吗?我说了我要自身经历过,我才能写出来。而且我觉得我用一室旖旎四个字彻底留白,让读者有想象的空间。

导师:没有人关注你的一室旖旎,没有人去想你的一室旖旎,更没有人会喜欢看一室旖旎这四个字。

一沐:一室旖旎 总好过春光乍泻吧。

导师: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来办公室。

一沐:我在电影院呢。

导师:你去看电影!

一沐:这不是有空吗?

导师:你有空就该多看看人家的小说是怎么写的!

一沐一天吃了两个哑巴亏,心里憋屈啊,诶,诸事不顺,没事没事,一样一样来,先把电影看完。

一沐一转身发现拾杭盯着自己,那笑容是发现一沐小秘密的得瑟嘴脸。

一沐:你看了我多久?

拾杭:不久。

一沐:进去吧。

拾杭:恋爱史为0。

一沐一个眼神,怎么着你。

拾杭:老处女。

一沐心想不跟陌生人一般见识,越过拾杭大步走向影厅。拾杭这回倒老实了,直到电影结束都没再跟一沐吵嘴。

楠溪:饿了吗,晚上一起吃饭吧。

郝昊:新开了火锅店,去那吃。

一沐:那要点个鸳鸯锅。

拾杭:多事。

一沐直接不理,对付陌生人最好的方式就是直接无视,这就是一沐的性格,很冷静的处理陌生人与自己的关系,凡事不理,对方爱说什么说什么,总会说厌,总会不再拿自己说事儿,总会因为无趣远离自己。一沐想的很好,可是却低估了拾杭。

楠溪:一沐没办法吃辣,所以每次吃火锅,都是点的鸳鸯锅。

郝昊:没事,那就点鸳鸯锅。

楠溪看着一沐和拾杭:你们两都是单身,要不要试试。

郝昊:看着像冤家。

楠溪:很多情侣都是从冤家开始的。

郝昊:我只能说缘分天注定。

拾杭指了指一沐:平胸,我吃亏。

为什么要吃火锅,为什么要吃火锅,为什么自己认可吃火锅,没火都变成上火了。王老吉啥的没用,小宇宙要爆发了,随口脱出的话成为一沐短暂的纯洁生涯最污的一笔。

一沐:太短,满足不了我!

可想而知对面铁青的脸,一沐心里乐的开花,我不出击,你就不知道我厉害!得意没多久,就发现自己说的话是多么的惊世骇俗,回去的路上,楠溪的目光太过直接,直接的,你都不想去辩解。对次楠溪只有一句话,看bl的果然不一样。

一沐恐怕是一辈子都忘不了,那话说出口后,三人吃惊地眼神,仿佛在说,原来你是这样的一沐。

回到家的一沐,还没开始运动,一休哥的铃声又响了。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

一沐:领导。

经理:物业用房规划图,是你画的吗?

一沐:是。

经理:你跟我解释一下。

一沐:我觉得我画的很客观。领导,你看不懂?

经理:不是我看不懂,是你画的太low。

一沐:领导不愧是领导,入眼的自然是艺术瑰宝,领导不愧是领导,是我尔等不可比拟的人,领导不愧是领导,我早上9点发您的图纸,您看了12个小时,认真拜读了才给我回复,您的敬业精神,让我肃然起敬,领导不愧是领导,我....

经理:够了,拍马屁也掩盖不了你画图不好的事实。

一沐:其实我不介意跟你讲解一下的。

经理:难道你想让所有领导看这张图纸的时候,旁边都有一个你在讲解。

一沐:其实,我不介意的。

经理:他们介意。

一沐:我会重新画的。

经理:重点是清晰易懂!

一沐:了解!

第二天导师和经理的邮箱中,一沐绝对是第一人,就算周公昨夜入梦来,一沐也没空搭理,只奋身在构思中,这种情况下,完成的小说和画图,绝对是有保证的,对,无质量的保证!一沐又得奋斗在繁忙的工作中,突然急促的铃声响起,一看,楠溪来电。

楠溪:晚上一起吃饭。

一沐:我们昨天不是一起吃过了。

楠溪:我们的友谊难道就只值吃一顿饭。

一沐:鉴于你昨天的表现,我要对我们的友谊重新考量。

楠溪:你这是偏见。

一沐:我是啊。

楠溪:我请客!

一沐:不去。

楠溪:我到时候会给你个惊喜。

一沐:恐怕只有惊没有喜。

楠溪:你就不能相信我?

一沐:我说过你现在在考察期!

楠溪:我发誓不再欺骗一沐。

一沐思考良久:好吧,我来。

前脚刚踏进饭馆,后脚就想开溜,我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又是昨天的四个人。

拾杭:挺有缘啊。

一沐:孽缘。

楠溪:真是冤家,一见面就互掐。

一沐威胁的眼神看向楠溪:亲爱的,我们秋后算账!

郝昊:先点菜吧。

服务员:需要什么?

拾杭指着一沐:给她来点核桃露补补脑。

一沐:两罐,他也需要。

服务员:要不来一扎吧,可以4个人喝。

众人os服务员情商太低,经后不予光顾。

在楠溪的强烈要求下,她和郝昊需要独立约会,便挥手告别了,留下一沐和拾杭面面相觑。

拾杭:你渴吗?

一沐:嗯。

拾杭:喝点东西。

一沐:好。

拾杭:竟然不反驳。

一沐:难得心情好。

拾杭:我一直都想问你个问题,你为什么见到我总摆一张臭脸。

一沐:这叫面瘫。

拾杭:有区别吗?

一沐:显得我有文化。

拾杭:你厉害。

奶茶店里,一沐和拾杭各自点了奶茶,两个人除了互掐之外没有任何话题,不过就这么沉默的坐着倒也不显得尴尬,就在这时,一个甜美的声音打破了安静的氛围。

xx:不好意思,我,我,我可以打扰你们一下吗?

女生说话时的眼神并不是盯着一沐的,所以一沐知道,她在等拾杭的回话。

拾杭点头示意她说下去

xx:我跟朋友玩游戏输了,他们让我来问你要电话号码,那个,不晓得可不可以?

一沐心想这年头女孩子要号码就要号码,非得扯这么低俗的谎言。

xx:你们不是男女朋友吧?

一沐连连摇头

xx看向拾杭:可以要你号码吗?

拾杭:好。

说完就把号码给她了。

一沐心想,这也挺好,如果真是追求自己所爱,这的确是需要迈出的第一步,不由得又羡慕起这个女孩,清楚知道自己喜欢谁。不过话说拾杭也太好了,竟然就这么给号码了,事后想想也对,大庭广众的拒绝人家女生,女生脸皮薄,回去以后肯定坐立难安,拾杭能考虑到这一点,看来他这人为人还算不错,自己应该对他改观一点。看这女的应该是小家碧玉型,原来拾杭喜欢这种,真是看不出来。

一沐:恭喜你,春天来了。

拾杭:不是我的号码。

一沐:那是谁的?

拾杭:乱写的。

一沐心想果然还是个欠扁的人。

拾杭:你工作怎么样?

一沐:什么怎么样?就这样呗。

拾杭:就这样是哪样?

一沐:能完成的那样。

拾杭:喝了核桃露,对提高智商有帮助。

一沐:你别看我这样,聪明起来还是无人能比的。至少在公司是这样的。

拾杭:怪不得你恋爱史为零。

一沐:跟恋爱有什么关系?

拾杭:太不会示弱,什么都自己扛。

一沐:说的好像心理医生似的,我们才见两次面!

拾杭:我的确是个医生,不过不是心理医生,是外科医生。

一沐:你在哪家医院?

拾杭:市一,怎么,想跟我打好关系。

一沐:我决定不再踏入市一一步,死在你手上的亡魂肯定不少。

拾杭:我相信你以后也会是其中一员。

一沐:说不过我,就打算诅咒我。

拾杭:行了,这个点了,送你回家。

一沐:你看,现在又转移话题。

拾杭:再啰嗦,自己回去。

一沐乖乖闭嘴,看到一沐吃瘪的样子,拾杭心情好的不得了。

拾杭坚持把一沐送进小区,说女孩子一人太危险。

一沐:歹徒看不上我。

拾杭:黑灯瞎火的,歹徒只要是女的就下手。

一沐:你是不是找借口去看我家是哪一栋,之后准备搞个突袭。

拾杭: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的。

一沐:毕竟形迹可疑。

拾杭:送你回家也算形迹可疑?

一沐:毕竟我们不熟。

拾杭:那以后多见面就熟了。

一沐看了几眼拾杭:你,不会是对我有意思吧。

拾杭:你脑洞有点开。

一沐:你这做事方法堪比追求女生。

拾杭:放心,我也是挑的。

一沐:那就好。诶,等会,你什么意思。

拾杭:胸不大屁股又不翘。

一沐:这两个不足,反倒让我放心不少。

拾杭:你为什么不喜欢男生追求你?

一沐:你这话题转的有点快啊,诶,我家到了,我先上去了,你也回去吧,拜拜。

拾杭拉住一沐:我是认真的在问你这句话。告诉我,你在怕什么?

.................................................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