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活着,太幸运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早上起床准备洗漱的时候,舍友突发感慨:“时间过得太快了,尤其大学时光,很快就大学毕业了,紧接着工作、结婚、生子,变老,然后就要死了,太可怕了……” 

“你怎么就能确保自己顺利活到老呢” 。我站着桌子前假正经的说。

“哈哈哈,你这,也太狠了吧” 其他舍友一旁狠笑到。

其实说这句话之前我是考虑到了其合理性,而且备好了后续措词。“我只是想表达不确定性因素太多了,我们能平安顺遂的活到现在,已经是幸运了……”

随后我和舍友谈起埃航失事,重庆大巴坠江,以及汶川地震等灾难中的不幸者和幸运者。上课的时候脑子里全是这个话题。

有时候觉得自己过于神经质了,很多小概率事件都要为此难过、惶恐许久。他们都说,这些都是小概率事件,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我只觉得,是我们很多时候都活在侥幸与幸运里。但那些被不幸砸中的人,哪一个不是觉得那些小概率事件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直到那一天真的到来。所以,每当听闻不幸事件发生,我都会暗自庆幸,能完好活到现在。除了觉得自己幸运,除了珍惜活着的每一刻,自己能把握的,太少了。

我们都是后知后觉的,每次都在事情发生过,我都做各种美好的假设与幻想,然后大梦初醒般失落无助。我一直在想,假如3.10号那天下大雨,去往埃塞俄比亚的客机由于天气原因没能起飞,假如那天所有的乘客都因各种不同的事而没能乘上那辆飞机,是不是157个家庭还是完整的。幻想在未来的某一天,在世界的某个空间MH370会再次出现,飞机上所有人都安然无恙、容颜依旧。

“马航370 ,马航370 管制雷达还能看到你

幻想它只是去了另一个平行时空,飞机晚点,终有一天它会载着乘客回来与家人团聚。

我如亲临般感到惶恐,却永远触及不到也想象不到不幸者在面临灾难在生命最后一刻的绝望无助。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昨天上课的时候,外语老师谈起埃航失事事件,她说她大学同学的同事也在其中,说上一周在电梯里遇见同事,同事说自己即将去埃塞俄比亚出差;她如同往常一样坐了737航班 ,然后就永远再也没能回来了。这一切多么令人心碎又荒唐啊。

一位温暖幸福的年轻情侣在上海惜别,走之前,女孩说等她回去,他们就结婚,然后她带着对未来的美好期许回到汶川老家,在十天后,08年汶川地震发生了,女孩的生命被死死定格在那块坚硬冰凉的水泥石块之下。男孩疯了般寻找,找到的是女孩冰冷的尸体。

说好要一起踏入婚姻殿堂的,谁知造化弄人,阴阳两隔。

目击不幸,幸存者才发现原来自己时时刻刻都在与死神博弈。

埃航失事后,乘客艾哈迈德·哈立德在微博发了一条与死神擦肩的消息。

当地时间3月10日,乘客艾哈迈德·哈立德与父亲哈立德·本扎姆在内罗毕机场团聚。据媒体报道,艾哈迈德·哈立德在从迪拜出发时,错过了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失事的ET 302航班。

艾哈迈德在家吃完普通的早餐,像往常一样出门,过着和平时一样的生活,就差一点,他就要登上埃航的飞机......

看到父子团聚的画面,突然觉得这世上除了生死,都是小事。

突然想起去年跟妹妹还有她同事一起吃饭,在和她同事聊天的过程中,他跟我说起,自己亲身经历了汶川地震,当时他上初中,但由于生性贪玩,频繁逃课,那天父母赶着他去上课,他便背着包跑了出去。所有的建筑开始疯狂动荡,几分钟后他的同班同学大部分被坍塌物砸中,再也没有醒来,其中还有他暗自喜欢的女生。

他以幸运者的身份讲述他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我却看到他讲述时脸上万般痛苦和压抑。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曾经从来都不相信轮回神佛之说,但是这些年看过听过写过太多生离死别的故事,每到这时候都希望时间多一点、再多一点。

主持人梁继璋曾说:

“亲人只有一次的缘份,无论这辈子我和你会相处多久,你一定要珍惜共聚的时光,下辈子,无论我们爱与不爱,都不会再相见。”

爱人一场、亲人一场、友人一场。

谁知道有没有轮回转世,趁着幸存的一世想爱的人、做想做的事,已然是莫大的幸福。

无常的生命面前散场不可避免,珍惜生命、珍惜眼前人的你我在走完一生时,哪怕不得圆满,也毫无遗憾。

我们,都只是此生的幸存者。

我们下辈子,真的不会再相见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