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生花

题记:我们都曾在岁月里无声的婉唱低吟,在时光里默默的捡拾信仰,可亲爱的,你可知道,我们就如两生花,花开并蒂,却是左右朝阳,不知在花期极尽之时,我们能否拥抱着彼此!

   1

学生公寓楼走廊里刮起一阵阵穿堂风,冬季的风似乎格外的放肆躁动,透过窗缝呼呼的拍打着窗柩,但在这样一个夜晚里却一点都不显得突兀。拿着保温瓶出来接水的阿云却完全没注意到此时走廊里的灯已经不再如往日那样高挂照明了,突然而来的风吹起她的睡裙,那一道道经过岁月留下的疤痕清晰可见的显露在她那并不洁白的双腿上。

她也不记得到底是何年何月留下的,是在当初上山时不小心留下的,还是去年那场车祸的见证。

那场车祸……,阿云的手微不可见的颤抖,嘴唇也慢慢变得泛白。由不得她过多的回忆,开水已经漫过杯口,毫不客气的侵注在手背。

“呀!阿云,你的手”还不等阿云回应,室友已经拉着她来到洗漱台,小心的把烫的红红的手用凉水慢慢冲着。

看着自己泛红的手,使劲地拿着软膏反复涂擦着,很庆幸的是水还没完全开,否则这次又留下了时间的证据,这丑陋的疤痕。

她讨厌疤痕,却不可避免的总是留下疤痕,可是哪个人的身上是没有疤痕的呢?

“阿云,晚安!”室友就像犯病一样,边说边往床铺里倒去。原来是到了该睡觉的时候了,时间可是吝啬得很,连给人发个呆的机会都不给。

“嗯,我也快睡了。”阿云不忙不急的把软膏盖子合上,小心的放在书桌的一个抽屉里,就上了床。

躺在床上,看着蓝色蚊帐把世界与这一小小床铺隔开,就像把自己锁在一方空间里,与世隔绝,里面的人看不到在外面的人,外面的人也不清楚里面是什么情况。阿云不喜欢这种快要窒息的感觉,所以总是把蚊帐挽起来。蚊帐是上个夏天架的了,还没来得及把它给换下来,不过这正好可以挡一下灰尘,也可以暂时容纳阿云突如其来的悲伤。

阿香,今晚随我入梦,可好?

回答她的是寂静窗外偶尔刮过的冷风,风声不大,她却可以清晰的听见。今晚格外的安静,室友们都很默契的早早的睡了,毕竟自己入冬了,天气一天比一天冷。

   2

“我们两个好,一起买手表,你一只,我一只。”伴随着一声铃铛般的笑声飘荡在田野的各个角落里,突然一只小小的手摇着另一主人的手喊道:“好不好,阿云?”

这是只小小的手的主人是阿香。

“好啊!”被阿香摇的晃去晃来的阿云高兴的反手握住阿香的小手。阿香的手不像阿云的手那样有肉感,阿香的手细细的,清晰可辨的骨节一握就感知得到。

阿香比阿云小四个月,和她们一起的有个姐姐比她们大,名叫阿欢。因为家庭亲近的原因,阿香和阿云俩人格外好。只不过她们三人从小一起上学,放学,做什么事都在一起:放学后去学校背后园子地里采蒲公英花;在水泥凝铸而成的水渠沟里玩水;盛夏三月的时候,漫山遍野的跑去摘桑葚,等到要回家时,默契的爬在水沟边清洗手和嘴……

有她们的地方就有笑声,有她们的地方就有欢乐,村里的人都说她们感情好,她们也暗暗自得的认为她们很好,好到可以变成老太太的时候,她们也还是在一起。

村里的人和她们当时只知道她们感情好,不知道的是越好的东西,老天越是嫉妒你,越是要替你分担。

年少的我们很多的时候都以为拉了钩就是一辈子,说好的约定就是永远,殊不知未来是最调皮的那个,你永远不能预见。

2010年,阿云和阿欢同时升入初中,阿香因为年龄原因留了个级,比她们晚一年升初中,可是这也不妨碍她们一起。

那时,她们上的那个中学初一初二的学生都实行的走读制。当时,那所学校的很多学生都骑自行车来上学,不然就坐公交车,她们可没那么多钱拿来坐公交,所以每天上下学都骑着自行车。

学校的外面是一条公路,大概是因为前方是学校,所以离学校不远处就是上坡路。她们对这个坡是又恨又爱,上学时得把吃奶的力气和体内潜在的洪荒之力都使出来才能修成正果,到达学校,放学是她们最开心的时候,基本不使力气就下去了,两只脚放开脚踏车,风把长长的头发高高地扬起,舒服极了。

初一初二三个都是一如既往,直到初三下学期,阿云和阿欢由于学业的原因渐渐地不再向往日那样,和阿香也拉开了些许距离。

不只如此,三人的感情也好像从此变得不再那么深了,也许变的不是感情,而是她们自己。

阿欢从小比她们成绩好,家长也总是在她们面前夸阿欢,叫她们和阿欢好好请教下学习上的问题,小时候哪里有什么荣誉成就感,压根没把父母的谆谆教诲放在心里,该玩的还是在玩,爱学习的还是爱学习。

现在不一样了,从初三上学期就不同了,阿香或许没有压迫感,但和阿欢一届阿云就感到压力大了,一面看到许多同学都在努力冲刺中考,一面又想到阿欢从小而来的优越感——成绩,心里十分不舒服。

放学一起回家,路上遇到的人都会说上那么一句:唉,别人家的娃啊成绩就是好。还总是夸奖阿欢,成绩这么好,将来一定要赚大钱啊之类的。由此,阿云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想和阿欢一起回家,到现在阿欢估计还不知道阿云心里已经转了几个弯了!

那时候的大部分学生认真努力学习大多是因为从小想考个好大学,或是想通过读书改变命运,那学校外围墙上还不正写着:读书改变命运之类的东西吗?可阿云努力认真不是因为有什么伟大理想,也不是想改变命运,只是不甘心,不想让父母失望。

人人都说读书不是为了任何人而读,而是为了自己,阿云还真是为了她父母而读,至少在初中时是她是为了父母的血汗钱不白花而努力读书的,所以一场关于学渣向秀才的养成之路就开始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加上任课老师的不断鞭策,阿云和阿欢都考上了市里屈指可数的一所高中,当然,阿云可没有阿欢好的基础,进了那所高中,也只进了一个普通的班级,阿欢就不一样了,凭着优异的成绩还被学校提前招呼进校上课。

   3

高中的学习和初中的学习跨度大,刚开始时,连自我认为适应环境能力很好的阿云也免不了抱怨,曾还一度像父母说不想上学了,说这话的时候是开学一周后。

阿云和阿欢还是像初中一样,放学上学都一起,唯独少了阿香。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们三人就很少在一起过了,估计是从阿香没有考上高中,阿云和阿欢也忙着读书的时候,也或许是由于阿云和阿香两家关系的处于白热化阶段的时候。

分开以后,各自忙碌。

读书期间也只是听到别人谈话间间透露出阿香的消息,有时候阿云会觉得很讽刺,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想知道彼此的消息都只能通过他人之口。后来都有了手机,加了微信,加了QQ,才慢慢又聊起天来。让她们都欣慰的是,她们都还是那样,对感情都还是怀着一样的膜拜,对她们的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相信着。

她们并不觉得大人的矛盾会妨碍着下一代的感情,但或多或少都会有影响,阿云面对两家的关系是处于一种客观的态度,所谓挨得太近不容易产生距离美,知道得太多容易招惹祸事。

阿云也是恨着阿香的妈妈的,各种原因不想细谈,只是这份恨不打扰与阿香的交好。

高中三年过去,阿欢如愿以偿地考上了一所好大学,阿云呢,只考了个三流学校。不是说阿云不努力,比起阿欢,她的努力也只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或许有些事早就是注定的,基础摆在台面上,成绩不佳也不奇怪。虽然只考了个三流大学,阿云却不后悔,对那些关心她的老师,对夜晚挑灯夜战的自己,对一路相陪的同学们是感谢着,怀念着的。

   4

岁月有时候就是有一种力量,无声的摧毁你辛辛苦苦建立下来的弥足珍贵的东西。可多半这个时候,当事人都还没有觉察,以为总有一天还会回到当初,总有一天我们还在一起,可我们都不知道的是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到。

2016年3月3日,忙了一天的阿云还在纠结着晚饭吃什么,一个电话就改变了臆想中的一切。阿香出车祸了,当场死亡。这个季节,玉兰花开满了枝头,整个空气里都蔓延着香味。

她离开她了,在这玉兰花肆意开放的季节。来不及多想,阿云冲出了寝室,可还没走到车站就被突如其来的一辆摩托车撞倒在地面,腿上的伤口狰狞地瞪着流了一地的血,阿云不知道最后是谁送她到的医务室,这件事也没敢让父母知道。

到现在,她还觉得这件事不真实,阿云仍然觉得阿香是还在的,她只是不开心躲了起来。可是想的毕竟是想的,成不了真。

当晚,阿云在电话里和阿欢哭诉了整整两小时,期间谈的最多的一句就是:她怎么就这样丢下我们了呢?聊的全是回忆,俩人都没发现那些记忆就像是水印的照片,铁打过的痕迹,一丝不差的被她们全部记起。

有些东西融在血液里,刻在骨里,被呼吸包围在潜意识里,你需要它就出来了!

由于这件事,阿云和阿香家的关系又好了起来,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没有阿香,这些情感都是羁绊。

   5

一天,阿香的邮箱里收到一封信,信里写道:

阿香,我们都还在一起,没有永远,只有现在,只有现在不会错过,只有现在不会迟到也不会丢失。

还有,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偷偷地买了两只手表,其中一只我戴着,另一只还放在礼物盒里,我寻思着什么时候把它给你寄过去,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还有啊,那天我去找阿欢了,你说我那么远的跑去找她,多辛苦啊,但也很开心,要是你在就更好了。对了,我那天晚上梦见你了,你都不理我,我可伤心了,但我知道你是爱我的!

阿香,还有告诉你一件事啊!我想你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传说,天地间有一种花,并生一枝,花开两朵,是为两生花。 并蒂而开,相依而生,一朵死,另一朵便立时枯萎,齐齐凋败...
    浅浅Jessi阅读 361评论 0 1
  • 今天上午还是老规矩,讲课! 不一样的是今天刘伟老师也过来咯,刚开始的时候,突然心里仅有的底气也没了,后来想了想,现...
    童心童画可乐老师1553463阅读 72评论 0 0
  •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分年龄大小,人人都有一颗年轻还美的心,我的妈妈也不例外。这个国庆家呆的时间比较长,妈妈又开始...
    向行阅读 288评论 4 2
  • 以前遇到不平事,就会拍案而起,进而产生激烈之影响。本来自己有理的事情,往往变成自己理亏。自己要表达的意思也憋在了心...
    erxin2008阅读 91评论 0 0
  • #includeint main() { int a,b,c; int max(int a,int b); sca...
    壹梦and北上阅读 30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