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8-28】 读《陆澄录》

原文

【44.48】
曰仁云:“心犹镜也。圣人心如明镜,常人心如昏镜。近世格物之说,如以镜照物,照上用功,不知镜尚昏在,何能照?先生之格物,如磨镜而使之明,磨上用功,明了后亦未尝废照”。

【44.49】
问道之精粗。
先生曰:“道无精粗,人之所见有精粗。如这一间房,人初进来,只见一个大规模如此;处久,便柱壁之类,一一看得明白;再久,如柱上有些文藻,细细都看得出来。然只是一间房”。

【44.50】
先生曰:“诸公近见时少疑问,何也?人不用功,莫不自以为已知为学,只循而行之是矣。殊不知私欲日生,如地上尘,一日不扫便又有一层。着实用功,便见道无终穷,愈探愈深,必使精白无一毫不彻方可”。

分享
人心犹镜,私欲如尘,时时擦拭,终得明亮。道无精粗之分,但人们对道的体会、认识和感悟有深浅之别。出现这种差别,原因在于我们的心被私欲所蒙蔽,不再通透明亮;只有每日着实用功,才能“见道无终穷,愈探愈深,必使精白无一毫不彻方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