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151页到161页。

一口气读了三次诊疗才终于看到金妮的记录。看来这个姑娘在漫长的春季里跟我一样懒困找借口嘛。更是增添了亲近感。

最糟糕的时刻

4月21日,金妮觉得至少自己倒退了好几步,觉得这是她最糟糕的时刻了,近来她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但是大师是迟到了的,是可以避免的迟到,他这样做的原因是希望这有助于让金妮感受到对他的一点愤怒。在诊疗中,金妮也果然怒气更明显了。

对一个正在经历最糟糕时刻的人来说,我有点困惑,大师这样做是合适的吗?

大师不知道如何帮助她。提出的一些实用的建议没起作用,这次诊疗结束的时候,大师明显觉得对她不是很有帮助。总而言之,大师再次见识到了过去的那个金妮,他感觉到了那种失望、悲观和困惑,金妮也对自己的邋遢凌乱感到羞耻。他俩同时陷入她那份自我贬抑中去了。

看这段记录,没有金妮的记录辅助的情况下,我想到的是——一个人再努力再上进再挣扎看起来再好,一旦遇到情况本能就会自然而然替自己做出最初的防御机制反应,还有,每当快到最后触底的时候,下一刻可能就会绝地反弹的,别把全部希望寄在别人身上,更不要放弃自己,最终还是要靠自己的,自己不努力,饶是别人再想帮忙 也是谁也帮不了谁,谁也救赎不了谁的。

呃,写完感受有点怪异,这个,可能,夜半十分,我想多了。

小木屋是安全岛吗?

5月5日,金妮没有写报告,有点抑郁,没有发生别的事情。大师觉得生气,想责备想要挟……但都忍住了。最后大师还格外像个母亲,让治疗变得有了点生气。

大师觉得金妮控制着自己和卡尔,依靠那个松软手套里的紧握的、对抗的拳头。

PS:谁知道,金妮幻想的木屋是什么意味?这个问题大家怎么看?

终于撕开面纱

5月18日,他俩交换报告啦!那么,就意味着已经过去半年的时间啦!旁观看来,金妮的变化其实不少的。

伴随这次没啥实际交谈记录的诊疗,春天结束啦!

虽然已经提前看过璇同学的笔记预知后面金妮的结果了,还是想对金妮说:

金妮,请继续加油,相信自己,你可以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