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站 这里只有精品 分享不多说

96
linmizhu
2020.01.03 14:45 字数 2394

p站 gcour 点 后面top 看懂了没有?这里只有精品点击观看视频 你懂的!

p站 gcour 点 后面top 看懂了没有?这里只有精品点击观看视频 你懂的!

p站 gcour 点 后面top 看懂了没有?这里只有精品点击观看视频 你懂的!

p站 gcour 点 后面top 看懂了没有?这里只有精品点击观看视频 你懂的!



《紧急救援》发布“命悬一线”预告,彭于晏身闯火海上演惊险救援

今天所见到的事情,实在颠覆了石凡的想象。

  神朝在何方?

  荒主又是谁?

  他不断的思考,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内心震动,却不敢露头,而是在暗中窥视。

  而在生命禁区内部,很多古老的生物都被惊动了,不约而同的睁开眼睛,看向了天空中的那两个人影。

  这两个人的到来,就像是打破了某种寂静,让这片原始密林变得很不安静。

  而这些生物的目光,则是看到了更多的东西。

  那个中年男子身上潜伏莫名气机,不知道修炼了什么功法,整体都晦暗不明,超然世外,气势像是即将羽化,超脱成仙。

  他存留世间,周身的气势就像是一轮骄阳般,每一根黑色发丝都飘扬,像是随时都可以斩落九天星辰,散发着无量的光与热!

  “这是!一尊圣人!”

  禁区内的一些生物窃窃私语,有人认出中年男子身上暗藏的气机,不由得惊异道。

  这些生物并非禁区的主人,而是因为逃难而来到这处禁区的,这里并不排斥外来者,于是它们安心驻留在此地。

  此禁区和其它的生命禁区不同,它被一尊活着的大成圣体入主,成为了新一代的荒主,并且不会主动去危害别人。

  事实上,这位大成圣体一直都在和其它禁区做斗争,哪怕自身神智不清的时候,也在刻意压制着自己,不然全力出手,这片万里大地都保不住。

  不过,大成圣体本身威势在此,让人敬畏。根本没多少人敢随意来到这里。

  而今,在这个看似天下太平的年代,居然会有圣人主动找上了门。

  “他们以为是谁?区区圣人而已,也敢来这里求见荒主?”有生物在冷笑道,它位列为圣,不在乎这两个神秘来者。

  荒主是禁区之主,不是谁都可以见的。

  况且,近些年荒主状态日渐下滑,经常神智不清,越发的危险,很少会有人想要直面这位存在,太危险了,怕惹他发狂。

  其实有些生物已经有了撤离这里的打算。

  唯恐真的有一天,晚年的大成圣体镇压不住圣体的不详,被莫名的鬼东西占据肉体,从而控制大成圣体的肉体血洗人间。

  到时候,它们是第一波牺牲品。

  “他们身上的那个似飞羽般的印记我很眼熟,似乎是属于中州的一个鼎盛势力,名为羽化神朝。”它们彼此在交谈。

  不过,纵是真正的神朝,没多少生物认为他们真的可以见到荒主。

  大成圣体就可以叫板证道者,这一代的大成圣体更是比其他圣体还强势,其地位同等于古皇大帝,且还是禁区之主,存在很超凡。

  “他们是不清楚这里的情况吗?敢来禁地喊话,如果真的触动了疯狂状态的荒主,让其走出深渊,我们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这些禁区生物也有忧虑。

跟着王彪出了义庄,向着王德家走去,不过刚刚道门口,就听到了屋子里传来的哭声,是王德的媳妇李翠兰的哭声,王彪原本就焦急的脸色也是瞬间巨变,拔腿一下子就跑了进去“爹!”接着,屋子里响起王彪的悲呼。

        王德死了,林天齐和自己师傅走进来时,映入眼帘的正好是王德刚刚断气的尸体,在尸体旁边,还有一地嫣红的的鲜血,一些鲜血成血块性状,王德和李翠兰扑在王德的尸体旁边痛哭,王德走的突然,两人都难以接受。

        不多时,周围左邻右舍的人也听到动静赶了过来,王家中的人聚集的也越来越多,看到情况都是静默无言:“林师傅,小王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一个人就突然走了,不会是什么邪魅作祟吧。”有老人开口向九叔问道。

        周围的其他人闻言也是看过来,就是还沉浸在悲痛中的王彪和李翠兰母子两人也抬起了头,泪眼婆娑的看着九叔,如果王德是正常死亡还好,但如果是邪魅作祟,那问题就言重了。

        “不是,王德是积劳成疾,平日也没有注意。”

        九叔摇摇头,告诉众人事情,王德是积劳成疾,平日里有没有注意到,所以现在一下子爆发出来,才造成突然去世,平日里虽然看起来很健康,实则身体早已到了崩溃的边缘。

        而昨晚的飘魂就是最好的证据,王德身体早已病入膏肓,导致灵魂在肉体中无法安稳,才离开肉体四处飘荡,只不过平日里王德自己和周围的人都没有注意到,现在病情一下子爆发,就直接要了王德的命。

        周围的人听到九叔的话都是暗松一口气,然后便开始有人过去安慰起李翠翠和王彪母子起来,林天齐和自己师傅待了一会儿选择了离开,他们本来是过来救人的,但是现在人死了,他们也就没有留下来的意义了。

        实际上,从过来的时候,师徒两人心中也早已有了这个预料,因为从昨晚看见王德飘魂,就已经表明王德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境界,就算医治多半也是已经回天乏术了。

        人一旦出现飘魂的情况,基本上也就是半只脚踏入鬼门关了。

        “师傅,师兄”回到义庄,许东升不知何时也停止了修炼,出现在院子中,看到两人回来叫到,不过林天齐和九叔都看得出来,许东升还没有感应道自己魂魄。

        “师兄,怎么了,我怎么好像听到了哭声,出什么事情了吗?”等九叔进了屋,许东升又小声凑道林天齐耳边问道。

        “王叔死了。”林天齐道。

        “啊,王叔死了,什么时候的事,就是刚刚吗?”

        许东升惊了一下。

        “嗯,就是刚刚”林天齐点了点头,回答许东升,随后又拍了拍许东升肩膀:“好了,不说这个了,时间不早了,我们也做晚饭吧。”

        义庄只有师徒三人,伙食自然也是自行解决。

        傍晚时分,王家就响起了打笳乐,所谓打笳乐,其实也就是后世的哀乐,由唢呐、钹、平鼓等一些乐器为死人演奏的乐曲。

        不过这对于义庄中的师徒三人而言,并无多大影响,干他们这一行的,早就见惯了死人,死人的事自然也是习以为常,生活不止诗和远方,还有眼前苟且,日子该怎么过,就还得怎么过。

        翌日,清晨,一大早,朝阳初升,林天齐便早早盘膝坐在前院中,调匀鼻息,平心静气,意识沉浸在自己的灵魂中,进入那种空灵的状态,按照紫气蕴魂诀的吐纳冥想之法开始修炼起来。

        紫气蕴魂法的修炼就是吸朝阳紫霞之气,孕养灵魂,昨天在感应道自己的灵魂之后林天齐也尝试过按照上面的修行方法修炼,但是毫无效果,所以就放弃了,现在朝阳马上就要升起,林天齐要看看按照紫气蕴魂诀上面正确的修炼方法的效果。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