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他取个名字

接机台再度遇见百川,他瘦了许多,与记忆对比,也年轻许多。

没有拥抱,坐等数小时,小小失落。

他们乘坐地铁,1公里、2公里、3公里、4公里、5公里……列车不断行驶,没有太多语言,有一点点小幸福。

俩人来到宾馆,次日各处逛逛,看着百川的快乐,阿图稍觉美滋滋。

阿图希望百川来到自己居住的地方,2016年一起前往居住,没有留下什么好印象,这次再度回家,百川应知自己的心了。

“你要去哪里?”这句问题阿图没有说出,他等待着百川的想法。

你去哪里,我就在你身旁,永远永远。

你若不相信,我从未负过谁,若你要战斗,我便将血液驱动太阳的凌驾,我的心中会吹响红军的号令,项上头颅不要便罢,我父从过兵,无论他是否安好,我都对得起。

这就是我的答案。

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我不知道前世今生是怎么样,我只知道,那么多年,你是我哥哥,我的亲人,17岁注定遇见的人。

没几日两人飞回工作地,回到熟悉的地方,开启新篇章。

“旗你放在哪儿?”阿图问。

“快递到了之后,我放在这儿。”百川指着。

“哦,我在家里的时候诞生个想法,如果身无分文时,旗帜一裹也算是死后有容身之地。”

百川没有说话。

百川让阿图投简历,夜晚,阿图将凉席搬到楼顶,铺开,点上香薰,仰望星空。

“看,那是猎户座,三颗星。”阿图兴奋地指着天空。

百川越发老成的感觉。

其实,无论,你爱或者不爱,我就在你身边。

搬家后,天空的闪电以千万狂龙轰鸣的姿势刮动疾风,阿图没有什么话,他总是如此。

你若要走,那便去吧。阿图也曾说起,现在只是心中叙说。

百川要走时,急急忙忙,阿图有些难过:“要我帮你吗?”

“不要!”

最终,阿图还是将百川送到车道,阿图跟随着百川:“走了之后,结婚生子,有个好家庭。”

百川回复了一句:“狗杂种!”

百川回复了心情,回到家里。

阿图没有再说什么,沉沉地睡去,任这世界如何改变,他的心在深渊中沉湎。

4月,百川坐在小凳子上,恶狠狠地说:“你老了之后会很惨!”

阿图看着百川,波澜不惊,心态平和。

阿图从6月初睡眠至8月8日,7日醒来时候,他的下半身变成红色,8日醒来,他的手沾满鲜艳的猩红桃花。

右手的刀迎风而涨,刀尖对准朱雀,青龙噙火。

“本座有两面,一面神,一面魔,君若我同,有三要,尊教义,抚民心,严法度。”

阿图的眼睛变做“晓”,说:“君已负我,汝为商周之暴。”

今朝我三头六臂

身后的莲花盛开

回来我取你性命

再闹东海

金刚圈和红绸缎

看我金樱枪在手

要在这混沌世界

大开杀戒

远处传来佛音:

南无皈依十方尽虚空界一切诸佛

南无皈依十方尽虚空界一切尊法

南无皈依十方尽虚空界一切贤圣僧

……

风平浪静之后,雨过天晴,大地弥漫着灾难之后的血腥味道,残木满地。

阿骨睁开眼睛,阿伊的脸庞充斥着坚韧。

阿骨起身,看向周围。

阿伊没有语言,阿骨看向阿伊,孩子在沉睡。

许久,孩子苏醒,哭啼起来。

阿伊问阿骨:“你是首领之子,给他取个名字吧。”

“拿雨达!”

“好!”

阿伊起身,抓住阿骨的手,紧紧的,向着应该去的方向前进。

“找到我们的族人!”阿伊说。

“我是你的首领!”

“毋庸置疑!”阿伊抱着孩子,抓着首领的手,雨过天晴的背景里,两人的背影是巴西最雄伟的太阳。

拿雨达的弓形虫

“你爱她是因为你脑子里面不干净!”皇帝的大臣高高在上坐着。

被绑着的拿雨达轻蔑一笑。

“医学上,发现脑子里面如果有弓形虫,会特别喜欢猫,耗子因为喜欢猫,所以被猫吃掉了,那腌臜的女人也会同样把你吃掉,我是一片好心肠,毕竟神是慈悲的,他接纳了所以不干净和干净的人,你很干净才能走向朝廷,又怎么能辜负了神的慈悲?”大臣悲悯地说。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也不想在这座你们辉煌的城市居住,我只想带着她离开!”拿雨达态度坚决。

“你玷污了天子的圣堂,必须接受惩罚!”

拿雨达被人架到邢台,身旁的奇五花大绑,她的头发凌乱,脸上是泪痕。

“我不后悔相信你,我不后悔成为你的妻子!”奇弱弱地发声。

达雨拿已经没有太多气力,他看了看无力的奇,用尽最后一丝气力看了看天空。

行刑时,达雨拿看见一面旗帜,上面画着一条蛇,蛇头对着蛇尾。

“长老!”达雨拿说完,低下头,没有了气息。

天空中,突然出现一只眼睛,眼睛中迸射着七彩光速,达雨拿的身体发着夺目的光,他的身体变做一条巨大的白龙,呼啸着盘旋在庞贝古城的上空,奇的身体红光夺目,成为一只凤凰,与白龙互相追逐,白龙和凤凰一同高飞。

庞贝古城上空的巨型眼睛逐渐逼近,成为一颗行星,疯狂地砸向大地。

戏剧,动物园

蜂鸟在舞台上,扮演着白雪公主的角色,她等待着白马王子的到来。

蓝也学会了舞蹈,他在舞台上与戏团的伙伴一起表演。

随着掌声,落幕。

“我觉得你编撰的戏太有感觉了。”蜂鸟拉着蓝的手,冲向操场,海边的雨正在滴落。

蓝还未换下表演的衣服。

蓝看着蜂鸟,他的胸口不断起伏。

蓝忍不住将蜂鸟抱在怀中,亲吻着蜂鸟。

许久,蜂鸟的嘴唇离开,说:“你爱上了我,我将在你的动物园里唱歌。”

听了蜂鸟的话,蓝又忍不住吻上蜂鸟。

接着,两人留下眼泪,雨水将脸颊上的泪水冲刷。

那一晚,蓝很快乐地入眠,蜂鸟摘下一朵花,放在一旁入睡了。

第二天,两人早早地起床,蜂鸟接到蓝的邀请,俩人愉快地拉着手前往挂满灯笼的大街。

“我喜爱这样的感觉!”蜂鸟说。

“我也是!”蓝对蜂鸟说。

“我不想去想分离的那一天。”蜂鸟认真地看着蓝。

“我从未想过。”

“但你现在开始想了。”

“我们不会分手的!”

“你拿什么来保证?”

蓝认真地看着蜂鸟:“如果在地球艰难,那么我带你去火星,那儿我们会有非常美丽的未来!我将为你不顾一切,我也将为你而担负一切,我抓住了你的手,除非我们两个人都遇到了不得不分离的理由和力量……”

蜂鸟用食指挡住蓝的嘴巴:“如果是那样,我不会怨恨你。”

俩人在饭店吃了些蒸饺,食量都不太大。

“你没吃什么呢。”蜂鸟说。

“为什么你觉得我会吃很多?”

“我见过很多男生食量大。”

“你也没吃什么呢。”

“是不是你见过的女生食量都很大呀?”蜂鸟犀利地问。

“噗嗤!”蓝一下子笑了。

“等会我们去看电影。”蓝说。

“可以啊!”蜂鸟笑眯眯地说。

在街上,蜂鸟说:“人这一辈子很难遇到爱的人和对的人。”

“怎么突然这么感慨?”蓝有些不理解。

“有一本很旧的书,那个故事也是很遥远的,一个女主角也叫蜂鸟,她被逼着成人礼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于是乘坐飞船离开了,却找到了被人类遗弃的动物园星球。”

“我不会遗弃你,你是我永远的动物园。”

“也许你会在火星开一家动物园。”

“这是一个好想法哦!”

“你说我们的故事有结局吗?”

“这可是一个双关语啊!”

“那你说啊。”

“抓住我的手。”

蜂鸟抓住蓝的手,蓝紧紧抓着蜂鸟的手,俩人快速地冲向街道尽头。

桥边,蓝搂着蜂鸟,亲吻着。

“你永远是我的蜂鸟。”蓝轻轻地说。

他来到泳池

川看着满座的面条,说:“我们两个人,估计吃不完。”

“肯定是吃不完的!大家一起吃吧。”箫笛说。

大家一同把面条扫光,对美味赞不绝口。

一晃,28天悄然度过。

“已经28天了,我该做采访了。”川对箫笛说。

“对,一晃就度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了。”箫笛站起身。

箫笛说:“跟着我。”

川跟着箫笛,来到一个房间,里面摆满了书画和其他物品。

“你看这些都是我画的。”箫笛指着其中一幅画。

“咦,这不是我吗?川有些诧异。”

“你觉得画得好吗?”

“我不是专业人士,评判不出来。”川盯着自己的画像。

箫笛走出房间,川紧忙跟随。

箫笛来到泳池边,走进泳池,漂浮在水面上。

箫笛说:“我爱你,不是因为你给了我什么,而是在我最需要你的年龄里,你出现了。”

渐渐地,箫笛身体变成了金属结构,不断进行自我拆解。

最终只剩下一台擦拭泳池的方形机器人。

不断地擦拭着泳池的岩壁……

——鬼少箫笛著——

——2019年9月2日18点23分——

——始于2019年大小梅沙——

——毕于永湖地铁站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清晨的维州边际 告别五年记忆 奋斗的日子 生活的土地 像枫叶飞离 我还是做了决定 向北 找寻 和人字形大雁一起 化...
    Freesia3阅读 39评论 0 1
  • 哈喽,大家好!转眼就到周五了。今天球球班的宝宝们要去【牙医馆】要去当小牙医啰! 肉肉宝宝最早来到园所,小熊饼干主动...
    小美老师RYB阅读 95评论 0 0
  • 今天的主角,是一只叫小胖墩的汪星人。 第一次见到被抛弃在路边的小胖时,他四只脚掌都被磨破了,血肉模糊,走一步就一个...
    a69c0f893541阅读 58评论 0 0
  • 因为最近肠胃不适,今天早上特意请了半天假,跑了趟中医院,挂了个专家号问诊开药。 医生说,身体问题不大,就是有些湿热...
    如是客栈老板娘如是阅读 198评论 4 5
  • 情景:李逗比晚上和狐朋狗友出去混啦~晚上不回来吃饭~问王小贱晚上吃什么给叫外卖~ 情景:拿到外卖的我,打开盒子一看...
    洗粉小能手阅读 8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