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以诗杀人,酿成燕子楼的千古悲魂

白居易,是中国唐代著名的大诗人。他不但给后人留下《琵琶行》、《长恨歌》等名篇佳作,而且在蓄妾拥姬方面的爱好,也超越一般的诗人。他家中专管吹拉弹唱的家伎就有上百人,白居易还向别人炫耀说:“我家里养的家伎,每过三年多,我就嫌她们老了丑了,又换一批年轻的进来,经常换新鲜货色,十年间换了三次了。”

我们现在常常描绘女子貌美的“樱桃口”、“小蛮腰”两个词汇,也是从白居易形容他的两个小妾樊素和小蛮“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的诗句而来。

可就是这样一位自己在老年时还左拥右抱,沉迷女色的大诗人,却用极其冷酷的封建礼教思维,逼迫一位为夫守节十年的女子殉情,为后人所诟病!

徐州,古代称之为彭城,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徐州留下了许多历史故事和名胜古迹,如吴季子挂剑台、范增墓、霸王戏马台、燕子楼等。说到燕子楼,千百年前,这里还曾经上演了一幕悲凉的殉情故事。

这出悲剧,牵涉到两个历史名人。一个就是白居易,另一位,则是白居易朋友的妻子关盼盼!


关盼盼,生于唐德宗贞元三年,出身于书香门第,七岁识字,十岁能作文,是武宁节度使、徐州守将张愔之妾。后来,张愔病逝于徐州,张家妻妾均作猢狲散,唯关盼盼为其矢志守节。不想关盼盼在夫死守节于燕子楼十余年后,白居易作诗批评她只能守节不能殉节,她于是悲愤绝食而死。

张愔,字建封,洛阳人,唐宪宗元和年间出守徐州,他虽是一介武官,却性喜儒雅,颇通文墨,对关盼盼的诗文十分欣赏,而关盼盼的轻歌漫舞,更使这位封疆大臣如痴如醉。两人虽是一对年龄相距甚远的老夫少妻,但情投意合,十分恩爱。

大诗人白居易一次远游来到徐州;张愔特邀他到府中,设宴盛情款待。关盼盼对这位大诗人也心仪已久,对白居易的到来十分欢喜,宴席上频频执壶为他敬酒。酒酣时,张愔让盼盼为客人表演歌舞,想借机展露一番自己爱妾的才艺。关盼盼欣然领命,表演得十分成功,白居易见了大为赞叹,因而当即写下一首赞美关盼盼的诗。

可惜好景不长,两年之后,张愔病逝于徐州。树倒猢狲散,张愔死后,张府中的姬妾很快各奔前程而去。只有年轻貌美的关盼盼无法忘记夫妻的情谊,矢志为张愔守节。张府易主后,她只身移居到徐州城郊云龙山麓的燕子楼,只有一位年迈的仆人相从,主仆二人在燕子楼中,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

燕子楼地处徐州西郊,依山面水,风景绝佳,是张愔生前特地为关盼盼兴建的一处别墅。楼前有一湾清流,沿溪植满如烟的垂柳,雅致宜人。这是关盼盼和张愔一同议定的楼名。昔日关盼盼与张愔在燕子楼上看夕阳暮色,在溪畔柳堤上缓缓漫步;如今却是风光依旧,物是人非。关盼盼不再歌舞,也懒于梳洗理妆,度过了十年,关盼盼的这种忠于旧情、守节不移的精神,赢得了远近许多人的怜惜和赞叹。


元和十四年,曾在张愔手下任职多年的司勋员外郎张仲素前往拜访白居易,他对关盼盼的生活十分了解,并且深为盼盼的重情而感动,因关盼盼曾与白居易有一宴之交,又倾慕白居易的诗才,所以张仲素这次带了关盼盼近来所写的“燕子楼新咏”诗三首,让白居易观阅。白居易展开素雅的诗笺,上面写着这样的诗:

其一:楼上残灯伴晓霜,独眠人起合欢床; 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长!

其二:北邙松柏锁愁烟,燕子楼中思悄然;自理剑履歌尘绝,红袖香消一十年。

其三:适看鸿雁岳阳回,又睹玄禽逼社来;瑶琴玉箫无愁绪,任从蛛网任从灰。

诗中展示了关盼盼在燕子楼中凄清孤苦、相思无望、万念俱灰的心境,真切感人。白居易读后居然想到关盼盼既然如此情深义重,难舍难分,为何不追随自己的丈夫到到九泉之下,成就一段令人感叹的凄美韵事呢?于是在这种意念的驱使下,白居易十分肃穆地依韵和诗三首:

其一:满窗明月满帘霜,被冷灯残拂卧床;,燕子楼中寒月夜,秋来只为一人长。

其二:钿带罗衫色似烟,几回欲起即潸然;自从不舞霓裳曲,叠在空箱一十年。

其三:今春有客洛阳回,曾到尚书坟上来;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

白居易设想徐州西郊的燕子楼上,秋来西风送寒,月明如水,更显得凄冷与孤寂。独居楼上的关盼盼想必受尽了相思的煎熬。张愔离去后,她脂粉不施,琴瑟不调,往日的舞衣也叠放箱中,根本再也没有机会穿戴上身了。但他转念又一想,既然你(关盼盼)在诗中表现得如此思念张愔,如此痛断肝肠,既然你那么爱他,为什么不为他殉情?我给你指条光明大道,与其这样苟且地活着,倒不如前去陪伴张愔,那样也不枉你们相爱一场。为了让关盼盼殉情,白居易又十分露骨地补上一首七言绝句:

黄金不惜买娥眉,拣得如花四五枚;歌舞教成心力尽,一朝身去不相随。

张仲素回到徐州,把白居易为关盼盼所写的四首诗带给了她。关盼盼接到诗笺,先是有一丝欣慰,认为能得到大诗人的关注及柔笔题诗,是一种难得的殊荣。待她展开细细品读,领会出诗人的心意所在,不禁感到强烈的震撼,心想诗中寓意也太过于逼人,用语尖刻,实欠公平。我为张愔守节十年,他不对我施以关怀和同情,反而以诗劝我去死,为何这般残酷?因而她泪流满面地对张仲素道:“自从张公离世,妾并非没想到一死随之,又恐若干年之后,人们议论我夫重色,竟让爱妾殉身,岂不玷污了我夫的清名,因而为妾含恨偷生至今!”

说罢,她不可遏制地放声大哭,哭自己的苦命,也哭世道的不平。张仲素见状,心中也感酸楚,在一旁陪着她暗暗落泪。哭了不知多长时间,渐渐地,关盼盼似乎已从愤激的心情中理出了头绪,于是强忍着悲痛,在泪眼模糊中,依白居易诗韵奉和七言绝句一首:

自守空楼敛恨眉,形同春后牡丹枝;舍人不会人深意,讶道泉台不相随。

关盼盼的诗中有自白、有幽怨、更有愤怒。事到如今,她本早已了无生趣,既然有人逼她一死全节,她也别无选择了。

张仲素离开燕子楼以后,关盼盼就开始绝食,随身的老仆含泪苦苦相劝,徐州一带知情的文人也纷纷以诗劝解,终不能挽回关盼盼已定的决心。十天之后,这位如花似玉、能歌善舞的一代丽人,终于香消玉殒于燕子楼上。弥留之际,她勉强支撑着虚弱的身体,提笔写下:儿童不识冲天物,漫把青泥汗雪毫。

这句话是针对白居易而言的。凄苦独居了十年的关盼盼,对于生死其实已经看得很淡,在关盼盼眼中,顶顶大名的白居易这时已成了一个幼稚的儿童,那里能识得她冰清玉洁的贞情呢!

关盼盼以自己高贵的死,回敬了大诗人白居易。白居易听闻死讯也大为后悔。他托多方相助,使关盼盼的遗体安葬到张愔的墓侧,算是他对关盼盼的一点补偿,也借以解脱一些自己的愧疚之情。若干年后,他归隐洛阳香山,心知时日不多,就遣散了侍姬樊素与小蛮,不想她们重蹈关盼盼的悲剧。

后来,燕子楼因为关盼盼的故事而成为徐州的胜迹,历代文人如苏轼、文天祥、陈师道、阎尔梅等都有咏怀燕子楼的作品,历代均加以修茸。楼上至今仍悬挂着关盼盼的画像,神情秀雅,容貌艳丽绝伦,过往的游客,不但仰慕其风貌,更为她的贞情而感叹。

宋朝苏轼曾夜登燕子楼,夜梦关盼盼,由情景曾词云:“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古今如梦,何曾觉梦,但有旧欢新怨,异时对南楼夜景,为余浩叹。”清代著名歌妓王微也写诗纪念这位同行:“罗衾自垒怯新凉,无寐偏怜夜未央。生死楼前十年事,砌蛩帘月细思量。”

知春岛上,垂柳依依,秀水碧波,归雁衔泥。燕子楼是沧桑的记载,佳人是沧桑的瞬间。人生如梦,却难梦醒,千古吟唱,唯有忠贞与爱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