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

文/唐宋

我一次又一次地在抚摸手机

在屏幕上期待一个讯息

屏幕的脸输出虚幻的绚丽

虚幻可以无数次的复制

再无数次的传递和建立

虚幻也可以如像素一样致密


期待是个漫长的耗电形式

三峡大坝与手机 用金属线联系

我与上帝 千山万水的你

可以不再疏离

也可以发出金属般铿锵的呼吸

以及用一款软件的点击


于是放弃风的投递

放弃一百天后的雨季

放弃毫不知趣的孤寂

与妖娆的感官相遇

钢管 跳舞 丝袜 咪蒙 萌咪

一串串的名词如葡萄的颗粒

都荡漾在框架上

都是得不到的 虚幻的涟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