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灵十二将II 第五章 姐妹

薛梦怡躺在床上,上半身靠在宽大而绵软的羽毛枕头上,玩弄着手中的宝盒。这宝盒是她八岁时得到的生日礼物,分内外两层,外层是透明的水晶,内层则是四四方方的七彩琉璃,一有光芒照射,瞬间反射出千万道七彩光芒。光芒时而呈波纹状,时而呈散射状,每换一个角度看,即可看到不同形状、不同色泽的光纹。

她没有穿外衣,只穿着一层薄薄的丝绸睡衣。睡衣的领口开得有些低,刚好露出纤细的锁骨。再往下,就是两座浑圆的小山峰。长长的金色秀发顺着洁白的脖颈自然下垂,垂过肩膀。

天花板上,巨大的琉璃吊灯释放出柔和的米黄色光芒,照亮她娇嫩的脸庞。她的嘴角正往下撇着,娇艳的红唇微微撅着,像是在耍小脾气。两条羊脂玉般洁白无暇的小玉腿自然翘着,搭在床上,两只粉嫩的小脚丫不停地来回摆动。和半年前相比,她娇小玲珑的身躯发育得愈加凹凸有致,惹人怜爱。

“噔,噔,噔。”三声清脆的敲门声突然响起。

薛梦怡好像没听到一样,没有任何反应。她只是呆呆地注视着自己手中的宝盒,眼神四处游离,若有所思。

“四小姐。”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啊?哦……”

薛梦怡如梦初醒,放下手中的宝盒,从床上坐起来,抬起手,轻轻拢起头发。她的头发长了很多,已经不适合再梳双马尾。她的面部轮廓也渐渐变得更加柔和,原本有些稚气未脱的小圆脸变得更加精致,明亮的双眸也多了几分属于青年女性的魅力。她每一次呼吸,都能释放出如水般柔和的光属性气息。那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对她的影响同样也是巨大的。

“张婶,什么事啊?”

“四小姐,族长和太太让我问一下,现在身体好点没有?还不舒服吗?想吃点东西吗?”

“嗯……我现在胃口还不太好……不想吃东西……”薛梦怡轻轻地说,“爸爸妈妈还在忙吗?”

“是的。族长和太太现在还在开会呢。我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忙完。他们说,如果不想吃东西,就早点睡吧。”

“嗯……好的,谢谢你,张婶。你也早点休息吧。”

薛梦怡慢慢站起来,穿上拖鞋,一步一步地走到房间另一头的窗前。她的这块小天地面积相当不小,几乎相当于一个中型议事厅的面积,从床边走到房间另一侧的窗边至少要走十几步。整个房间里没有一处不让人感觉到温馨、舒适,更没有任何一样东西不高贵、奢华。每一块地板都由整块翡翠铺成,赤脚踩上去不仅会有凉丝丝的感觉,更会感到无比舒畅。围绕在琉璃吊灯周围的,是七颗菱形的七色明光宝石,随着吊灯的亮度发出不同颜色的光芒。四面墙壁上都铺着亮闪闪的墙纸,映照着由上品木材制成的橱柜和桌椅。就连窗帘都是用上等的丝绸制成的,上面的每一个图案都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若隐若现的光。

她轻轻地把窗帘拉开一点缝隙,眺望窗外的夜空。她的卧室位于明光堡的顶层,站在窗口,可以看清大半个明光谷。天色已经全黑,大半个明光谷都已被黑暗所笼罩,只有少数几个作坊和演武场仍然灯火通明。今晚的夜空几乎和明光谷两侧的山峰一样漆黑,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星光。

“嗯?”

她突然感受到一丝很微弱但又很熟悉的气息。她感受到,这股气息是从谷口那边传来的,而且正在向明光堡靠近。她现在的感知能力和判断能力比半年前要强了很多,对拥有和自己相同的光属性灵力的生命体的感知尤为敏感。难道,顺阳师父回来了吗?可又不像……

就在这时候,她突然看到,一颗微小的光点从谷口的方向升起,迅速地向明光堡的方向飞来。它飞行的速度很快,只用几次呼吸的时间就飞过好几块“光团”,直奔明光堡而来。

“哦……原来是她……她怎么回来了?”

薛梦怡的嘴角轻轻动了动,想要再说点什么,但却没有说出口。她拉好窗帘,走回床边,躺倒在床上,抱住双臂,双眼直直地盯着自己头顶上的琉璃吊灯。

“噔,噔,噔。”几分钟后,敲门声再次响起。

“什么事?”

“四小姐,三小姐回来了,”说话的仍然是张婶,“她马上就上来。她说她想见四小姐,问四小姐有没有休息。”

“见我?梦彤姐为什么要见我?”薛梦怡放低声音。

“我不知道。她没说。她正在上楼,马上就到下面的大客厅了。”

“好吧,张婶。你跟她说,我先换换衣服,待会儿就下去见她。”

薛梦怡跳下床,光着脚走到衣橱边,拉开衣橱大门,找出一套鲜黄色的连衣裙换上。她慢慢地对着衣橱的镜子梳理好头发,整理好衣服,几分钟后才走出房间。

“四小姐。”守卫在门口的两名守门弟子向她鞠躬行礼。

“三姐回来了?”

“是的。她在楼下的大客厅。”

“好的。”

薛梦怡缓缓下楼,走进楼下一层的中央客厅。好几名隶属于黄光堂和绿光堂的弟子正围在大客厅中央的大沙发和茶几周围。

一名体型有些微胖的青年女子正坐在三人座沙发的中间,吃着茶几上的糕点。说是微胖,其实她也只是稍微有点肉,尤其是胸脯,大部分男人只要看一眼,眼珠就不会再转。她的相貌和薛梦怡很像,只是缺少了薛梦怡的那一份灵气,反而多了几分令人感到不太舒服的娇纵之气。她的双瞳是黄绿色的,而且是比较浅的那种黄绿色,像是幽深丛林中潭水的颜色。

“梦彤姐。”薛梦怡轻轻地叫了一声。围在大沙发周围的几名弟子立刻向四周散开。

“嗯?”

薛梦彤有点诧异地哼了一声,放下手中的糕点,仔细打量自己的四妹。她第一次发现,自己记忆里的那个小毛丫头已经长大了,长得她快要认不出来了。

“你们都先下去吧,”薛梦怡扭过头,对周围的值班弟子们说,“我要和三姐聊聊。如果有什么事,我会叫你们的。”

“是,四小姐。”值班弟子们和跟下来的两名守门弟子同时鞠躬行礼,离开大客厅。

“呵。有点儿少族长的派头了嘛。小黄妞。”

薛梦彤拿起那块咬了一半的糕点,一把将它塞进嘴里,大口大口地咀嚼。她的吃相相当不雅,看上去活像饿了好几天。

“姐,我不是说过了吗,别再叫我小黄妞。”薛梦怡坐到茶几右边的小沙发上,有些不满地瞪了三姐一眼。

“怎……怎么?我从小就……这么叫你,我就愿意……这么叫,不行吗?”薛梦彤含含糊糊地说。

“姐,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一直在东边吗?”薛梦怡问。

“哼!”

薛梦彤把手伸到另一个盘子里,抓起一块跟她手掌差不多大的金色糕饼,一口咬下小半块,像是和这块糕饼有仇。她的手不仅宽大,而且还很厚实,看上去不太像女人的手,几乎比薛梦怡的小手大一倍。

“还不是被那个臭男人气的!气死我了!”

“你和天华哥又吵架了吗?”薛梦怡靠到沙发背上。

“别提他了!”薛梦彤像是一肚子火没地方发,三口两口地把大糕饼咽进肚里,“那个臭男人,只知道为他自己着想!只知道要我……不,要我们家的钱!他根本就是在骗我!”

“你这是第三次说这种话了吧?”薛梦怡低声叹口气。

“哼!”

薛梦彤又哼了一声,抓起第三块大糕饼。她十个手指甲上全都涂着艳红色的指甲油,每一个指甲盖上都沾满糕饼的碎屑。

“小黄妞,这次姐姐我回来,就不回去了!我就留在家族里!待够了再出去!我现在才明白,咱爸妈的话太对了!外面那些小门小户出来的臭男人压根就靠不住!”

薛梦怡只感到有些无语。她闭上眼,装出一副有点困的样子。她实在不愿意听自己这个满肚子都是牢骚的三姐倒苦水。

“我现在算是懂了,我和大姐真的不一样……她命多好,长得也好,哪怕不擅长修炼,也能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哎,小黄妞,你现在不是在苍灵学院进修吗?你哪天给我介绍个你们学校的帅哥怎么样……学生老师都行,我不介意……”

薛梦怡心想:姐啊,你也得考虑考虑人家介意不介意你吧?

“哎,小黄妞,你现在有看上眼的男生了吗?”薛梦彤突然放下咬了一半的糕饼,抬起头,从袖口里摸出一条手帕擦嘴,“我听说,苍灵学院灵师院里的学员基本都是天之骄子,才貌双全的帅哥一抓一大把……”

“你从哪儿听来的这些小道消息啊?”薛梦怡有气无力地说。

“这你就别管啦,”薛梦彤的情绪似乎突然好转起来,“全当帮姐姐一个忙啦,行不行?”

薛梦怡摇了摇头,双手撑住沙发的扶手,慢慢从沙发上站起来。

“梦彤姐,这件事我帮不了你,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帮你。我还有自己的事要做。我有点累了,要回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哎,哎……小黄妞……”

薛梦怡根本不理会薛梦彤,径直走出大客厅,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第二天一早,二姐薛梦雅来到薛梦怡的卧室门前,敲响门。

“谁呀?”

“是我。”

“吱嘎——”门自动打开了。

薛梦怡正在桌边收拾东西。她左手拿着一个小巧的明黄色手包,右手正不断地往手包里塞东西。几本又大又厚重的书、几条五颜六色的项链、几支做工精巧的笔,先后被她塞进手包里。这手包并不算很大,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它是一件储物类魔灵导器,而且储存量不小。

“怎么了?这么早就急着收拾东西吗?”薛梦雅有些诧异,快步往里走。她的脚步很轻,踏在翡翠铺成的地板上几乎没出声音。

“嗯。”薛梦怡低着头,答应一声,没有说话。

薛梦雅走到比她矮了半个头的小妹身后,双手按住她的肩膀,轻轻地揉捏。

“昨晚上怎么了?和小彤吵架了吗?”

“没有。”薛梦怡撅起小嘴,轻轻摇摇头。她的金发已经和二姐的差不多长,也差不多柔顺。闪亮的纯金发丝自然地垂下来,遮挡住她脸庞两侧。

“你三姐就是那个脾气,你还不知道啊?别和她计较啦。”

薛梦雅笑着抬起右手,轻轻摩挲着小妹的齐肩长发。一层淡淡的金黄色灵力波动从她身上释放出来,瞬间充满整个房间。原本虚掩着的房门慢慢关上,一道灵力封印出现在门上。那是三颗明光宝石合在一起的图案,每一颗宝石上只有红、橙、黄三色。

“再说了,她不知道,你也是光明灵将的继承人。她在外面四处跑了好几年,脾气急一点也是难免的。咱爸妈和家族里的叔伯们,不都是把她当男孩养吗?”

“姐,我真的没和梦彤姐吵,”薛梦怡再次摇头,“我只是觉得有点累,不太想和她多说话。你知道的,我和她从小就总是玩不到一起。”

“嗯。”

薛梦雅扭过头,盯着桌上的那块刚从橱里拿出来的玉佩。这玉佩是鹅黄色的,四方形,四条边是水流状,中心部分一半被镂空,另外一半分成两部分,看上去像是两朵祥云。

“这个也是要带回学院的吗?要送人吗?”

“不是,”薛梦怡把头埋得更低,“就是想带着嘛。”

“哦。”

薛梦雅笑笑,抬手抓起玉佩,轻轻塞进薛梦怡的手包里。只见一道浅浅的黄光闪过,鹅黄色的玉佩凭空消失在手包的开口处。

“梦怡。姐知道,你现在可能觉得压力挺大的。我和梦茹姐都理解你。不光是我们,爸妈本来也不想把那么多的压力放在你身上。但是,我们俩都代替不了你。整个家族,所有的直系弟子里,只有你能够承载那一份自古传承下来的力量。”

“我知道。”薛梦怡的声音很轻。

“二姐想告诉你的就是,先不要想太多。没有什么困难是受不了或者完全克服不了的。你的身后,还有我们这些家人,还有整个家族。家族给你的责任或许会限制你很多,但也同样会给你力量,给你成长的机会。”

“嗯。梦雅姐,你说的我都懂。”

薛梦怡抬起手,释放出一圈柔和的金黄色灵力,关上手包的开口。

“你替我跟爸妈还有几位长老说一声,不要为我派专门的护卫了。”

“嗯?为什么?”薛梦雅有点吃惊。

薛梦怡拿起手包,轻轻握住二姐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双手,转过身,面向她。在她们四姐妹之中,她和二姐的相貌最像,性格也最契合。只有她们俩知道,目前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比她们更了解对方。

“我不想总是躲在家族的翅膀下面。而且,接下来很长时间之内,我应该不会再上前线去执行任务。就算会,也是跟着顺阳师父一起去。”

“嗯,”薛梦雅点点头,抬手轻抚小妹的额发,“姐明白。姐能看出,你这么想,这么做,不光是为了自己,还有别的想法,别的原因。”

薛梦怡没有回答,只是扭了扭头,往窗外看了一眼。整个明光谷已经苏醒,所有的工坊、演武场和种植园都已经开启,无论是低空中,还是地面上,随处可见四处飞来飞去或者高速奔跑的家族弟子。

“姐或许能猜到,那个原因是什么。但姐不会怪你。姐理解你。”

薛梦怡的嘴角微微往上翘了翘,但又没笑出来。出现在她双眸中的,是一丝难以被发觉的忧虑。她紧紧地揪住连衣裙的下摆,两只白嫩的小手指不停地勾着裙角。

“是啊。梦雅姐。你是能理解我的。”


“嗯?”

曹顺阳突然感到有些不对劲。他发觉,这感觉是从他体内的光明之核内传来的。他不由自主地在空中停了一下,转头往东南方向看了一眼。那是明光谷的方向。随后,他又迅速低头往下看了一眼。

“将军,怎么了?”跟在身后的副官问。随后的几名全身都被盔甲包裹住的卫士瞬间分开,在他身后组成一个战阵。

“没什么。”

曹顺阳摆了摆手,再次加速。两人同时飞到灵核谷上空。淡淡的雾气围绕在灵核谷中央地带的正上方,遮盖住谷内的大部分建筑物。谷中几乎看不见人影,甚至连精英灵师团战士们的气息也不如往常那样强烈。一股无形无迹的生命气息从雾气中涌出,散发出如同淋雨后的青草般的气味。只是,这气息不是很强烈,如果不仔细观察,甚至有可能注意不到。

“这是怎么回事?”曹顺阳皱起眉头,“难道……情况更严重了?”

“将军,什么更严重?”副官没听懂。

“没事。走吧。”

“嗡——”一声奇特的嗡鸣声凭空响起。

曹顺阳全身上下同时释放出耀眼的光芒。数道光芒化为一颗球形光罩,将他身后的副官和卫士全部包裹住。强烈的光属性灵力从他体内喷薄而出,凝成一道金色的长条形符文。他瞬间加速,径直向雾气中冲去。球形光罩先后穿透七道无形的透明障壁,每穿透一道障壁,长条形符文就闪烁一次。只是几次眨眼的功夫,他和副官、护卫们就降落到灵核谷的地面上。一个金黄色的能量法阵出现在他们旁边的一块空地上。

“将军。”几名身穿黑色紧身军服的灵师瞬间围上来。

曹顺阳没看他们,也没说什么话,只是摆摆手,示意他们散开,大步走向突然冒出来的那个能量法阵。副官和卫士们也跟了上去。几个人先后踏入能量法阵,瞬间消失,无影无踪。

几名黑衣灵师全都没动,也没说话。他们刚才一直在原地修炼,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们能认出,曹顺阳是光明灵将,但不知道他为啥会突然回来。

不到两分钟,曹顺阳又从能量法阵中走出来。这一次,他是一个人走出来的,身边没有任何人。他一出来,就把目光对准这几名黑衣灵师。

“你们是哪个部分的?”

“将军,”一名身材较为高大的黑衣灵师上前两步,“我们是第二团第一战斗大队二中队一小队的。”

“叫你们二中队的中队长过来,”曹顺阳向前方勾勾手指,“让他带几个人,跟着我,到里面去。收拾收拾里面的几间房子,为任务做准备。有些大东西,需要你们来整理。”

“嗖!嗖!嗖!”只听三声脆响,三道身影从距离金黄色法阵最近的一栋堡垒状的房子中飞出。其中领头的一名黑衣灵师身上释放的灵力波动要稍微强大一些,比围在法阵周围的每一名黑衣灵师都要强大。他胸前佩戴着一枚亮白色的太阳形勋章,脸上戴着一张深蓝色面具。他径直落到曹顺阳面前,举手行礼。

“很好,”曹顺阳笑了笑,转过身,“叫人吧。越多越好。别耽误我的时间。”


2018.05.20

上一章链接:《苍灵十二将II》(4)会议

下一章链接:《苍灵十二将II》(6)兽纹武灵的奥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