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街往事(23)

西门街往事

西门街往事 目录

【连载】西门街往事(二十二) 假如我不曾离去

晚上七点半,大多数学生都已经吃完了晚饭,偌大的饭堂里只坐着零星的几个人,从六点开始就一直拿着大汤勺给同学们打饭菜的温丹终于迎来了她的晚饭时间。温丹把被汗水粘在额头上的刘海拨开,脱下了口罩,用酸痛得发软的手捧着她的晚饭走出了厨房。

“丹丹,丹丹,我在这里!”

身后传来叫喊声,温丹转过头去,便看到坐在椅子上正用力朝着她挥手的杨璟。从前都是她一人吃饭,未曾想到有一天会有人等她一起吃饭,这种被等待的感觉,似乎给大学这座冰冷的象牙塔增添了一分暖意。温丹看着杨璟,站在原地几秒才回过神来,笑着朝她走过去。

杨璟面前摆着早已变冷的饭菜,手里拿着两对筷子和两只勺子,见温丹坐下,立马把一对筷子和一只勺子放在温丹的餐盘上。

“丹丹,你怎么没有打点肉吃啊!”看着温丹盘子里全是绿色的蔬菜,杨璟皱了皱眉,把自己盘里的炸鸡腿夹到了温丹的盘里。当她看到温丹想要把鸡腿夹回给自己时,她连忙用手护住了自己的餐盘,“放在你的盘里的就是你的了。”

温丹无奈地把鸡腿放回自己的盘子里,“其实你不用来饭堂等我的,你的饭都凉了。”温丹咬了一口鸡腿,肉已经冷掉了,但她的心里却升起一股暖意。

看着温丹终于吃了鸡腿,杨璟“嘿嘿”地笑了一声,从包里拿出了一张门票递给温丹,期待地看着她,“丹丹,我这里有一张话剧演出的门票,周六下午我们一起去看吧。”

温丹好奇地伸出了手,但当她就要碰到门票时,却把手缩了回去,“话剧的门票一定很贵吧,你还是和别人去看吧。”她低下头,勺起一口白饭就往嘴里塞进去。

“这票是我同学送的,不用钱。”杨璟把门票直接放在了温丹面前。

“不了,我周六下午约了朋友逛街,去不了。”温丹又将门票放到杨璟的面前,周末还要打兼职的她,又怎么可能有时间去看一场话剧。

又一次被拒绝了,杨璟无奈地把票塞回到自己的包里。这个没有经历过苦难的女孩儿怎么会知道,这个社会是多么的不公平,当她在周末可以轻轻松松地去欣赏一场话剧时,有的人却要为了生活而拼了命地工作。


晚上七点,话剧散场了,杨璟和夏烈饥肠辘辘地走出了剧院,在转角处便看到了一间叫粤小厨的餐厅。饥饿让两人顾不得思索了,果断地走进了粤小厨。

一进粤小厨的门,杨璟就把背包扔给了夏烈,急匆匆地去找洗手间。夏烈拎着杨璟的背包,走到餐厅最里面的一个卡座坐下,便招呼服务员来点菜。

此时,温丹刚给一桌客人上完了菜,看到夏烈朝她招手,便快步走了过去。夏烈身着一件干净整洁的白衬衫,一头亚麻色的卷发丝毫不显得凌乱,当他看见温丹走过来,便扬起他的嘴角,冲温丹微微一笑。温丹看到夏烈第一眼时便被他的干净整洁所吸引,他的笑容更是让她的小心脏扑通扑通地乱跳。她一边记下夏烈所点的菜,一边偷偷地看夏烈在菜单上滑动的手指,那细长白皙的手指应该如玉般温润吧。

“我点完了,谢谢。”点完菜后,夏烈把菜单递给了温丹。

听到声音,温丹才把注意力从夏烈的手上转移开,连忙接过菜单,又往下一桌跑去。
就在温丹转身走开的下一秒,杨璟就回来了。她看着那个匆匆跑开的身影,感到十分熟悉,但是知道温丹绝不会在这里出现,便没再多想了。

一个多小时后,当温丹看到夏烈招手埋单时,兴奋地跑了过去。当她开心地走到卡座旁时,却惊讶地看到杨璟就坐在夏烈的对面。

“丹丹,你不是说今天和朋友去逛街吗?怎么在这里做服务员啊?”杨璟惊讶地站了起来。

“小璟,她是谁啊?”夏烈不解地看着两人。

“阿烈,她是我的好朋友温丹。丹丹,这是我的男朋友夏烈。你怎么不说话呀?”

看到杨璟发现自己说谎时本就慌张的温丹,在听到杨璟对夏烈的介绍时更是吃惊地瞪大了眼睛,继而心里有些难受。

“小璟,我其实在这里打工,等以后我再和你解释吧。”温丹低下了头。

“我在这里等你下班。”杨璟握住温丹的手,疑惑地看着她。


夜晚,凉风在街道上游走,路灯照亮了冷清的街道。杨璟挽着温丹的胳膊,在行人稀少的路上走着,两人沉默了好久,温丹才开始说话。

“我本来不想你知道的,但如今被你发现了,那我就说实话吧。我的学费和生活费都要靠自己挣,所以我才那么拼命地打工。”

那一年的五月,读高三的温丹正为了高考而努力地复习,谁知她的养父温大壮却在这个时候出狱了。大家都以为温大壮这次回来会改过自新,谁知他竟然变本加厉,回家没几天就把温爷爷温奶奶辛辛苦苦攒下来给温丹读大学用的钱全输光了,还卷走家里剩下的钱离开了。温爷爷一气之下病倒了,温丹为了撑起这个家只能休学,出外打工。

过了一年多,温丹才攒够钱,回来继续完成她的学业。温丹本是个勤奋好学的孩子,成绩也一直不错,奈何耽误了太多时间,最后只考到了比三本线多一点点的成绩。虽然考到了本科,但三本院校的学费并不是温丹能承受得起的,她唯有选择去读专科。上了大学的温丹,一切都只能靠自己,她只能拼命地去打工,才能维持自己的生活。

“小璟,我们都是在西门街长大的,为什么我们的差距那么大啊?”温丹站在没有路灯照到的角落里小声地抽泣,她很羡慕杨璟,羡慕她的生活,羡慕她的命运。她不想让杨璟看轻自己,想和她站在同一水平面上,所以一直努力地隐瞒自己的窘境,没想到谎言终究还是被戳破了。

杨璟用力地抱住温丹,“日子会好起来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