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如山谷清凕的风

    时间一点点过去,天色晚垠。外面的雨没有停的意思,姚樱的那杯红酒已经喝完好久了。

  再不回去,林姝会担心的。


  姚樱起身,去吧台结了账。回到位置拿东西的时候,才想起许蔚的充电线还在自己这里。算了,明天再还吧。

  姚樱出了小餐厅的门,外面的空气里透着一股冷飕飕的凉意。她将手里的小蛋糕放在一旁的窗栏上,腾出手穿上了外套。刚拿起小蛋糕,就听见身后的门咯吱响了响。

  回头去看的时候,柯憬正站在台阶上看着自己。姚樱第一次发现,柯憬竟然这么的高,大概要比歌舒逸还高一些吧。他里面只穿了一件紫色国潮印花宽松工装夹克,衣领扣子解开上面三个,露出那在灯光下线条十分优越的喉结。

  他站在那里,一手握着伞,一手提着那件被女生穿过的衣服。

  姚樱略微站开了一些,以防挡着人家的道。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那刻意疏远的距离。

  “走吧,送你回去。”柯憬走下台阶说道。

  姚樱侧过头去看柯憬,以确定他是在跟自己说话。今日的柯憬,不似往日那副风流倜傥,招蜂引蝶的架势。

  姚樱看着路上,那雨也确实下的过分,都不曾小上半分。

  柯憬伸手,像是要将那衣服披在姚樱的身上,但动作刚出去,顿了一下又收了回去。

  姚樱注意到了他的动作,欣慰他没有真的披上来。不然她真有可能扯下那衣服甩他脸上,然后转身离去。

  柯憬将那衣服换到另一只手上,打开伞举到姚樱的头顶。

  姚樱本想拒绝的,可鬼使神差般地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抬步走下台阶,柯憬跟在后面。

  两人走后,林姝从另一侧走出来,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林姝来的时候,姚樱那杯白酒刚刚空杯。姚樱说出那句“我吃完还早呢,这雨也就一阵,待会儿肯定就不下了”的时候,林姝就知道她是想一个人呆一会儿的。这个,是两个人认识这么多年起码的默契。

  但她站在歌舒逸的屋子里,看见窗外越来越大的雨,还是忍不住担心姚樱。告了别,她借了伞从歌舒逸那里匆忙出来。

  姚樱刚刚出来的时候,林姝本想跟上去的,但看见柯憬出来就止了步子。

  林姝跟在两人的身后,远远地跟着。柯憬和姚樱什么时候熟悉到可以带伞来接人的地步?林姝倒是不晓得。但姚樱并未拒绝,自己就没再上前打扰了。

  长大后,我们都会有着自己的判断和选择。柯憬的为人林姝略有听闻,口碑不佳,但林姝从不愿意透过所听去看待一个人。一个人是好是坏,大体很多时候要看于谁而言。

  人的温柔,取决于心之所向。林姝一直坚信这点。

  而林姝的身后,歌舒逸打着那把画着血沁花的黑伞,跟了一路。袖子下方黑金色丝线绣着的那个“逸”字,时而闪着光亮。


  若说林姝是在姚樱白酒空杯的时候就站在那里,那么歌舒逸就是从她出了F公寓,就跟在她身后的。

  歌舒逸跟的并不远,但林姝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现。因为,她的心思只在姚樱一个人身上。

  湿答答的路上黏糊糊的,走的不小心雨渍还会溅到裤脚上。歌舒逸十分地不喜欢湿了的路面。往常看见下了雨,他是打死也绝不可能出来的。

  歌舒逸微微抬头,将伞侧开一些看着那灰蒙的夜空。他的步子闲散慢悠,听不见任何声响。前面的人,始终落在他的余光里。他的眸子里神情略微涣散,像是回忆着什么......姝玥。。曾经,她的目光只追随着一个人。南宫王朝唯一的异姓王爷——歌舒逸。她的眸子里,除了他再也不会容得下任何人。她看着他的时候,眉眼间有着永恒也消不散的笑意,她喜欢跟着他,狐假虎威,仗势欺人,横行霸道。她的脸上,永远没有悲伤难过,她是南宫王朝最为尊贵的嫡公主——南宫姝玥。而今,她的眸子里不只是他一个人了,那双灵动的眸子也不再只有笑意。歌舒逸,你真的错过了她这一世很多重要的瞬间啊!

  歌舒逸轻轻叹了一口气,那声叹息和在细雨稀稀拉拉的声音里,在空荡荡的空气里蔓延了出去。他手里的伞再次倾斜,那雨滴打在脸上,冰场凉凉。这雨,倒是和天系的一样清寥。

  一路上,姚樱已经做好了准备,万一柯憬敢动手动脚揽着自己什么的,她绝对反手就将他胳膊拧下来。然而两人都已经走到了F公寓的小门口,柯憬一反常态竟然没有靠近自己半分。他规规矩矩的太反常,让姚樱都有些怀疑刚刚在小餐厅揽着美女的是不是柯憬本人。还是说,自己的魅力竟然还不如刚刚那个美人?

  “你怎么这个时候还没走?”总觉得太过于安静,姚樱实在觉得不自在,便插了一个话题开口问。

  路上偶有水坑,闪着银黑色的光。柯憬似是走一步看百步的架势,远远地就完美绕开了那些个坑坑洼洼的地方。即便水坑太大绕不开的地方,柯憬也都不着痕迹地将自己引到了干净处,而自己踩在那水坑里。从不知道,向来有着喜新厌旧花名的柯憬也有这样温柔的时候。

  “还早呢。”柯憬回道。

  姚樱一想也是,柯憬这样的人玩不到半夜肯定是不会回校的。“那位大美人呢?”

  “嗯?”

  姚樱眼神示意了一下柯憬另一只手里提着的衣服,柯憬这才想起刚刚路上偶遇顺路送来小餐厅的那个学妹,“哦,走了。”

  姚樱一笑:“这可不是柯大公子的风格啊,长夜漫漫怎么没留美人陪上一时半刻?”

  柯憬的身边可以说从来不缺美人,如果你有十次见到了柯憬,那么起码有九次半他身边都跟着一位佳人。不知他是不是把A大各个学院的学姐学妹们都相与了一遍,不然怎么每一次见到的都不一样呢?为什么有个半次呢?因为大多数情况下你见到柯憬,十有十次他身边都有个美人。

  比如此刻,就有路过的学生会说上一句:“那不是柯憬么?临近毕业也不忘拐走一位美女啊。”

  柯憬听着她挖苦的语气一笑:“风格?什么样的风格。”

  姚樱想了一下,总结道:“若说余梓默的花心是见色起意虚张声势,那么你柯憬的花心,就是正儿八经的百无聊赖真枪实干。”

未完待续…

  (作者微博:北辰洛堇Lydia)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