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算卦兼结束语

终于把《周易在给我们讲故事》写完了。正好六十六讲,但愿写它的我,和读它的你们,能够六六大顺。

关于《周易》的解释,自古就有很多,到底该如何取舍?那么就依循孔子在《系辞上》第四章说的,“仁者见之谓之仁,知者见之谓之知。”但不管采信哪一种解释,都要牢记“强弱消涨、进退吉凶”这八个字,直接从卦画中去感悟最简单、最根本的意思。

我说写这个东西是为了读者,希望让每个人都能读懂《周易》,这多少有点虚伪。其实我写这个东西,主要是为了自己。通过写这个东西,一个记忆力中等的我,几乎记住了80%的卦辞、爻辞,记住了每一卦的卦象,让一个枯燥艰涩的《周易》亲切地、生动地植入了我的脑海。

所以,和我同样有兴趣的朋友,不妨参考我的方法,拿一本《周易正义》做教科书,拿苏轼的《东坡易传》、程颐的《伊川易传》、或者朱熹的《周易本义》做参考书,再结合我的这个读书心得,你一定会有和以往不一样的收获。

《易经》本来就是占卜的书,写《周易》是不能回避这个的。还是在《系辞上》第二章里,孔子说道:“是故君子居则观其象而玩其辞,动则观其变而玩其占。”这个占就是占卜。所以在我的想象中,占卜在孔子这儿就已经是类似MBA案例教学一样,为了加深对教材理解的一种游戏。

《系辞上》第八章,简单介绍了占卜的方法,写的太简略了,以致后人很头疼,不知到底该怎么占卦,所以朱熹的《周易本义》里有更为详细的介绍。当然网络上你可以搜到更多的占卦方法,只是我不知道他们的出处。

孔子的简略又进一步验证了我的猜测,即我们应该把精力主要放在对卦辞、爻辞的直接理解,分析各自的“强弱消涨”、得出“进退吉凶”的结论,占卜只是一种辅佐。

我曾在前面说过我杜撰的一个词:文人算卦。我所说的文人算卦不是算命,文人算卦的特点就是那句“卜以决疑”。当你为一件事情左右为难、犹豫不决时,不妨来占一卦,听听《周易》给你什么建议,这总比简单地抛硬币、看正反靠谱些。

所以算卦有“二不算”:一是你已经知道的不算。比如你是男是女,你不用算,也比我更清楚,除非你对你的性取向产生了疑问。二是生死大事不算。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已经说了,算卦不是算命,所以关系到生死大事的不算。

如果看完了这些以后,还是有兴趣算卦的朋友,不妨按如下的方法来把玩一下。多说一句的是,既然是占卜,那这种略带神秘意味的仪式性的东西,也是不可或缺的。而且我的解卦,也将保持一定神秘性,只给你结果,不再做解释。

取两个完全相同的硬币,心中默默想着自己希望占算的事情,把硬币握在手心,或者放在一个盒子里,摇晃六次,抛掷到桌上,一共十二次,把结果回复给我,我就可以为你占卦解卦了。自己摇卦,取意命运掌握在你自己的手里,摇晃六次,取意六六大顺的吉祥。

例如:1 反反  2 正反  3 反反  4 正反  5 正反  6 反反  7 正反  8 反反 9 正正  10 正反  11  反反  12  正反 。

我就可以告诉你,你占的是:咸卦之九三:咸其股,执其随,往吝。

你再告诉我,你要占算什么,我就可以为你解卦了。

既然我在鼓吹“文人算卦”,那为什么还是保持这种神秘性呢?周易六十四卦共有二百八十四爻,连同六十四个卦辞,用九和用六,总共讲了人世间三百五十个道理,你正好摇出了帮你走出困境的一个道理,这或许是冥冥中的一种神秘力量在起作用吧,所以我并不完全反对神秘性。

算卦容易解卦难!解卦象是作诗,需要非逻辑的灵感和逻辑的哲理神奇的结合。我解卦时,并不一定用我在这个系列里做出的解释,完全根据你求算的事情,选取一个我认为对的解释作为占算结果,这是依据我的灵感,所以很难再做解释,如同一首诗,硬去解释每个字为什么是这个字,有时是牵强的。

感谢一直关注我的这个系列的所有朋友,谢谢你们的点评和鼓励,在往后的日子里,有兴趣学《周易》的朋友,随时欢迎你联系我,一起来继续交流探讨。我或许还会不定期发一些关于《周易》的其它感悟,继续把玩《周易》所告诉我们的宇宙间的奥秘。

2015年8月3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