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不错的世界;不深不浅的伤害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种偏执,

我们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

记忆中有那么一个再也没有一丝信任的人,

这个人将世界温柔的冰冷,

带温度的黑暗都展示在你眼前,

可怜自己,看见

可怜自己偏执的回放一遍一遍

以为会习惯到视而不见

然而却是不停的在伤口上撒盐

需要忘记的都铭记在了心里

需要铭记的都成为了过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