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过毕业季的我们后来怎么了——记我们的第300天 .

今天距离大哈先生的跨年夜告白已经过去了整整300天,我做完一套《公基》试卷,结束了这一天的复习任务。

点开网易云音乐听了一首JJ的《第几个一百天》,边听边掉眼泪。给大哈先生发了微信,他大概是睡了。

惟愿深情不负.

内容如下:


“今天是咱们在一起的第300天哦,能遇见你真好!

跟你厮混天天一起看电影的那段时光仿佛一去不复返了呢!

还是很清晰的记得那时候大冬天你每天晚上等我下班的场景,你的手可真暖和啊!

记得第一次一起吃米线你烫到了嘴,

记得第一次一起看的电影是冯导的《芳华》,那天我衣服沾了一粒爆米花从电影院到火锅店,当时的红糖糍粑可真甜呐!

昨晚上睡不着,看了最新一期的《我就是演员》,她们在演《芳华》而我好想你!

谢谢你啊!大哈先生,这样的你那样的喜欢过我,嘴上说着不求结果,有时候还是会很难过啊!

还是很想跟你共度余生!”



今天距离我上次去看大哈先生已经过去78天。那时候还是夏末里的八月,那时候我刚经历省考面试失败,那时候我闲着想试着考法律资格证。那时候我很丧,特别消极。在火车上熬了一整夜,踏着晨雾来到你的城市,你赶在上班之前接的我。

出站看到你的那一刻我有点局促,竟然透着一丝拘谨和尴尬,大概是毕业后已经2个月没有见面的缘故吧!我以为你会在出站口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你没有!



今天一个学弟问我国考报名了没有,我说刚报完。之前说好,他报了岗位告诉我一声,他今天说他很犹豫,问其原因,说是喜欢的女孩子还在上大二,想为了她留下来,再陪她两年…。听罢,肃然起敬!

年轻真好啊!不,是那种被人坚定爱着的感觉真好!

学弟和他喜欢的女孩子一南一北,唯一的联系就是他们的大学,我的母校。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同我和大哈先生情况如出一辙。当然我是南方人,大哈先生是北方人,毕业后他留在了当地,我回了家乡。他不是为我留下的,我也没有因为他留下来而选择留下,我们大概是一样的人。


还是那句话吧
惟愿深情不负


                                                                                                                      楊 小 姐

                    2018年10月28日 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