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那些我路过的人教会我的事(二)

我试图把我遇见的这些人按照时间顺序罗列成提纲,可不知道是日子过去太久还是我记性太差,亦或是作为普通人的我遇见的大部分亦都是普通人,没有电视电影般的精彩,我好像都已记不清他们先来后到的顺序。

然而,就像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生活里亦是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人,也许是一个小细节,也许是一个小动作,也许只是我内心的一丝波动,也都会有让我有记忆深刻的时候。

时间早晚并不是人生的重点,印象深刻才是。就像现在陪在你身边的人,并不是来得早,而是恰好来得巧罢了。

02  以貌取人的原则:你要“下得去口”

家人、朋友、同事都曾问过我,“你究竟想要找到一个什么样的人?”甚至见多识广做生意风生水起的堂哥还曾特意打电话跟我聊过,说你得静下心来给自己制定一个标准:年龄在什么范围,长相是怎样的,身高多少,学历是什么,大体做什么工作,家在哪里,家庭收入如何.....,然后让我按照这个标准去找。

我只能说”巨汗“。

特别想换工作的时候,我会给自己做SWOT分析,给现在的工作和未来的工作做优劣势剖析。但是在人生大事这个问题上,我真的很难给自己制定出什么标准啊。

不过模模糊糊会有概念,在现在看来很矛盾的概念。我希望对方年龄比我大一点,在工作上有一定的造诣和成就,热爱工作,有上进心;同时,我又希望对方能顾家、孝顺。我有时话有点多,所以希望对方性格酷一点、强势一点,能引导我;但是呢,在行动上又要很周到很温暖。且不说这里面的自相矛盾,重点是,我从来就没把外貌、身高放在里面。

但是,这第二个遇见的人着实让我第一次”以貌取人“了一把。

回家乡的市里工作没多久,就已经被耳闻我回来的镇上的七大姑八大姨寄予了重望,寻觅着各种资源给我。这个,就是妈妈在镇上的美容院一起做美容的阿姨的儿子。

这个阿姨是我们镇上的初中老师,但没有教过我,所以我也没有太大印象。但是阿姨认识我呀。老妈说这个阿姨在我读初中的时候就对我印象深刻,说“小姑娘挺可爱呀”,我那时候还是比较听话的秀气的乖乖女。阿姨听说我回来工作了,她的儿子也在省城工作,都隔的不远,想让我们认识认识。

阿姨的儿子其实也是和我一个初中毕业的,比我大两届,我初一的时候他初三,所以就称呼他为师兄吧。我记得当时我的态度还是比较开明的,觉得没关系,认识就认识吧,就忽略了老妈补充的“我估计他的长相你可能不会喜欢,因为我看他的妈妈能够感觉到”。本着从不以貌取人的原则,我跳过了这一重点。

作为新时代的年轻人,即使相亲,也是自由认识,所以我妈把我QQ号给对方了。并且,我妈发现了这一“低损耗的相亲手段”,后来陆续让我写了十几张QQ号在家里,谁想给我介绍就发一张,导致现在我的Q上都有一些搞不清是谁忘记了 前因后果的路过的相亲对象。当然这是后话了。

这位师兄加我的时候正是我回来进公司尤其忙的一阵,每天都没日没夜的加班,天天早中晚的吃外卖混日子,所以根本没什么心情跟对方在Q上好好的聊聊,他问了我几个问题,我回答后感觉自己也挺不耐烦的。索性就翻出了我的简历,直接给对方“扔”了过去。现在回头想想,用这种行为相亲,真是猪啊!相亲你不聊聊天,多交流沟通,把自己摊开给对方看,还有什么好继续的呢?以为自己找工作呢!但是当初不知道,还感觉自己挺机智挺特立独行的,不记得是后来还是在此前,还干过一遍这件事情呢。

然后,师兄也问不下去了,什么年龄学校专业工作,简历上都写了,聊天很难继续。而他可能也觉得不好意思,又把他的简历发回给了我,带照片的。怎么形容呢,就是感觉拍照的时候是故意做了一个非常发愁的表情,把五官都挤在一起了。难道是拍照的时候没拍好,或者洗照片的时候出了点问题造成的吧?!额,当时的我是这么安慰自己的,但我隐隐感觉不妙。

接下来的一两个周,大家短信聊聊,Q上随便说两句,因为我加班晚,也没怎么通过电话。聊天内容也挺干瘪的,没什么太多的话题。有一天周六,他突然说要回来找我,说我们见一面。我当时的内心是拒绝的,满是拒绝。很不喜欢刻意的安排或者麻烦别人,他说专程回来找我,和我设想的他什么时候有假期恰好回家约见这种形式是不一样的,感觉有很大压力。所以我说不用了,他也没有怎么回。

那天是周六,恰好是连轴转了三四个周以来唯一的一次早下班,我还清晰的记得那段时间超级想喝冬瓜排骨汤,但是一直没有时间,所以一下班我就去菜市场买了冬瓜、排骨准备回去炖汤,好好休息一下。刚好在开家门的时候,他电话打来了,说已经到市里了,让我出来见面吧!我当时就有点生气,说“不是让你不要来吗”,他也很强势,说反正已经回来了,就出来见面吧。话语里看,让我感觉必须要按照他的时间安排走,而他从来没有想过,如果我那天恰好没有提前下班,可能根本就出不去呢。在心里就有些微的不愉快。

那时候我也回市里不久,很希望能尽快站稳脚跟,也希望有一个熟悉市区环境的人来引导我,带我找好吃的好玩的。所以当我跟他定地点的时候,我跟他都不熟,又一次让我感觉不爽,在心里腹诽“为什么你不能引导我,选好地点呢?”现在看来,这些依赖的思想,本身就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与意义,为何非要人引导,不能一起去寻找,为何非要人带领,不能你自己来带领他人呢?

所以,最终约在了市里最中心的位置,我们小时候都跟家长或朋友去玩耍过的地方,优点是很好找,缺点是非常吵闹。到了约定地点,远远望去,个子其实是非常高的一个男生,穿着几条彩色宽条纹拼接的大T恤,我喜欢穿衬衫干净的感觉,看到大T恤内心首先反应是“扣10分”。再走近点,我发现拍照没有问题,照相师技术是正常的,洗照片的技术也是正常的。就是简历里五官挤在一起的照片,并且真人变得更立体了。用一句话描述就是“让人很不想对视”。

然后找吃饭的地方,他不熟,我也不熟,没办法,我只能带着他去了前不久跟闺蜜去的本地特色小吃摊。相亲除了时间点是重点,选地点也是重点中的重点啊。我选的那个地方,人多又杂又吵,说话要么靠近点,要么靠喊,吃的东西也会让人满天大汗。我自己都该给自己扣10分。

其实吃饭的时候气氛还是愉悦的,他也不挑食,小地方也都吃的很香,我们家都在一个镇上,家也靠的很近,在同一个地方念过初中,聊天的时候还是有很多的共同话题。但是,慢慢的我就发现了一个致命点,那就是【我没办法对着他的脸】。80%的时间我选择低头看菜,看他一两次就还是选择放弃,埋头吃饭,埋头说话,我没办法实现跟他对视。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啊,原来我也是以貌取人的啊!而且还这么强势,脾气又很犟的人”。

那时候我还惦记着我的冬瓜排骨汤,吃什么都觉得味道不怎么好,基本也就没吃几口。不知道是不是给自己造成错觉,对着他都没什么食欲了。

很久以后跟一个已经结婚生子的过来人姐姐聊天,她说“耍朋友的基本标准的你要对对方'下得去口',不然你一点欲望都没有,一辈子都是痛苦的"。这个标准听起来真是有够简单粗暴的,但当时我在心里就隐隐回想起与这位师兄的见面,感觉这倒是真的是一个有必要的基础。就算不到“下得去口”这种高度,但至少大家坐下来也可以相视而笑,吃饭香香,对视无碍才佳呀。

那天与师兄吃完饭已经挺晚了,他说要自己去找宾馆,我还是挺不忍心他浪费的,给他找了我一个异性普通朋友的家里借宿一宿。但是在告别的时候我挺决绝的,说完再见就没后话了,估计他也感觉到了。在回家的“的士”车上,我就下定了不再见面的决心。也许是感受到了我满是拒绝的态度,也许是妈妈的话语传达,后来他也没怎么联系过我 。

当时让老妈给阿姨说的理由是”考虑到市里和省城还是有一定距离的沟通障碍,我刚刚回来想专心工作,就暂时不考虑了“。不管怎么样,希望没有伤害到他。也许,说不定他也觉得我没小时候长的可爱,所以也不想继续了呢。

或许“以貌取人”真的不是最佳的选择方式,是不好的,不对的。但是漫长的人生岁月里,我们要朝夕相对,四目相望,总要让自己舒心,让对方舒心才能有最佳的相处状态。而我也并非要求对方貌比潘安,唯“看对眼”而已。

(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四线小城市工作的唯一好处就是离家近,想回家坐个车一小时左右就到了,也因此即使一直不甘心的又想往外走,都没有行动过...
    半落尘的南山阅读 45评论 3 1
  • 几天的日子慢慢过去,有喧闹的朋友圈,有提倡安心颓废就是享受的过客。这个假期,想想还是一件件完成的事才是自己的勋章,...
    古芭蕾阅读 45评论 0 0
  • 现在,很多人都倡导读书,书香生活。然而,读书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在这里我想分享给大家。 使人虚心,较通达,不偏执,不...
    是Ava啊阅读 300评论 1 3
  • 小打小闹地支起了一角小地摊。这是学生时代想做,但没有去做的事情之一。 我正在长大和老去。所以,在对...
    微的丶阅读 8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