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物语 第三章 准备X理解X洋葱

流着汗的生物老师做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露出了迷之微笑,一边左手向后拨顺他那些许凌乱的头发,一边侧过身来趴在讲台上和台下的同学形成一个九十度,台下的同学能清楚的看到老师的侧脸,猥琐中透露出一丝潇洒这就是所谓的猥潇洒把,大力哥深深吸了一口气大步向讲台走去,老师伸进口袋里摸索出一条皮鞭抛向大力哥,大力哥一把接住,拿起鞭子就似马戏团驯兽师训练狮子似得“啪”的一声抽向地上,看到这潇洒的一甩鞭台下的同学不由的惊呼还好没抽到自己。台下的白小芯

李昊健 张晨 王文 又开始吐起槽来。

白小芯:“大力哥鞭子甩的真潇洒,这么狭小的走道甩鞭子竟然都不会抽到其他人”

王文:“看来他平时在家没少练,他之前突然转到这个班来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把,说什么接受惩罚明明他自己就无比期待,要不你也上台去让他一起抽痛快”

张晨:“那得大力哥用另一条鞭子抽她才会愿意把”

听到张晨顺着自己的话开的黄段子,顺势就给了张晨一个白眼,李昊健侧过身很懂的笑起来对张晨竖起点赞的大拇指。

李昊健:“王文你也是蛮懂的列”

被李昊健这么一说王文有些好意思的脸红了。

白小芯心想明明就秒懂现在给我脸红个屁啊,就是一不达标的纯净水在哪装纯。

被莫名激发斗志的白小芯装纯娇嗔道:“人家实在是太纯洁的,完全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三人一起朝白小芯 “啧”了一声。

王文说道:“真不知道是在哪装纯,还是真蠢”

李昊健说:“老师也真是专业玩家,竟然随身带着这么一条皮鞭”

张晨:“对啊,还有真不知道他怎么装进口袋的”

白小芯:“这都不知道你们平时都是把鞭子放哪呢”

张晨:“是谁刚才和我们说自己太纯洁听不懂来着”

李昊健也扭过头凑热闹的说道:“是谁”

王文在一旁幽幽的说道:“贱人就是矫情”

“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把,一直揪出过去不放的都是loser”逃避现实的白小芯故作淡然的说道

此刻的李昊健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就是自己的所在位置很危险,考虑到老师的所在位置,鞭子长度和大力哥的手臂长度挥舞鞭子时形成的圆周面积,大力哥的力气,自己所在位置尼玛不只自己周围五排的同学一定会一起被大力哥的辫子妥妥的抽到。李昊健喊老师但时此刻真全身心期待着这场皮鞭盛宴的老师完全没听到。李昊健只好发动四人一起用眼睛发射注视死光,四人一起死死用眼睛看着老师的眼睛,老师貌似注意到了什么但是结果只是打了个寒颤而已。

最后恍然大悟的李昊健想为什么一定要和老师征求意见呢。

然后迅速召集调整桌椅位置,把讲台前方空出一个大力哥鞭长莫及的大空间,只身一人趴在讲台上的生物老师,像是马戏团安静等待驯兽师来临狮子。大力哥走到老师跟前,深吸了一口气,看来他也是有些紧张的,但是刚吸完气他脸色就渐渐的变得好难看,当台下观众正在好奇为什么时,渐渐大家的脸色也都变得很难看,很显然是老师下面松了很大一口气。不过还好有些东西来的快去的也快,这个屁也让大家安静下来专心注视前方。大力哥带起手中的鞭子,然后用力的抽了下去,老师发出“啊”的一声,台下的同学兴奋也跟着一起发出“啊”一声。大力哥越抽越大力越来越快,感觉像是广场上抽陀螺走火入魔的人士,以他们想法就是只要他们抽的够大力够快陀螺就可以飞起来。老师在这一下下鞭策下也渐入佳境,发出的每个音都不同硬是把26个声母都叫了一边,台下的同学也跟着复习的一边拼音字母。老师的眼眶也渐渐泛红,一定是疼的吧,但是那眼神中分明流露出的是感动,当大力哥抽下最后一鞭时老师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还带着感动的笑容,看来真是爽到流泪。但是老师眼睛久久的看着远方,没人知道他是看到了去世多年的外婆,还是看到了商店琳琅满目的精致皮鞭。大力哥也喘着粗气,台下爆发出雷鸣班的掌声。

老师终于在掌声中会过神来,转过身用手拍着大力哥的肩膀说:“好样的,黄状看来你准备的也很充分的,机会就是个给你们这些有准备的人的”

大力哥不好意思的挠头说到:“俗话说的好不打无准备的仗吗,为了今天我我也准备很久了,还特意去马戏团去看了32场驯兽表演,其实老师您才是最有准备的人都随身带这么长一根鞭子”

白小芯说:“他有准备那种题还答不对”

王文:“搞得像你能答对似得”

白小芯:“有些人吶,干什么不好,却偏爱插嘴。”

一旁听到这话的李昊健和张晨由的大笑起来。王文没好气的看着白小芯,两人互瞪一眼,便互相扭过头去。

大力哥:“老师你最后为什么会哭呢,是不是我抽太大力了,我只是想让老师有腾云驾雾的感觉”你是打算把老师抽的升天把

生物老师:“不会,力道很好给我一种家的感觉,你让我想起了我去世父亲”

大力哥口里回着“是吗”心里想着,我当时一心把你当陀螺抽来着,他是怎么想到自己父亲的,难道他父亲从小就把他当陀螺教育,有事没事就抽抽。

生物老师:“你一鞭鞭抽下来时,童年记忆就被一点一滴的勾起,想起某个夕阳落山之前父亲在家里当着弟弟妹妹的面抽打自己时光。”

大力哥尴尬的说:“老师不好意思,勾起你痛苦的回忆”

生物老师摇头微笑道:“恰恰老师童年最温暖的回忆,谢谢你。”一旁大力哥表情错纵复杂,这样的童年哪里会温暖,不留下阴影就不错的。”

生物老师对着面露百思不得其解的大力哥说:“你以为会带来痛苦的事情,但有些人却很享受,不是每件事情都有标准答案,人们常常以自己的标准给别人下定义,定义别的成功与否,快乐不快乐,是不是真的幸福,又常常因为少数人的快乐与大多数不同,而难以理解,大加谴责。但是那些少数人并没有伤害其他人只是做着让自己开心的事,其实有些事不能理解算了,没人非要你理解,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这就是所谓的没事不要对着别人瞎哔哔把

听得目瞪口呆的大力哥,还有台下的学生都连连点头,随即想起雷鸣般的掌声。

然而再次出现在门口的化学老师王凌早已看穿了一切,开口道:“人呐总是为了合理化自己的所作所为,说出各种冠冕堂皇的话语,真那么高尚就不要让自己的学生做这些事啊。”

生物老师:“我就喜欢不行吗,不然你来抽我啊(王凌心想我才不会让你得逞呢),同学们雷鸣般的掌声你是充耳不闻吗那可都是对我的肯定啊,(大多数同学心想“我只是顺着气氛凑热闹拍拍手而已”),王老师要不要也来锻炼锻炼,说不定帮你又一扇开启新世界的大门”

经过上次生物老师给予的心灵冲击之后王凌冷冷的回绝到:“我怕门多了关不上,我也那没兴趣”

生物老师开口道:“可是每次当我进行特殊教育时你都出现在门口,难道是天意吗”

吴敬:“老师其实很好奇把”

张晨:““嘴上说着不要”

李昊健:“身体却很诚实吗”、李昊健从口袋里拿出王文前几天天放学后悄悄给她的洋葱,李昊健到现在都不懂她特意把自己叫到楼道给自己洋葱做什么,我一层层的剥开她的心吗,但是洋葱是没有心,所以这只是个无心之举而已。

他看着白小芯又看看自己手里的洋葱有看了看白小芯的手,然后丢给的白小芯。

白小芯迟疑片刻便理解了李昊健的意思接过洋葱就开始边剥边口里念叨着:“要,不要,要,不要,要……”播完最后一片哭着问道老师你到底:“要不要”

李昊健:“不要压抑的自己的天性,要啊”

白小芯:“老师你看你都压抑的哭了”

王凌发狂喊道:“要个屁啊,你没事剥个鬼洋葱,能让人不哭吗”

台下有一个同学举起拳头高喊王老师,紧接着台下同学都开始一边举拳一边高喊“王老师,王老师,王老师”就像在喊斗兽场即将上场的勇士一般。

最后王凌也没有答应加入进来,同学们纷纷把桌子归为,生物老师也拍拍屁股走人了。

白小芯问李昊健:“突然给我洋葱是个什么鬼,你洋葱是那来的”

李昊健:“你不是剥的很带劲吗,王文给我的,可能是给我当下酒菜的吧”

张晨神秘的小声说:“也许是代表着王文的少女心把,如果你一层一层的剥开你会感动流泪,代表着她的真心”

白小芯也小声的说:“我看她是想让昊健一层一层的避开她的衣服才对”

李昊健装做严肃的说:“这样的话那白小芯你要对她的心负责,那颗代表她心洋葱都被你一片不剩全剥完了”

白小芯生气说道:“尼玛还不是你让剥的,鬼知道她那些少女心”

全程竖起耳朵在一旁坚持装着高冷的王文开口道:“你们有完没完脑洞还真够大的,我要是给她个桃子你们还不脑补出个花果山来,就是给他杀杀菌免得他感冒的传染给我。”心中嘀咕着我买的明明是风信子怎么大家都说是洋葱,那个该死的花店老板。

白小芯:“讲的像是他要强吻你似得”

张晨邪笑着说:“文文强吻小健不也得预防吗”

白小芯大笑着说:“哈哈哈,说的对”

李昊健用挑逗的口吻说道:“小文来尽情的对我做你想做的事把”

王文笑骂到:“才不要”心里想的却是快对我释放动物原始的本能。

李昊健:“你说不要的,那就算了”王文一脸失落道:“女孩子说不要就是要啊”

白小芯:“我你要不要”

王文对突然插嘴问莫名其妙问题的白小芯大喊道:“不要”

白小芯:“原来你内心一直暗恋着我,真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王文气愤的大声说道:“你不要在哪乱曲解我的意思好不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