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有女初长成(一百三十八)得了什么病?

吾家有女初长成

简介:

三姐妹安雨萱,安雨潇,杨晓,出生在小城镇,却立志要到大城市打拼,希望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在爱情,工作和婚姻问题上,备受考验,对梦想的追逐,父母的反对,家庭矛盾各种问题迎面袭来,三姐妹该如何应对?房价的上涨让她们倍感压力,待在大城市还是退居到二三线城市,她们又该如何抉择?

前情回顾:第一百三十七章:可怜的夹心饼

第一百三十八章:得了什么病?

  但杨晓对自己的猜测还是不太确定,决定回家验证下。到家后,她先是上网搜索了一通,结果发现众说纷纭。她又亲自验证了下,这才确定了病因。可她心里还是有点打鼓,听说这种方式也有不准的时候,是不是得找个时间去趟医院才行?要先告诉石羽凡吗?还是等去过医院再告诉他?

  此时,石羽凡正心急如焚地往家赶,他接到了杨晓的电话,得知她生病了,立即请假回家。一路上他脑子里都乱糟糟的,好不容易熬到进家门那一刻,他东西都来不及放,就急着问:“哪里不舒服?”

杨晓脸上笑开了花:“你要当爸爸了。”

这个好消息来得太突然,石羽凡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愣了几秒,突然大笑起来:“哈哈,我要当爸爸啦。”他立马冲到杨晓身旁,一把抱起她,转了几圈。

“哎,你小心点。”杨晓嗔怪道。

“哎呀,我这高兴得都忘了。”石羽凡赶紧停住,轻轻放下杨晓,待她站稳,又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两口。

杨晓笑得站不稳,她扶着石羽凡胳膊,以防自己摔倒。好大一会儿她才让自己平静下来,“我们最好还是去趟医院吧。验孕棒有时候测得未必准。”

“我觉得肯定准,不过老婆大人说要去医院,那就去医院!”石羽凡迅速收拾好东西,扶着杨晓下楼,开车去医院了。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石羽凡都笑得合不拢嘴,还哼起了小曲。

“看你得意的样儿,回去活儿可都交给你了。”

“必须呀,这还需要老婆大人交待吗?你放心,你连厨房门都不需要进。”石羽凡又忍不住哈哈笑。

就这么笑了一路,两人总算到家了。

到了楼梯口,杨晓正准备上台阶,石羽凡抢先拦住,“我抱你上去。”杨晓转头看着石羽凡那瘦瘦的身板,翻了个白眼:“你这身板,算了,还是我自己走吧。”

“哎,那可不行。我可不能让我老婆受一点累。”石羽凡不由分说抱起杨晓,杨晓见他这么固执,也任由他抱着。

他们住的楼层比较高,又没有电梯,走到一半,石羽凡明显体力不支,双腿开始打颤,气息也变粗了。杨晓轻轻拍了拍他的脸:“累了吧,我自己走吧。”

“不行。”石羽凡嘴硬,他又硬撑着爬了几个台阶,终于败下阵来。“好吧。那我扶着你走。”

“哎,我也没这么娇气吧?再说,现在肚子还没开始大呢,我还是可以行动自如的。”

石羽凡坚持扶着杨晓,两人边爬楼梯,边说说笑笑。


杨晓那边热热闹闹,安雨萱家里也挺“热闹”,不,准确地来说,是闹腾。这天晚上,有个人突然来了。他来之前,没有提前和任何人说。安雨萱很惊讶,而对杨淑晴来说,除了震惊还有愤怒。

就在前几分钟,安雨萱正在房间里陪添添看绘本,杨淑晴正准备和安志刚视频。视频刚接通,杨淑晴还没说几句话,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谁呀?”杨淑晴扯着大嗓门问。

门外没有应答,“谁呀?怎么不说话?”杨淑晴有点不耐烦了,嗓门又大了些。门外还是没有声音。“不说话就不开门啊。”

这时,添添快步跑向门口。安雨萱赶紧跟在后面,她已经知道是谁了,就在刚才,她收到了一条短信:是我,我在门外。

“妈妈,我感觉是爸爸。”走到门那边的时候,添添转过身,小声地说。他的眸子里透着一股兴奋,他伸手去开门,但又突然缩了回来,眸子里只剩下担忧。他看向安雨萱:

“妈妈,我可以开门吗?我可以叫他爸爸吗?”

“当然可以呀,只要你想。”

“可是好婆说......”添添的声音越来越小,他低下头。好婆和爸爸他都喜欢,可是偏偏这两个人,他只能选其中一个。

安雨萱心里的火噌一下起来了,可是她又能怎么办呢?她一边强压住怒火,一边在心里痛骂陈浩没脑子,来之前不知道提前和自己说一声。

杨淑晴在房间里一直没听到开门声,觉得奇怪,便走出来看看怎么回事。正巧,她刚出来,就见到了站在门外的陈浩。杨淑晴的脸立马沉了下来,“你今天怎么有空回来了?对老婆和孩子不管不顾!”

“妈,我也蛮久没回来了,正好到南京出差,就回来看看。”陈浩浑身神经都绷得紧紧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丈母娘得罪了。以前他脾气很暴躁,和杨淑晴多次发生冲突,让安雨萱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现在他只想弥补。

“哼!”杨淑晴觑了一眼陈浩,懒得再和他废话,回房间去了。

陈浩看着杨淑晴进了房间关上门,这才松了一口气。安雨萱带着添添去小房间,陈浩也跟着去了。

“爸爸。”添添甜甜地喊了一声,依偎在陈浩怀里。

陈浩摸了摸添添的头,眼里满是疼爱。“看,这是爸爸给你买的礼物,你最喜欢的变形金刚。”

添添开心地接过来,“哇,是擎天柱大黄蜂!谢谢爸爸!”

安雨萱坐在一旁,看着父子俩还算融洽,稍稍安心。一直以来,她努力在添添面前维护陈浩的形象,虽然陈浩之前做过那么多不理智的事,但她明白,这是大人之间的事,不该把添添牵扯进来。更何况陈浩毕竟是添添的爸爸,对孩子来说,爸爸就是天,如果天都塌了,那孩子的内心该多么无助。

所有的人都觉得自己太委屈自己了,反倒便宜了陈浩。可为了添添能更好地成长,这根本算不了什么。

“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你们都过得还好吧?”

“嗯,还好。”

两句话之后,两个人陷入了沉默。安雨萱和陈浩距离很近,但两人都同时感觉到对彼此有种陌生感。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安雨萱想,或许是太久没在一起了吧?

有多少次添添半夜发烧,自己抱着孩子赶去医院,虽然有杨淑晴在,但她脾气急躁,自己需要一边照顾添添,一边安抚她。她也曾经希望有个人能来帮她一把,可是没有,只能咬紧牙关扛了过来。后来自己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也不再期望有人能来帮自己,渐渐发现自己可以搞定很多事情,习惯了工作和家庭两头忙,至于有没有陈浩,似乎没多大关系。

可能陈浩对家庭的作用就是帮着每个月分担房贷和部分生活费。而有时,生活费还会因为陈浩收入的浮动而不能按时打到账户上,自己默默承担了大部分的日常开销。还有,至少这个家是完整的,添添还有爸爸,最重要的是,他们俩相处得还不错。

“萱萱!”杨淑晴的声音穿透力极强,隔着两道门都能听见。

“来了来了。”安雨萱几乎是狂奔过去。她太了解杨淑晴了,她就是不爽自己和陈浩走得太近。

“你和他在房间里说什么呢?也不来陪妈妈!”杨淑晴很不高兴。

“没说什么。陈浩给添添买了玩具,在陪他玩呢。”

“哼!平时不管不顾的,现在又来装什么好人哪!指望靠一个玩具就把添添骗到吗?孩子小的时候,他有带过吗?连抱都很少吧?现在孩子大了,他要来拉关系,真是有心机!”杨淑晴看到陈浩就头疼,自从发生过抢孩子和上门大闹一场那些事之后,这个人在自己这里已经被判了死刑!而且是彻彻底底的死刑,连缓刑的机会都没有!“你去把添添抱过来!”

“哦。”安雨萱知道多说无益,索性出来。她明白,杨淑晴这是要把添添拉入自己的阵营。“添添,好婆喊你有事呢。”

添添乖巧地跟着回了大房间。陈浩眼睁睁看着添添被叫走,心中了然,但也无可奈何,只能一个人闷坐在小房间玩手机。

安雨萱陪着添添玩积木,杨淑晴在一旁盯得紧紧的,同时不忘数落陈浩的种种罪行,让安雨萱离陈浩远些。

安雨萱只装作听不到,让杨淑晴一个人在那边说个够。整个房间安静得只听到杨淑晴的絮叨,连积木碰撞的声音都被盖过了。

终于熬到了睡觉时间,等其他人都洗漱好,陈浩才从小房间走出来洗漱。添添突然跑过来:“爸爸,晚上我想和你一起睡。”

陈浩欣喜不已,正欲答应,抬头见到安雨萱走过来。

                      无戒90天写作成长训练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