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你伤害了我

婉婷得知消息后,请假回家了。

她刚进家门,婆婆就告诉她,服务员回家里吃饭来了,她一阵眩晕,“怎么能让陌生人来家里呢?”

“这是谁的主意?”

“王徽,你的老公就是我的儿子呀!”

“这事您觉得可以吗?”

“不妥”

“那您为什么不拒绝呢?”

“我说了,他不听。”

婉婷深吸一口气,不行,她必须当面问清老公,为什么他自己规定的不让陌生人来家里,自己却破坏规定。她想不通,难道他真的……

婉婷来到老公的店里,看到丈夫和店员有说有笑,正谈得热火朝天。当看到婉婷走过来,脸色瞬间晴转阴。

“你怎么来啦?”

“我为什么不能来?”

“以后没事少来这里找我,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王徽的语气像长官在发布命令,婉婷为了给他面子,没和他理论。

她一边翻看手机,一边在倾听他们的谈话……

“你在这里看什么手机?还不出去外面卖东西去!”王徽又一次呵斥婉婷。

她什么也没说,就一个人站在门外……

店内传来了令人作呕的嬉笑声,王徽的笑脸她已经很长时间没看到过,这笑声不是她给的,可能他早已厌倦了她的存在。婉婷浑身直发抖,她继续忍受着……

有客人要买东西,婉婷刚想迎上去,王徽和服务员一起站在她面前,讨价还价过后,客人把钱递给了王徽,王徽顺手就把钱交给了服务员。

婉婷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为什么钱不递给我呢?”

“别想太多,回家再说。”

夜里关门后,王徽照例把一天的营业额带回家数钱,可是才有六百多元钱。

他说:“不对,这几天都是一千多,今天怎么少这么多呢?”

“我得查监控,查住你们谁找你们谁的事。”

婉婷说“钱你又没给我,你给了别人了,我不会拿你的钱,就算我拿来你的钱,也是给孩子呀?何况我并没有拿你的钱。”

“那我不管,反正我得一查到底!”

他这样说,很显然已经把婉婷当做和服务员一类,甚至还不如服务员。

不知王徽查到少钱的原因没有,等他进来卧室想要睡觉时,他硬把婉婷来到身上,婉婷一把推开了他,大声说:“明天,不允许服务员来家里吃饭,我不想别人进我的家门。”

“来吃饭怎么啦?咱妈在,又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怕什么!恐怕是你想多了吧?”

“这规矩可是你定的,陌生人不要带家里。”

“我说的是陌生人,服务员是陌生人吗?”

“请问你以前认识她吗,她有没有传染病你知道吗?我怎么能让一个我不了解的人用我的碗吃饭,还要来我家里!”

“我带一个陌生的男人来家里吃饭,你愿意吗?”

“你给我带一个试试?”

“明天就给你带个回家!”

“谁不带来她就是王八蛋!”

接下来,传来了婉婷的哭声,一阵拳头狠狠地砸在她的身上。

“你怎么不去死,你怀疑我,你信不信,我把你从楼上扔下去。”

婉婷一动不动,一句话也不敢说。

婉婷很清楚,凭她对王徽的了解,他真做得出来,他不听任何人的规劝,只要他认为对的,就是真理,谁都无法改变。

看到熟睡中的女儿,她忍着身上的剧痛,什么话也没说,这已经是她第二次被打了,好似错的是她,她本不该生在这个世上,她没有给王徽生出个儿子,这难道就是她应该受欺负的原因?

“你信不信我明天就带我妈离开你,这可是你自找的!”

王徽一边穿衣服一边叫喊着,婉婷真怕了,王徽以她的名义向银行贷的款,他真走了,自己还不了贷款是要坐牢的,她不能背这样的黑锅。

“你不能走,现在我们还没有离婚,我还有权利管你,你把贷款给我还上再走。”

“哈哈,你终于说出你的真心话了,你是怕背债,我偏要你背,这是你逼我的。”

“你说出的那两个字明天你就可以实现了。”

一会儿卧室里传来了王徽的胡噜声,而婉婷却一夜未眠。

那一个以前的王徽再也不会出现了,她心里针扎似的疼,不仅仅是心上,身上的伤痛使她不能翻身。

回想结婚时,婉婷没向王徽要一分彩礼,甚至连结婚的嫁妆和戒指都没有,婉婷就和他结婚了。

婚后的房贷,婉婷总是从牙缝里省出来的,装修房子,孩子吃奶粉,没钱了,婉婷总是向亲戚朋友去借,从来没有向婆家开口要过一分钱。如今的房贷,仍然是她每个月的工资付的,为此,她不买高档衣服,总买特价的,记得因为这衣服的事,还遭来王徽的讥笑,“你穿的什么衣服呀?丢我的人!”

“你怎么不给我买呀?”

“等我有钱了吧。”

这句话婉婷已不敢相信了,这两年王徽没给家里一分钱。

去年干了一年,工地老板跑了,工人工资全泡汤了。

今年刚干半年,全国各地要求环保,所有工地停工,老板又一次宣告破产,王徽的血汗钱一分没得到。他所获得的是和工友在一起的粗话。

婉婷想想自己,真是不应该走进婚姻,若她不觉得亏欠王徽一个儿子,她决不会这样活。

她何尝不想活得潇洒自在,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你看那些农村妇女,把孩子送到学校,自己就开始打麻将了,饭婆婆做,衣服婆婆洗,婆婆看不好自己的孩子,还敢在大街上骂婆婆没用。

婉婷一边工作,一边照看孩子,回家还要自己做饭吃。

每当看别人的老公一天三顿饭端桌上,再为老婆洗衣服,倒垃圾,婉婷就后悔自己的选择,她只为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为了让家人放心,为了不让别人说她什么,她能忍的都忍了。可她唯一不能忍受的,就是王徽根本看不到她需要的,她只是需要他的一点尊重,如果这也得不到,她再也不会和他维持这样的婚姻。

这样的婚姻让她心力交瘁,让她觉得窒息,她不想就这样被王徽毁了,她还想在事业上证明自己的价值。与王徽同归于尽,她觉得不值得。

一夜之间,婉婷清醒多了,她不会再依靠那个男人,迈开大步向法院走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7班有两个丽妹子,一个叫大丽,一个叫小丽;因为一件事让阿福对这两位女生还有一些回忆。大丽和小丽当年都是班干部...
    特福阅读 281评论 0 0
  • 我曾经以为每一个失恋了的人,都是中了一记玄冥神掌。 这掌力在你每一次听到情歌时候发作,歌词字句都是毒素...
    世界是一张晴天般的地图阅读 204评论 0 0
  • 这周坚持完就能愉快过5.1了。 她上周过的不如意,说5.1要逛街要秀恩爱。 所以满怀期待。 本月项目完成的并不好,...
    Ermao阅读 59评论 0 1
  • 家访 是什么力量,能让一群陌生人迅速团结在一起?答曰:家访。 一个百人微信群,不用发红包大家就踊跃发言,这是什么群...
    朵朵随笔阅读 105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