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我对一个女孩说:我等你到25岁

曾经以为,25岁很远……

1、

珠珠,25岁,外企小白领。

珠珠的恋爱史为零,但暗恋史却相当于两个八年抗战。

小学,珠珠暗恋的第一个男生,他的裤腰永远吊在胯上,珠珠总想去帮他提起来,每天在人群中多看了他几眼,就喜欢上了。第二个是班里成绩最好的男生,每次老师叫他背课文,珠珠就忙着研究他有没有脸红,因为男生脸黑,黑里透红太难发现了。

初中时候,珠珠喜欢上一个外号叫大象的男同学。大象严重名不符实,又瘦又矮,但超级有才,据说小提琴比赛全市第一,还写得一手好看的草书。每次大家围着他的作品,猜到底写的什么字,珠珠总是猜对最多。可围炉夜话时,一个好姐们先说了喜欢大象,珠珠只好说她喜欢的是猴子。

高中,珠珠是班级前二十名的好成绩,但她偏偏喜欢一个倒数二十名的困难生。珠珠喜欢他爱的歌星,支持他崇拜的球队,却在他隐晦表白的时候装成傻大姐。

大学,珠珠的暗恋对象是学院的学生会主席,要长相有长相,要才华有才华,可惜倜傥风流,四处留情,珠珠对他只敢远观,偶尔接触时,享受一下心跳的感觉,就够了。

大概三年换一个的“花心大珠珠”,毕业快四年了,却没有再喜欢任何人。

在被盯着防着的年龄,我们无所顾忌地挥洒自己的爱恨,在被催着赶着的年纪,我们却仿佛失去了爱的能力。


2、

夏秋,25岁,忙着婚礼的准新娘。

和男朋友小柯从大学谈起,中间因为异地分手半年,最后小柯还是追到了夏秋的城市,整天对她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夏秋的爱情,是令人羡慕的爱情;夏秋,是让人嫉妒的夏秋。

她肆无忌惮地享受着小柯的爱,也毫无保留地对他付出自己的心。平常在家相亲相爱,一起做饭,一起洗碗,一起运动,一起看片,一起做各种可描述及不可描述的事情。

一到周末,两人就是各种腻歪地出游,拍各式恩爱的照片。无论天晴下雨、云起星落,因为画面里两人的笑脸和眼神,每一张照片看起来都是阳光明媚。

可是,这样的小柯,居然进了青楼!

嫖娼的事实败露后,夏秋很坚决地提出分手,直接把小柯扫地出门。

当时拉小柯去嫖的同事,冒着被老婆发现的风险,亲自登门谢罪。陈述自己是如何威逼利诱、软硬兼施,如何为了业务、为了客户,小柯当时是如何推脱、无可奈何。

夏秋统统不接受。

同事急眼了,夸下海口:“小姑娘不要太矫情,如果换成是我老婆,她绝对会原谅我!”

夏秋问:“你老婆多少岁?我才25。”

然后,夏秋换了电话,搬到闺蜜家,呼朋引伴连续熬夜三天,疯狂买醉,终于瘫在了病床上。

但心伤,却好了。

这世界上有一千个25岁时面临背叛的姑娘,就会有一千种不同的选择,和一千种不同的未来。

反正,在夏秋心中,25岁,还不是委屈就全的指标;25岁,还是可以骄傲、随心放肆的年纪。


3、

铃铛,28岁,公司驻外员工。

在县城呆了两年多了,铃铛终于等到一个回总部的机会,最快下个月就要出发,铃铛迫不及待开始打包行李。

这天,她翻出了一本日记。其实好久没记了,但铃铛习惯性把它带在身边,除了日记,里面还记录了一些信息。比如好朋友的生日,虽然年复一年,铃铛总是偶尔翻起日记时,才发现,原来又错过了这么多人的生日,忘记了送上祝福。

比如其他一些重要的日子,她曾经喜欢的一个男生,和她第一次吃饭的日期,没想到已经是快5年前的事了。

比如2013年2月14日:与华丹、芳芳的十年之约。

哇靠!都过了呀!

那时她们十五岁,正值中考前夕,是初中班里有名的三疯客。有一天,学习到极致就是不想学的中午,三个人许下了这个约定。

十年后,无论她们身在何方,都要赶赴这个约会,还要带着另一半,有孩子的把孩子也带上。

可是,应该没有人去赴约吧!华丹大学毕业就结婚了,之后基本没联系,去年春节才加了朋友圈,应该都快生二胎了吧?

芳芳找到男朋友了没呢?上次聊天还拜托铃铛给介绍男朋友,但铃铛一直没物色到好的呀!再说了,有好的还不得自己先用?

咦!日记本上居然没有记见面的地址。

是在哪呢?

当时最后的争论,有两个选项:北京的故宫和西藏布达拉宫。最后定了哪个呢?怎么没记下来呀?

曾经以为永远不会忘记这个约定,自信到地址都没记,结果成了尘封的记忆。好像几年前想起过,但当时觉得应该大家都忘了吧,提起来会不会太矫情?原来不是已经忘记,只是不愿想起。

曾经以为很长的十年,这么长的时间,够我们什么都有了吧?事业、家庭、春风得意。结果是有人在牢笼,有人在漂泊。

曾经以为很远的25岁,是青春的一道坎,是人生的一座岭。一定会有很多值得期待和回忆的纪念碑。结果,在浑然不觉之中,我们竟已经翻坎越岭,与它渐行渐远了……


4、

雯雯,公务员,今年26岁。

她说:最近忙借调的事,填表格时总是错填成25岁,怎么就26了呢!

还没毕业的时候,雯雯就决定要走体制内路线。本来可以靠颜值的她,偏偏要靠实力。大四那年备考部队的公务员,没日没夜地做题,毫不在意同学们找到好工作的各种消息。结果,笔试第一名!

但是,因为某种不可描述的原因,雯雯没有被录取。

家里当然不甘心,也是拜托了亲戚朋友,想要争取回来,最终还是无力扭转。但在这个过程中,她认识了大力,在部队的职位是连长。本来可以走文路的他,偏偏选择了武线,战斗在带兵第一线,洪亮声音、八块腹肌。

大力对雯雯一见钟情,雯雯前脚刚走,大力就把一篇洋洋洒洒的书信寄出了。

回家第二天,雯雯收到大力的信,她觉得很特别,也对这个有思想的小伙子产生了好感。

在大力的鼓励下,雯雯在公考的道路上继续前行。因为底子还在,很快,她就在下一次考试中再拔头筹。财务相关的工作,与专业对口,美中不足的是,这是一个乡镇单位。

雯雯生性乐观,她并没有太在意这一点,而是以最大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中,很快得到了老一辈的认可。她一时间觉得幸福来得太快,与大力聊得如火如荼,在喜欢的岗位上做得风生水起。

和很多年轻的公务员一样,雯雯在工作的同时赶赴各大考场,逢试必考。两年以后,她又考上了新津的公务员,新津属于成都的辖区,距市中心不到50公里。不到两年,因为工作能力突出,被省级机关借调。

领导找她谈话:“年轻人,好好干!今后当科长、升局长,你的发展路线都是看得见的!”

雯雯突然有点疑惑,人生刚刚过了四分之一,却已经有一整个确定的未来,是幸运还是不幸?


5、

娜娜,24.9岁,上个星期,她终于鼓起勇气去相亲。

娜娜是小学老师,在女生数量绝对性压倒男生的师范学校,没谈成恋爱的娜娜,从毕业开始就蠢蠢欲动,为了恋爱时刻准备着。

话说女教师是男生找女朋友的优选啊!工作稳定,受人尊重,关键还有寒暑假,方便照顾子女。再加上外表也不错,娜娜从没想过会挨到24.9岁,还没有踏出第一步!

这次的小伙子是老妈托人介绍的,目前在乐山外派。他非常热情,刚在微信上聊了一个星期,就邀请娜娜去乐山做客。

娜娜坐着火车去了,旅途中突然想起《周渔的火车》这部电影,她一直计划写一部自传小说,要不就叫《娜娜的高铁》?

车站见到来接她的他,娜娜就已经否定了高铁自传这个点子了。

说好的170呢?说好的28岁呢?只剩“长得白”还勉强符合了。

他给娜娜带了麦当劳当午餐,勉强算是扳回一城。娜娜朝着发掘内在美的道路,开始披荆斩棘。

下午他们在华联超市广场,逛了一圈又一圈。时隐时现的太阳,晒得娜娜头晕眼花,不到5点,就饿了。

晚饭他们在一家小餐馆,吃当地特色,结账54元。他为了4元零钱,跟老板娘讨价还价至少十分钟,最后还是54元,一分不少。

晚上入住民宿,一室一厅,娜娜听着他在客厅沙发抽了一夜的烟,清晨好不容易睡着了,他摸到卧室床边把娜娜吓得半死,冲进厕所,剩下的半条命又差点被臭没。

挨到快11点才出门,眼看去峨眉山看看的愿望落空了,娜娜定了午饭后回成都的票。可东拉西扯,送到车站误了点,他竟然做个拜拜就自己走了,走了,走了……

娜娜至今没搞懂,自己怎么没有在一开始就甩头走掉,或者至少不会接受住进民宿……她放弃了100个掉头就走的理由,这不才24.9岁吗?就这么没原则没下限了?

这往返的高铁票,得找老妈报了……


6、

田木,25岁,入赘西北的四川男人。

今年结婚时,田太太已经身怀六甲,秋天即将当爸的田木,突然想起,他曾说过要等一个女孩到25岁。

那时,女孩喜欢另一个男生,比他高、比他帅、比他有才。那个时候,田木唯一可以拿出来和人家比的,就是专一。

田木喜欢了女孩三年,从大二接新生开始,对她一见钟情。女孩也对那个男生喜欢了三年,从大一新生入学开始,对他一见钟情。

喜欢那个男生的人很多,是传说中的男神,女孩似乎并不打算要和他在一起。可田木是真心想要和女孩成为情侣,将来走进婚姻,生儿育女。

那个时候的田木,很有情怀,他陪着女孩聊男神,帮她要男神的照片,协助她制造与男生相处的机会。以至于最后他表白了,女孩都不相信,狂笑不止。一方面笑田木傻,一方面笑自己钝,一方面掩饰两人的尴尬。

毕业的时候,女孩送田木,劝他别傻了。田木说:“我会等你到25岁。”

田木那时以为,25岁是很遥远的以后,远到足够感动所有人,远到足够忘记所有人。

“别乱说,我会当真的哦!”

事实证明,田木是乱说了,但不知道女孩有没有当真呢?要不要通知她自己结婚的消息呢?

事实证明,25岁到了,他只是感动了自己,想要遗忘的,也都还历历在目。

他犹豫再三,在发朋友圈公布婚讯时,选择了屏蔽女孩。她叫什么来着?对了,珠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