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青涩年华再读亦舒我读出了什么

断断续续读完了亦舒的《石榴图》和《如何说再见》。

说来赧颜,虽曾是满满“文艺腔”的文学系女生,在“应当”读亦舒的青春华年,我竟并没有读过她的任何作品;是已近不惑之岁,看了热播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回头找原著,才开始读她的书。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在青涩之年就“研读”了亦舒,我的种种选择,是否会少冒些“一腔孤勇”的傻气?毕竟,“师太”惯常是犀利冷静的,她笔下的女子,对于自己“想要什么”和“能要到什么”,一向极有定夺,毫不含糊。

然,漫想之后,自己就觉得戏谑好玩:设若几本情感教科书就能教人成长,这个世界,岂不是会清宁许多?

也许真有人因为一本书、一部剧、一首歌、一句话……的触动而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可截止目前,我并没有过。可能是我尚未遇到能改变自己的某一种媒介,但我想更大的可能是由于:一个人其实并不那么容易被改变。

正如人们常说的:懂得了很多的道理之后,依然未见得能过好这一生。

或者说:论“读万卷书”之后还要“行万里路”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道理是一回事,生活是另外一回事。

现在的年龄读亦舒,看她对于情感和生活的独特而深刻的见地,当然还是会折服。不过总会清醒地意识到“这是在艺术王国里”罢了。她的所见,再鞭辟入里,与自己的生活,隔着不知道多远的距离。

艺术自然是源于生活的;但生活本身的多面性和精彩程度,很多时候却并不逊色于艺术。

所以没有范本可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