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伦:我真的不行了么?

字数 1141阅读 295
图片来源网络

我死了,死在我方炮车与小兵之间,死在反身后逃跑迈出的第二步,死在两级,死在点燃的烈火之下。两个身位外,三级的潘森正在对我跳舞。

我是500局排位赛的盖伦,我的主人李小二把我作为他的本命英雄,在他白银1升黄金的定位赛上决定将我祭出。我曾是他手中的利器,我开着Q,喊着“别怕,我来了!”冲出草丛砍翻一个个英雄。我打崩过剑姬,转崩过鳄鱼,让瑞文在身前受辱,把提莫打的不能自理。“人在塔在”豪迈喊出,我就是二塔前的第三塔。

当然,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那时还是S2,那时我依旧是免费英雄,那时草丛伦还是一霸,那时下路经常连ADC都没有。

在最关键的时刻我被李小二拿出来,又被如此羞辱的单杀,让我觉得很没面子。我低头默默的补着兵,计算着经验,想着先对拼两波,六级后QER带走对面这个猥琐男。但是…他Q我掉一节血,他又Q,他还Q!我进草丛,有真眼!这潘森单杀后不卖装备,买真眼!我Q,冲锋,他Q,还Q!W上来了,还E!我看着自己的尸体躺在塔前,塔一下下的点着我的兵,我的心在滴血。

也许我真的不是当年的草丛伦了,李小二这家伙选我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我会出现在大乱斗、无限火力、匹配中,但是很少在被选在排位中了。剑姬、瑞文这些以前吊打的娘们顶了我的位置,吸血鬼、乌鸦这种伪男人登上了舞台。我每天看着这帮小姑娘、伪汉子在召唤师峡谷中各领风骚。“等着吧!有机会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真男人!”

等我长途步行回到线上站在塔下后,我发展猥琐男潘森已经5级,而我才3级。我只好本着大丈夫能伸能屈的原则一点点补兵,等着自己六级。但是,这无处不在的Q,又是什么鬼!我上前补兵,他Q!我冲上去换血,他Q!我逃跑,他又Q!就这样,我以残血之躯看着我的兵被塔一下下点死,我的心在滴血。

我在小地图中做标记,我在塔下嗑药,我家的打野,真男人“男枪”正在赶来!我仿佛看到了自己正站在潘森的尸体上跳舞。一分钟后,“double kill”,猥琐男潘森正站在我和男枪的尸体上跳舞。

我常常想,我是不是已经老了,我现在已经不带点燃而带传送了,已经不出无尽而堆肉了。我已经又游走杀人gank草丛伦变成了一个团战大前排加搅屎棍。我已经由硬抗三人千里追杀AD,变成了凡是跟团走,抗伤害,保C位。

打野说,他再也不会来上路了。我在塔后看着塔额血量一点点见底。我等着传送冷却,看着画面中的跳中的潘森无敌又无敌。我插好眼,补着兵,看着自己仿佛在看当年被如此压制的敌人。我恍惚看到自己喊着“德玛西亚”冲入人群之中,看着自己高喊“接受制裁吧,正义必胜!”而大死ADC。看着自己站在人群中,威风凛凛。

比赛在三十分钟时李小二输掉了他的晋级赛。他在开黑语音中有些无奈的说:“看来盖伦这个英雄真的不适合打比赛了,以后还是不用了吧”。

我站在己方被破的水晶底下,看着自己5年来的第500局排位的2500次死亡,有些惆怅也有些迷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副美丽的画卷,时刻萦绕在眼前,想到就会心碎,梦过就会无痕,缘分的奇妙就在于,你来我往,我们便成了常客。 诗情画意...
  • 接上昨天的话题,一个字典对象dict1的值赋给另一个字典对象dict2,若dict2的值发生改变,那么dict1...
  • 韩悦走后一个星期的样子,灵子老家派出所打来电话,说韩悦拿刀把灵子给杀了,自己自杀未遂,还在医院里抢救,让家里派人过...
  • 周五 月考结束了,不去管成绩会怎样吧,感赏女儿在考前晚上没有多少作业的情况下,能花些时间复习。 下午考完物理三点半...
  • 老宅,盛夏,午后,轻拥沧桑,轻观红尘,宁静的夏,在悄悄地繁衍着一场重逢。 静坐浅思,心似疏璃,一场红尘缘,一盏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