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梅渚河岸(44)

一个月后,陈风在湖塘的公司关闭了。直到七月初,他才和肖大海一起搬到新区万达的一座商务楼,租住了一间很小的办公室,水电费和房租都是均摊的。

有一天,林虹跟陈风商量,马上夏天,她不想像去年一样做荧光棒了,她想进一些新奇的东西,她问陈风“知道钓鱼池吗?”陈风一时间没想起来什么东西,直到他上网搜了一下,才发现网上很多卖这个玩具的,这是个很大的塑料充气的水池,里面装满水后,把各种塑料小鱼放进去,然后鱼竿和线都是配好的,孩子们可以围着气垫周围钓鱼,5块钱可以玩半小时,10元可以玩一个半小时。一晚上就可以赚一两百元,轻松又简单。

听完林虹的意思,仔细的想了一下,觉得可以买个小的试试,网上买肯定便宜,如果去九龙批发,一个估计也便宜不了哪去。

陈风当天就上淘宝帮她选了几个式样,发图给她自己选一个,随后就下了订单。

三天后,林虹就收到了快递。

也就是这段时间,陈风遇到了一个可以说毁誉参半的事情,他为了赚一些块钱,就帮一家儿童摄影店,策划了一部以母女亲情为主题的微电影,在常州新闻界反响巨大。

整整一个月,陈风都在为这个活动忙碌着,拍记录片,协助洽谈联盟商家合作,联系演员,招募群演,海选活动,最后开拍,整整忙了一个多月。

八月份正是仲夏,天气异常炎热,导演老谭,带着自己的助手,然后陈风这边也找来一位南京的朋友,再加上公司的唯一女摄影师小胡,一共四五个人,按照之前商量的拍摄方式,正是开拍。

开拍的时候,陈风还叫来林虹帮忙几天,她是作为化妆师的身份来的,其实也是陈风特意安排的,他希望林虹能知道自己在干嘛,想和林虹有更多的交集。

林虹此次过来还帮陈风的朋友小菲做了眉毛,小菲还带来一位朋友也做了绣眉。林虹也想看看陈风拍微电影的过程,其实她以为很好玩的,跟着跑了两天才知道,陈风真的很辛苦,剧组的活看起来很有趣,实则有很多的道具,设备要搬来搬去,装来装去,还要跑很多地方,而且每次拍摄都要N机很多次,还有就是演员的服装,化妆等事宜,总之是个浩大的工程,看的林虹心里直为陈风感到纠结。

林虹想帮他,却不知该做些什么,只是在一旁看着,有时帮陈风看一些东西。

这一天是内景,正好是这部戏最感人的一出戏,女儿长大了,要嫁人了,出嫁的这天,她紧紧的抱住母亲,第一次感觉离开妈妈的拥抱时的伤感,痛哭。

演员现场的表现非常真实,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林虹还拍到了现场的感人画面,发到朋友圈,点赞的人很多。

因为家里突然有事,林虹第二天就回去了。

究竟是什么事,一个月以后,陈风才知道。

林虹回到家中,母亲的高血压病又犯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母亲的病异常凶险,她若不是赶回去及时,母亲可能都有生命危险。

尽管如此,她还是未在陈风面前只字未提,因为她知道陈风的工作本来就很辛苦,不想他为自己家的事担心。

另外,即便说了,陈风也帮不上什么忙,返到增添一个人的烦忧。母亲觉得自己生病的时候,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女儿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心里越发的恼怒,直到林虹回去,她就当着林虹的面,乱发脾气一通,气的林虹一个人躲在美容室里哭。

这一次,母亲终于爆发了自己压抑已久的情绪,回想这几年,每每给她相亲,她都不当回事,这丫头心里一定有人了,否则不会这么排斥,难道又是那个外地人,这一次坚决不能再任由她胡闹了,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五月份就给她说过一门亲事,条件那么好,她连看不看,就直接拒绝了。真是要我死不瞑目吗?林虹母亲这么想着。

“丫头喂!你这是要逼死你妈吗?”

“我还能活几年啊!”

“如果我不在了,你一个人怎么办?现在嫌妈妈唠叨,将来有一天,你就明白妈妈的苦心了。”

“你这次必须给妈妈一个答复,否则妈妈真的活着没意思了。”

母亲一边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一边低声的说着。林虹就趴在床边,一边抹泪,一边攥着母亲的手。

母亲依然不依不饶的说个不停,林虹被母亲逼得实在没办法,就跪在母亲的病榻前,泪流不止的说:“妈!求你别说了,都是女儿不好,是女儿不孝,我发誓一定不会跟他有什么,我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

只要你好好的,不要再吓女儿了。

你把我养这么大,我还要好好孝敬你呢,你不要再吓女儿了。”林虹真的恐惧极了,如果母亲因为自己有什么三长两短,让她怎么面对年迈的父亲。

她越想越害怕,赶紧给躺在床上的母亲拔罐,火疗。

经过半个小时的走罐,母亲的病情似乎有了缓解。

下午傍晚时分,林虹又给母亲走了一次罐,到了晚上,母亲感觉好多了,可以下地走路了。

吃过晚饭,林虹一个人出来透透气,正好看到陈风的微信,然后就和他聊了几句。

陈风似乎听到了林虹话语中的异样,就给她回了一个电话。

“亲爱的,你怎么啦!是不是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如果有什么事,一定不要隐瞒我。我们要一起面对困难,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会做你背后最坚强的后盾。”

听完这些话,林虹一下子泪雨如下,一时间控制不住,哭出声来。

“虹儿,你不要哭,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陈风继续追问道。

“我妈今天病的很重,一下子晕过去了,若不是我回来及时,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林虹话音未落,陈风抢话说。

“那现在怎么样了?要不要我明天过去一趟,把你妈妈送去医院。”陈风焦急的说道。

“不用,她是老毛病了,只要注意饮食休息,不要激动动怒,就没事。我今天已经给她做了两次拔罐,明天上午再做一次,应该就没事了。”

“今天真的把我吓死了!”林虹只是说了母亲的病情,并未和陈风提到母亲比她跟陈风断绝来往的事情。

林虹一时情急之下,在母亲面前发誓,不再和陈风来往,而实际上,她根本做不到,至少此刻,她还是义无反顾的爱着这个母亲一直不看好的男人。

进过几天的调养,母亲的高血压终于得到一些控制。但是每每看到母亲那绝望的眼神,她的心还是会像被冰冷的海水浸泡一般,膨胀,难忍。

陈风这几日,除了偶尔去一趟公司,几乎天天呆在家里。他隐隐的感到一种极为不祥的预兆,正悄悄的逼近他。

他闲来无聊,就一个人坐在电脑前胡乱的翻看着自己从前写的一些文字,其中有一篇,他看了以后,心中一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