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字如面——感受书信的魅力

     书信真的离我们远去了,随着联络的越来越便利,人们用微信、QQ、短信大不了打通电话来保持联络,坐下来,摊开纸,提笔一个一个写字,再买信封贴邮票寄出,似乎都成了远古人才干的事情。其实写信不过是十几年前在我身上还发生着的事情,就这十几年匆匆而过,一个当时认为是理所应当继续存续的事就这么悄然结束了。

      值得庆幸的是我是在外地上了大学,由此才有了写信的由头,给好朋友写,给一般的朋友写,给暧昧中的人写,给父母写。那时写信真的是件很重要的事,收到信也是件很开心的事。因为写作对象的不同,我的书信风格也大相径庭。

       给最好的朋友就跟记日记差不多,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也不顾及措辞和实效性,正反面都写满了才寄出,有的时候也是流水账一堆,感觉就是一种倾诉或是报备,没有太多的修辞,所以也显得无所顾忌,真性情跃然纸上。

      给父母的是要寄到妈妈单位的,必然工工整整,还得仔细掂量措辞,一定要积极向上,充满正能量。我常想象也许妈妈的同事会走过来瞄一眼,那必须得给她十足的面子,让同事看了也交口称赞,比如“您女儿字写得真好”,“真有文采”之类的。到底有没有其他人看,我也从来没问过,但基本一个学期会写两三封家书回去。

       给暧昧的男生写信最好玩,他是那种很文青的男生,上来就是“见字如面”这类的话,有时还会简写成“如面”,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这个词,当时就觉得好美啊,看到字就像见到他一样,各种幻想。在给他的信中我尽己所能地展示着一个学金融的女文青的全部才华,具体不记得了,估计是聊聊音乐、聊聊文学,谈谈诗歌、谈谈理想之类的吧!

       我收到的书信现在还保存完好,但不太敢去看,主要是不敢去面对当年的幼稚与装逼。但转念一想,不去看,也不代表那个时间段不存在好吧!尽管那时的自己现在看上去如此不堪,但那时的自己完全不觉得啊,她有错吗?没有啊。坦然面对才是如今成熟的表现。

       收到的信中大多很普通,朋友间就是汇报近况而已,那时候还很爱互寄照片,由此我收到不少照片,也专门洗了一些觉得漂亮的近照寄出,比我小的孩子已无法想象了对吧!但那确实是一段真实的历史。有个男性友人寄来的信我总是跟室友分享,常常是念到一半她们就受不了了,冲我大叫“写了些什么啊?”其实我也受不了,他能从打篮球写到物理,由于我是个文科生,他的理科思维我确实不懂,但我这个人有个优点,我是个非常好的倾听者,我不一定能懂,但我真的可以站在他的立场上理解他,这也就是他这种怪咖还坚持给我写信的原因了,很开心,我们直到现在都是非常好的朋友。

       看到《见字如面》那个节目,由此想到了上述这些,当然,这个词仍如我第一次见到它那么美。那个男孩,如今已不知所踪,只是后来我自己的感知加上旁人的提醒才让我幡然醒悟,原来他是一个根本不值得我继续付出的人,还好,陷入不深,所以也就忘记了。“见字如面”也将在历史的长河中被人们遗忘了,我的孩子们将来只能靠想象去理解这个词了,希望他们具备优于常人的想象力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