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让你觉得,活到现在不容易

前几天写《校园暴力|孩子的恶意有多可怕》时,一不小心勾起了太多“年轻时候”的回忆,才发现自己已然变成了一个有故事的女人啊!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年少无知,防不胜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回首当初,捂脸笑哭。

 1智障学游泳

慢慢长大会慢慢发现有些记忆变得越来越模糊,但有些记忆却变得越来越清晰。比如说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个夏天的傍晚,我屁颠屁颠得跟着老妈去大湖里学游泳。

想当年我老妈也是一不羁放纵的奇女子,上得了厅堂,摸得了鱼塘,宰得了公鸡,杀得了王八。游泳什么的,充其量也只能算得上她的一个小小的业余爱好。

至于我麻,先天的基因没有继承好,后天的训练也没达到,空怀着一腔成为水中健儿的热情,正寻思着还要做点什么下水前的准备活动时,就被她拉到水里去了。

不知道你们第一次下水时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反正我的感觉就是:我一定抓着点什么啊!在水里能抓什么呢?当然是抓我老妈啊!

终于,我老妈在第N次把我从她胳膊上甩下来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爆发了:算了,算了,来,你给我抱着这个大石头,我自己去游会儿。

然后,她就游走了!我猛灌了两口湖水,一只手死命地抱住那个大石头,另一只手腾出来擦擦眼泪。(感觉自己要淹死了,还不能吓哭的么,我还是个孩子啊!)

好不容易平复了一下心情,回头看我老妈,估计她已经游出八百米了,玩得可开心了。我心里当然不服气:怎么着,我还就不信我学不会游泳了!于是我开始慢慢地松开双手,自己想象着老妈游泳的样子,扒拉着双臂在水里扑腾。

我原以为自己会成为一个传奇,搞不好第二天还有新闻报纸这样报道《震惊!天才女童竟然用这种方法自学游泳成功…》,但事实上我还停留在自我训练的第一阶段:松手,抱石头,再松手,再抱石头…

就这样我乐此不疲地玩着抱石头的游戏,好不容易敢放开双手,飘出一厘米了,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成为游泳健儿,驰骋奥运会了,老妈玩儿尽兴回来了,我就被拎回家了,从此游泳界就损失了一名骄子。

现在我越想越不对劲,老妈当年就这样把我这么一个游泳白痴丢在水里,自己潇洒快活去了,万一我要是手滑没抱住石头怎么办,她游得那么远,一旦我溺水,就算她身后装着马达,也赶不回来救我啊。

对此,我老妈给了一段文艺且富有哲理的回复:谁学游泳的时候不呛上两口水?我不放手,你又怎么能学得会呢?

嗯嗯,说得好有道理,可是妈妈,我到现在还是不会游泳啊啊啊啊!

2  笨蛋被暴打

我不知道你们的小学老师是不是那种和蔼可亲的,反正我们的小学老师都是狂野粗暴的,成绩差的学生恨不得一天被打两次。我不一样,我可是好学生,一年都打不了两次,但是一次打了我半年……

据我们的后期推测,那个老师那天可能是大姨妈来看她了,所以才会那么狂躁,原谅她了。那时候在村里上小学,教师资源本来就少,所以我们的英语是语文老师教的,还好,不是体育老师教的,我们已经可以偷笑了。哦对了,我们没有体育老师…

总之就是她随便上上,我们随便听听,高兴时教我们读单词,不高兴时就叫我们读单词,读错了就棍棒伺候。游戏规则是这样的:全体起立,挨个读单词,读对了坐下,读错了,先领赏三棍子,等这一圈轮完了,再读,读错了再打,基本上就是这么一条规则。

都说了我是好学生了,第一轮我当然就读对啊,避免了棍棒之苦。可是同桌就倒霉了,三棍子下去眼泪都打出来了,吓得我赶紧把单词在嘴里又默念了几遍。

唉,人生有的时候就是这么戏剧啊,老师估计是被我认真学习的态度打动了,又让我站起来读了一遍。好了,这一读不要紧,舌头突然就捋不直了,然后我讨打的旅程就开始了。

只见之前读错的人一个又一个地坐下来了,而我被打了一次又一次,越打越不会,不知道被打了几轮后,我发现教室里包括我在内,只有三个人还站在那捧着书,老师干脆把我们三个拎出来揍。

我小时候一直是长头发,老师伸手就拽着我马尾辫,把我的头往桌子上撞,发型都被她打乱了,当时她一边撞还一边说着什么,我完全不知道,满脑子都是:完了完了,我要脑震荡了,这单词到底怎么读啊,我觉得读得没毛病啊…

到最后我都觉得自己被打得变态了,说话都是一股子哭腔,还要强忍着不能哭,颤抖着把那个单词又读了一遍,她终于放过我了!然后我就顶着被打到爆炸的头发,攥着书本回去了。

回家的时候自动把头发梳梳好,也没跟老妈提起此事。前几天突然想到,自己以前居然能容忍一个人差点把自己给打死,差点没被自己给笑死,就跟老妈提了一下,老妈轻描淡写地说:我以前不是跟你说老师要是打你,你就回来告诉我吗?你不说,怪谁。

喂喂喂,亲爱的妈妈,好像跟老师说“不听话就打”的也是你吧?最后,那个老师现在要是知道我考了英语专业会不会很欣慰啊,在这里我想对她说:跟你毛关系都没有!

3 白痴吃错药

生活在一个教育、医疗、思想等等一切都很落后的小乡村的体验就是,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场合,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挂掉。

很多人骂人的口头禅是:你特么吃错药了啊!我可警告你不准这样跟我说话,因为我真的是吃错药了啊。

当时村上新开了一家诊所,离我们家只有几步路的距离,我小时候经常感冒生病,吃吃药就好了。适逢农活正忙,老妈也就按照就近原则去新开的诊所给我买了药。

一开始没什么毛病,就是隐约觉得药的计量有点大,平常小孩吃药都是吃一粒,那天那个医生让我吃三粒,我也没多想,小屁孩哪敢质疑大医生啊!

大约几个小时候我开始有反应了,腹痛(胃痛?肚子痛?我也不知道具体是哪个部位了)难忍。按照我奶奶的描述,我当时哭得昏天黑地,疼得双手直拍大腿。按照我的描述,我当时恨不得“以头抢地耳”,给自己一个痛快。

后来我奶奶赶紧把老妈从田里喊回来,我当时疼得完全下不了床,(脑部了一下,当时简直跟电视里宫里的娘娘吃了堕胎药一样…)我老妈只好把我背到了医院。(这里要感慨一下,自我记事起,印象中老妈这是第一次背我,有点小感动,甚至有点想哭哭,嘤嘤~)

后来,医生拿了两粒白色的药丸给我吃,我哪里还敢吃药啊,看到药都怕。但是最终还是被连哄带骗得忽悠着吃了药,然后含泪睡去,醒来又生龙活虎了。

虽然吃完药后看似痊愈了,我总觉得会给我留下什么后遗症,比如现在看到药丸心生惶恐,比如现在大病小病不断,成为了一个行走的药罐子,比如惴惴不安地想着不知道哪天就突然挂了。毕竟牛逼可以乱吹,药可不能乱吃…

当然了,你以为我的人生只经历了这几次生死边缘的徘徊,那你就太小看我,我岂是这么容易就被你们看透的。粗略得估计了一下,光是走在马路上与车擦肩而过就不下五次,最夸张的一次是走在大马路上,一辆大卡车在我身后疯狂地按喇叭,我完全没有听见,最后是被老妈的骂声吓得回过神来,说我耳朵聋了。谁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呢,大概是想我怎么做好社会主义的接班人这件事吧。

自己骑自行车也好,电瓶车也好,飞出去至少三次,最严重的一次,追尾了人家的小轿车,当时肚子不知道撞到哪里了,剧痛难忍,心里想得都是:完了完了,上学要迟到了。其实,心里想得是:完了完了,我以后不会生不了孩子吧。不过还好,脂肪厚,缓冲和减压妥妥的,淤血了一段时间就啥毛病都没有了。

其实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希望你在看这篇文章的时候能笑出声来。生活有这么多的苟且需要你去承受,就当作我从你那里偷来了你短暂的笑容。

如果非要让我说个什么经验教训,来升华这篇文章的主旨的话,我想说:下次投胎的时候记得擦亮眼睛,找一个靠谱点的老妈,不要学我找了一个假妈妈;有病记得要治,但前提是找个“有两把刷子”的医生,别什么药都往嘴里胡乱得塞,又不是狗粮;最后,注意安全,只对你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亲子日记第1天 4月24日,星期一,小雨 今天开始写亲子日记,记录孩子成长的点滴,希望自己可以坚持下去,每天至少一...
    月儿贝贝阅读 4,400评论 2 20
  • billyzhang阅读 67评论 0 0
  • 文/笔芯儿 第17天《让生命微微笑》实修 主题:拥抱奇迹 功课:善待自己 五点半醒来,读完两篇“祈祷文”,听完课,...
    01零壹阅读 165评论 2 6
  • 近日,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播出了政论片《将改革进行到底》,每一集都聚焦一个专题,在一个侧面展现改革成果,十集专...
    马继敦阅读 173评论 4 4
  • 新眼镜是木质框架的,从碟子上 吃了一半的黑森林里伐出来,那么 种在花盆浇水,是不是就能长出个春天? 哦,春天。春天...
    孙陆辰阅读 4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