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火影忍者(27)新的伙伴

我们一行人回到砂隐村,在参加过千代婆婆的葬礼之后,第二天,我们便启程返回木叶村。村口,我爱罗一行人送别我们。

鸣人和我爱罗像大人一般地握手道别,那一握,也包含了我爱罗没有言明的感谢。我希望下次来到砂隐村的时候,只是单纯的旅游。我想,砂隐村有我爱罗在,这应该不是什么幻想吧。

回木叶的路上,我们走得很慢很慢,因为还无法活动自如的卡卡西只能在我的搀扶下缓缓移动。卡卡西的新式写轮眼是可以制造出一个不可见的结界,然后把结界内的东西转移到其他空间,威力相当大,迪达拉的一只手臂就是这么被弄断的。然而威力大也相应带来了更大的负担,所以身体一时无法恢复。

“凯老师,”小李突然问,“昨天拓真老师用的那个术,您说不是体术,那究竟是什么啊?”听闻此话,我顿感头大。

偏偏鸣人又追问:“小李,你在说什么啊?”

“拓真老师昨天打败凯老师的复制品时用了一种术,速度快得连与凯老师能力相当的复制品都完全反应不过来。”小李解释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凯老师却说那不是体术。”

“那确实不是主要依靠速度能力的体术,”凯说,“而且,虽然具体是什么我不大清楚,但是总感觉并不陌生。”

“拓真老师,那是什么术啊?”所有的人都看向我。

“你用那个术了吗?”卡卡西低声问我。

我微微点了下头,然后说:“只是一种比较特别的瞬身术罢了,以前也有人用过的。”

“只是瞬身术么……”卡卡西微笑了一下,“如果瞬身术就能被称为金色闪光的话,木叶里岂不是人人都有光。”

“不要这么说嘛,要不是因为情况紧急,老师这个术,我本是不想再用的了……”

“你不用的话,这个术就会失传的哟。”

“……”

后来众小鬼们忍受不了我们蜗牛般的速度,凯便以修炼为名,背起卡卡西一路狂奔。所以,我们很快便回到了木叶村。

虽然砂隐村牺牲了一人,但这次任务也算顺利完成。我代替住进医院的卡卡西去交任务报告单时,发现小樱也在那儿。她正在向纲手汇报一件很重要的事:小樱她们在战斗时,从临死前的蝎口中得知,十天后在草隐村的天地桥,蝎的一个潜伏在大蛇丸手下做间谍的部下会和他在那里碰头,这正是得到大蛇丸和佐助线索的一个好机会。

小樱是坚决要去天地桥的,但现在的卡卡西班缺少队长,纲手准备研究一下再决定。我便回医院去看望卡卡西,顺便把这件事情告诉给了他。然而卡卡西似乎并不是特别担心这件事,只是叫我想想能够帮助鸣人修炼的方法。

又过了几天,我再度去医院看望卡卡西,突然在路上便接到了纲手的紧急召集,只好先赶往火影屋。进去之后才现纲手面前还站着个男子,身材算得上是高大结实,与我差不多年纪,虽然是木叶忍者,但我却从来没有见过。

“这是大和,这是拓真。”纲手用极其简短的话为我们相互作了介绍,然后严肃地递给我一个卷轴,上面赫然印着一个白色的“羽”字。

我把卷轴展开来看――果然是翼隐村出事了。翼隐村的一座深山里似乎有怪物存在,于是便引来了晓的侵入,现在向木叶紧急进行求援。

我微微叹了口气,拿起卷轴:“我现在就出发。”

大和

“等下,”纲手说,“大和是卡卡西班的临时队长,要带小樱他们去天地桥。你与他们同行,到达天地桥之前有个码头,任务结束的红豆会在那里等你。因为她去过翼隐村,所以会为你带路。”

“明白了。”我转向大和,“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来头,不过那两个孩子就拜托你了,大和队长。”“是!”大和挺直了身体,“能够帮卡卡西前辈的忙,我非常非常的荣幸。”

“前辈?”我发现大和用了个特别的词,“你,是暗部的吗?”

“是的。”他果然没否认。

“纲手大人!”我不由得叫了起来。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你很快就会知道,大和是目前最适合的人选。”纲手站起身来,“现在去医院吧,自来也应该到了。”


一头疑惑的我和纲手还有大和进入卡卡西的病房,正如纲手所说,自来也也在那里,而且正在和卡卡西谈论九尾的问题,见我们进来,也没有中断谈话。

“鸣人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九尾的查克拉就会显现出来,”卡卡西半躺在床上,说道,“这种状况有越来越明显的趋势,那种查克拉在鸣人身后化成尾巴的形状,而且尾巴数量会逐渐变多,直至九条。每增加一条,威力也增加了许多,而鸣人自己的查克拉也更为九尾所控制。”

“事实上,”自来也抱着双臂,靠在窗台边,“在修炼时就发生过这种情况了。”

“那么,”卡卡西稍坐起来了一些,“自来也大人到底看到了几条尾巴?”

“哼哼,”自来也突然冷笑起来,“我这一辈子只有两次经历死里逃生,第一次是偷看女浴室,结果被纲手打断了七根肋骨,内脏也破裂了。”

虽然不大敢直视,但我小斜一眼,我发现纲手竟然不好意思地微微红了脸。

“还有一次,”自来也一下子扯开自己的上衣,露出了满是伤痕,令人触目惊心的前胸,“就是看到鸣人露出第四条尾巴的时候。”

就在我们惊讶的不知该说什么好的时候,自来也又开口了:“第三条尾巴出现的时候,鸣人还能控制自己的意识。但第四条尾巴出现的时候,就俨然是只小九尾了,只存在破坏的念头,而且他的身体也会因此受到很大伤害。”

“虽然借助九尾的力量伤口能够很快恢复,但是,”卡卡西接着说,“这只不过是加剧身体的新陈代谢,再这样下去,鸣人的生命也会被耗尽的。”

“就是因为要应付这样的状况,”纲手先看向我又看向大和,“所以才让你来做队长,大和,因为只有你继承了初代火影的细胞啊。”

我一时没有理解纲手的话,只听她又说:“好在现在初代火影留下来的项链也在鸣人身上,至于能不能起效果,就全靠你了。”

“是,火影大人。”大和应道。

又是这种所有人都明白,只有我不理解的局面。但我不着急,因为我知道早晚会明白的。

佐井

“卡卡西,有件事得让你知道。”纲手说,“因为你不能同去,所以团藏坚持要把他属下一个叫佐井的少年编入卡卡西班中。”

“啊,没关系。”

我觉得愈加混乱,团藏是暗部预备组织“根”的首领,而且以前曾是三代大人的反对者。这样的一个老头,现在又有了什么想法?

不管怎么说,所有要去执行任务的人最后还是集合到了村口。

我见到了佐井,那是一个长相和声音都和佐助有几分相似的孩子。但明显不同的是,他的脸上总是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然而那笑容中却分明感受不到一丝笑意,这也是暗部的训练吗?我感到些许的悲哀,同时也隐约感觉到这孩子并不简单。

鸣人和佐井似乎之前见过面,但是看起来不合,马上就开始吵起来。大和左右调解,终于,这样一个有些奇怪的卡卡西班出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