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从此陌路

郑扬脚踏祥云,飘然于空中,轻抒手臂,随着琴音轻抚,琴弦轻动。天籁般的琴声在天空中飘荡着向四野散去。

天空中,忽然一阵花雨,真真实实的花雨,广场上许多人伸手接着从天空中落下来的花瓣、花朵,嗅着那沁人心脾的芬芳。

一双双春燕,穿梭于柳丝的翠绿里,山岗旁池塘边,温暖的沙滩上睡着一对对的鸳鸯。这些都是在天空上真实的展现着。

郑扬轻抚着伏羲琴,游走于仙境般的琼瑶,随着琴声的变化,四季也在天空中的景色里变化着。

夏蛙如鼓,稻香原野,满池的点点荷叶,一天天地长大长圆,莲梗如箭,荷花含笑,一忽儿,鸣蝉四野,莲蓬老了、熟了,从莲池深处,一叶菱舟划来。

坐在高台上的北江市领导望着天空上那变化的风景,望着郑扬游走于风景中潇潇洒洒的弹琴,叹了一口气道:“他郑扬终是神仙,而我们只是凡人。”

孙部长站在高台上望着天空:“郑扬!原来他无所不能!他说的话都是真的!”孙部长将两手握拳,狠狠地用着劲:“我会记着你郑扬的!你从此便是我心中的神了。”

卓飞声、俞平、钟离、嵇子见四个人更是激动得老泪纵横。这一辈子,以为自己的琴艺是在人世间能达到顶峰的存在了,谁知道这郑部长小小年纪,便有神仙般的琴艺。

四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又哭又笑,搞得鼻涕口水一角淋的:“真的,伏羲琴我们也看见了,此生无憾了!”

灵儿、晓彤、庄雅、小惠、李雪、小文几个人拍着手,脸上彤红彤红的,她们几个的心里更是特别的激动和兴奋,自己的男人原来这样的有本事。

在广场高台的西北角,坐着三个人,三个人戴着精典的丝编女帽,脸上戴着大大的太阳镜,这三个人是林茹儿、肖红和尤英。

北江市的古琴大赛是全国性的比赛,肖红对古琴也是喜欢的,基本上在北江市举办的古琴大赛她都知道,从离开北江市人民剧院以后,她再也没有看过北江市的古琴大赛了。

这一次林茹儿告诉自己北江市举办古琴大赛,在电话里讲了许多关于郑扬的事情。

林茹儿说,郑扬从北江市委宣传部回到郊区学校,几天就当上了郊区学校的校长,三个月后就回到了宣传部,现在是宣传部的部长了。在电话里林茹儿还告诉肖红,这一次的北江市古琴大赛,就是北江市委宣传部举办的。

肖红听了这些,对郑扬的印象有了大的改变,便也把这些话告诉了尤英。尤英的心里其实还是爱着郑扬的,听见了这些话,当然为郑扬高兴了。她也想回来看看郑扬,心里想着能不能和郑扬复合,毕竟两个人在一起结过婚的啊。

坐在广场上,三个人看着天空上郑扬在弹着琴,那空中风景的四季变化,那花瓣和花朵的落下,这些都是真的,这是怎么做到的?

三个人的心里惊讶着,肖红的心里很是复杂,没有想到才两年不到的时间,郑扬就成长得可望而不及了。

唉,要是当时郑扬和尤英没有离婚多好,也怪自己,当时要是不带走尤英就好了。

尤英坐在那里更是心里五味杂陈,没有想到郑扬原来是这样的优秀,现在一切都变了,还能变回原来吗?

尤英想着,等到古琴大赛的闭幕式结束,一定要去找到郑扬,告诉他,我尤英还是爱他郑扬的!

在广场的西北角边上,这时也站着两个人,这两个人一个是天女山天女峰上的石头,就是那个白衣的青年,一个是穿着湖蓝色旗袍的女子,天女山天女峰上的仙女组组长余湘。

原来在天女峰上,那白衣青年从北江市接回林青儿,后来与林青儿的相处,因为林青儿与楚思成的结婚,心里产生了隔阂。

林青儿告诉他楚天然是他的女儿,他也百般的不相信,后来林青儿便不愿意和他相处,本来他建桃花小筑,林青儿以为她是为了自己建的桃花小筑,却原来他建桃花小筑是为了囚禁自己。

两个人决裂以后,林青儿在天女庙里,女娲娘娘教了自己许多武功,让自己在天女峰上站住了脚。

那白衣青年心胸狭窄,便记恨在心。恰在这时,仙女组的组长余湘发现了机会。

这余湘丰姿卓绝,在天女山的天女峰上,可以说是除天女以外最优秀的人了。

从小被带到天女山,在悬崖峭壁间的天女村里接受着培养教育,后来在天女宫选天女的时候,郑扬的母亲以温柔娴静而胜出一筹,余湘才被任为仙女组的组长。

所以余湘心里所有的不甘心,都让她想着有朝一日能成为天女,能入住天女宫,成为天女山上天女峰的天女宫的传人。

见到白衣青年的所作所为,她便步步为营,一步步地经营着自己的天女之梦。

和白衣青年接触以后,余湘发现,只有通过白衣青年,才能实现自己的目的。

便以自己的美色诱惑着白衣青年,最终两个人决定等时机成熟,便实施计划。

没有想到,天女宫的天女,传出消息让郑扬上天女峰,决定让郑扬负责天女峰的一切。

而白衣青年寻求林青儿的帮助时,想让林青儿和自己一起截杀郑扬,不让郑扬成功。谁知林青儿却一心向着郑扬,而且还决定告诉郑扬。

白衣青年最后没有办法,打伤了林青儿,将林青关了起来。和余湘商量,决定以下毒来捉住郑扬,从而取得天女峰的决定权。

郑扬上山以后,用计将白衣青年制服,并以武功废其功夫,抹除了白衣青年的记忆,听了林青儿留白衣青年一命,让他更名为石头在天女峰上负责扫地,过其一生。

余湘见事情失败,自己并没有被发现,叹白衣青年功夫尽废,便也没有做什么不必要的事,等以后有机会再说。

那知道,石头机缘奏巧,在伏羲大殿里的伏羲塑像的手上找到了丹药,不仅恢复了记忆,也恢复了所有的武功。

只是白衣青年一时性急,在天女庙大门外将管他的那名穿紫色轻纱的女子打飞,然后又和赶来的林青儿等人大打出手,将林青儿打伤。

后来女娲娘娘在天女庙门外子舒袖将石头轻轻一拂,而使石头飞出天女庙的山门之外,在广场的石栏上压断了石栏,而滚下陡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