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鸟岛的微微(上)

认识微微是在四年前,那时我跟朋友合伙开了个女装店,微微是常客。而且有次聊起来,她跟我朋友都曾在一个叫青鸟岛的地方生活了多年,微微更是从小随家人在那儿长大的。

我从没去过青鸟岛,只在初中地理课上对这个地名有个模糊的印象。在微微的描述里,这是一个海水澎湃浩荡,家家都有百万游艇的美丽富饶之地。不知是岛上的风水对陶养豪爽开放的性格特别有益——比如我朋友和微微,两人都不拘小节,爱玩爱疯,喝酒海量——还是微微是个“豪放派”中的特例。总之,在我至今认识的所有“女汉子”当中,微微算是最足以称道的一个了。

认识微微的时候,她正处于漫长惬意的休假之中。根据微微的描述,她之前是青鸟岛上的一名家居设计师,因为一次在离我们这儿不远城市的工作机会听说了这里,便在case完成后心神俱疲之际奔了过来,决心给自己放一个长假。于是我们初识的那段时间,她除了四处闲晃就没有别的什么事了。而且来我们店的次数很勤,每次都是一个人来,逢来必买,人也好说话——从不讲价,看起来是个阔绰且随和有教养的女孩子。所以刚开始我对她的印象是不错的。

过了不久就听说她有了男朋友,是个藏族的男孩子——在我们待的地方,不光外国人多,少数民族也不在少数,内蒙古、西藏人都有。打那之后,她来我们店的次数就明显减少了——好像生活开辟了新天地,不需再靠买买买来填补内心的空虚。

有一次在大街上遇到了他们,微微便介绍我和她男朋友认识,她男朋友长着张英气勃勃的黝黑的脸,留着谢霆锋那样酷酷的中分发,笑起来露出对小虎牙,一团掩盖不住的孩子气。后来我和朋友才听微微说起她男朋友小她五岁,刚成年,有个浪漫的名字——任青才让。不过,倒是他先追的她。那时我们都是活跃、思想开放的年轻人,并不会对姐弟恋抱有什么成见。在我们看来,微微还是我们的朋友——不管她男朋友年方几何。微微很高兴地接受了我们的态度,从此便常在我们面前任青长任青短了。

后来,他们还从当地村民家里买了一只小狗崽,取名多吉,两个人共同抚养。从此在我们那儿巴掌大的镇上,便经常能看见微微和任青带着多吉一道散步的情景。

有一次,我和朋友在店里时,微微来了,她神色紧张地对我们说,怀疑自己怀孕了。我们在惊讶之余都不知是该安慰还是道贺。不过看她那副愁眉苦脸、萎靡不振的样子,一点不像我们所认识的说起话来滔滔不绝,总是活力四射的微微。朋友是当妈的人,在奉劝之余建议她尽快去测清楚,微微说不敢,不过后面还是鼓起勇气去了,结果是虚惊一场,我们都替她舒了口气。

不过,令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再次见到微微时,她竟然主动告诉我她真的怀孕了。但这一次她倒显得分外平静,淡淡地说出这个消息,连语气都没有丝毫变化——不知是出于无奈的听天由命,还是深思熟虑后的坦然面对。她对我说,她想留下这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