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相思引——宁负如来不负卿(1)

2字数 3515阅读 994

中篇凄美历史爱情故事集【相思引】之——

宁负如来不负卿(一)

作者—— 东篱若尘   (文俊壹)

《相思引》之——宁负如来不负卿

结尽同心缔尽缘,

此生虽短意缠绵。

世间若无双全法。

宁负如来不负卿。

唐朝,贞观七年,仲秋。

大唐帝国在一代明君李世民的励精图治下,终于回复了大国气象,一片生机盎然。

长安城庄严巍峨的大总持寺门前,一个十五岁的俊秀少年一脸不甘的站在门前,任身边的中年人怎样劝说,都不再迈步,中年人失去了性子,将少年拦腰抱起,扛进了寺院大门,任凭少年踢打呼号。

静谧安详的禅房内,几位大总持寺的高僧看着眼前这个灵秀的男孩,颇有些喜欢。可再看看他一副双目带着怒火的样子,又不得不纷纷摇着头打消了收徒的念头。

只有一脸微笑道岳禅师好似看透了男孩心中的念想:“孩子,可是不愿意出家?”男孩倔强的回道:“是!我父母双亡,叔叔觊觎祖产,才出此恶招!”道岳微微点头:“佛门本不该强人所难,可你的叔叔已经为你办下度牒,就算你要还俗,也需三年以后,否则,以你现在的出家人身份,你是无法参加科举,也做不了官的!”

男孩一惊,愣愣的看着这个和蔼的老和尚,他居然看穿了自己的心意,居然知道自己想要科举应试,想要做官!?道岳禅师继续微笑着说道:“不如,你就在我门下三年,读书学习,三年之后,我帮你还俗,如何?”

男孩有些气馁,自己五岁便被称为神童,七岁就能立物就诗,十年来已是满腹诗书,才华横溢,盛名远播,被家族寄予厚望,可如今,却被贪恶的亲叔叔陷害,自己亲手在出家文牒上画了押,既然已无可转圜,三年,好吧,就等三年又如何?

男孩看看道岳,无奈的抿着嘴:“好,我便做你三年的弟子,只是我想学的,你教得了我么?”道岳禅师还是微微一笑:“放心好了,去准备剃度吧,从今日起,你的法号——辩机。”

两年间。在道岳禅师的指引下,辩机一半的时间研习汉学经典,一半的时间修习佛法典籍。两年过去,辩机已经深深的被自己的师傅所折服,师傅就像一口深不见底的古井,看似残破窄小,却又深不可测。以辩机的绝世天资,这两年时间,居然已超过许多僧人十余年的苦学光阴。

而此时,一个重大的法事,正要举行······

四年前,岐州(法门寺所在地)刺史向大唐皇帝李世民上书:“法门寺舍利塔地宫三十年开启一次,开则岁岁丰收,政通人和”,请求开启地宫。唐太宗当即准奏。

大唐帝国建国后第一次打开了法门寺地宫,迎出了释迦牟尼指骨舍利,由高僧大德一路步行护持到长安供奉,如今,唐太宗许下的三年供奉之期已满,自然要派高僧大德奉送佛骨回到法门寺地宫。

于是,大唐皇帝颁布诏令,特命举行一场水陆法会。其中有一场论法会,胜出者将代表皇帝恭送佛骨回到法门寺地宫,这对于佛门弟子来说,是无上荣光的事,大总持寺作为八大寺院之一,更是要争取这个机会,而道岳作为寺中修行道行最高深的禅师,也当仁不让的要代表本寺参加论法。

论法会当天早晨,道岳看看一脸漠然的辩机,和蔼的问道:“如此盛会,也是难得的机缘,随为师同去看看如何?”辩机未曾多想,只觉得去看看恩师的风采也好,于是笑笑道:“好吧。”道岳满意的点点头,有些事,确实是要靠机缘的。

法会现场,人山人海,中间是代表各寺院的高僧大德,周围还有上万信众和看热闹的百姓,随着庄严的画角声响起,大唐皇帝带领皇室宗族和百官到了。

正值壮年的李世民英武霸气,为表虔诚,一路步行而来。李世民的身后,长孙皇后带领一众嫔妃和王子公主尾随于后,队伍中的人都或真心或假装虔诚的低头前行,只有一个十来岁的娇俏公主,开心而又好奇的四处打量张望着。

忽然,人群之中,一个身穿白色纱衣小和尚的身影映入了小公主眼中,小公主立刻便被吸引,眼中再没有别的事物别的人,只是直勾勾的看着他,辩机也觉得似乎有人在看着自己,眼神搜索之下,见到了目光的来源。

四目相对,一看是个娇俏活泼的小姑娘,辩机无心的对她一笑。这一笑,却让小公主看得呆了,只觉得自从母亲死后,再未见过如此亲切的笑,又如此有亲近感的人,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后面低头走路的人没料到前面的人会突然停下,不由的撞了上去,两人一起跌倒,又连带后面的小王子小公主被绊倒,立时孩子的痛呼声响起,被绊倒的人大声的叫道:“高阳,你干嘛突然停下!”

跌得一身灰土的高阳公主却丝毫不在意,眼神也一直没有离开过辩机,只是笑嘻嘻的看着他,而辩机看到这一群跌倒的王子公主和高阳小公主俏皮的样子,也不由的冲她开心一笑,这一笑,却让一旁的道岳心中一沉,暗诵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这机缘,如何却也是孽缘啊!”

论法会持续了两个个时辰,已进入尾声,辩机就静静的坐着,听着。另一边,高阳公主也就这样手杵着腮看了辩机两个时辰,直到一直未曾开口的大庄严寺高僧明德禅师起身开口道:“佛门修行,讲求清净无争,诸位以论法之名,争名利之实,皆已犯佛门贪嗔痴三戒,又还有何面目担任这护法之职?”

一席话说的其他高僧都羞愧的低下了头,连道岳禅师也双手合十低头默念道:“阿弥陀佛,确是动了贪念,惭愧,惭愧。”一看这情形,辩机的眉头立刻拧了起来,看看云淡风轻站在那里的明德禅师,辩机却分明感受到了他内心胜利者的喜悦和得意。

再看看已经有些痛苦的恩师道岳,辩机不禁有些气愤,霍然起身,朗声说道:“明德大师此言不妥。”众人一惊,都抬头看去,连高高在上的李世民也不由眯起眼睛看着这个俊秀的小沙弥。

明德禅师平和的问道:“小和尚你倒是说说看,哪里不妥?”辩机面色不改,高声说道:“论法会乃陛下下旨召开,大师这么说,岂不是在说是陛下有意要让诸位高僧破戒么?”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原本风轻云淡的明德禅师也已经不再冷静,汗珠瞬间就沁出了额头。李世民也眯起眼有些微微变色,明德禅师这下再也把持不住,翻身下拜惶恐的说道:“还望陛下明鉴,老衲绝无此意。”

李世民还未开口,辩机却也向李世民下拜道:“陛下明鉴,小僧只是想看看明德大师是否真已参透佛法因缘,真已做到无欲无求无惧无畏,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李世民的脸上再次泛起了笑容,满意的点点头,刚要开口,却不防一旁的高阳小公主一蹦而起,开心的拍着巴掌道:“说的好说的好!老和尚就爱装模作样!”吓得长孙皇后连忙出言呵斥道:“高阳,不许胡说,还不快坐下!”高阳毫不在意的坐下,眼中满是欢喜的看着那个已经深深印在心里的身影。

李世民呵呵一笑,点头道:“果然是后生可畏,不知这位小和尚是那座寺院的高徒?”道岳禅师连忙起身回道:“回陛下,此乃老衲弟子,大总持寺的小沙弥辩机,今年只有十七岁,不知深浅,还望陛下莫怪。”

李世民哈哈一笑道:“好,好,好,大总持寺果然人才辈出,今次恭送佛骨的总护法,便由大总持寺的高僧担当,其他各寺再选一百名高僧共同护持。辩机小小年纪便已参透佛法要义,朕特准其参与本次护送,并擢升为沙门。”李世民说完,所有的和尚都羡慕的看着辩机,剃度才两年就获皇帝亲封,这样的殊荣,几世也难求啊!

可辩机却有些愣怔,他想要的,本不是这个,还有一年,他就可以还俗了,现在皇帝亲封,他还怎么还俗,怎么考取功名?!道岳禅师一看他无动于衷,连忙暗示道:“还不快谢陛下隆恩。”两年的佛法研习,毕竟也多少改变了辩机的心性,因果早注定了吧,辩机无奈的一笑,下拜谢恩。远处的高阳公主也不由得微微偏了头在想,他怎么会不高兴呢?

恭送佛骨的队伍在盛大的祈福法会之后开始缓缓前行,除了醒目的佛龛,还有数不尽的奇珍异宝,带着大唐皇帝的祈愿一起随行。除了佛龛周围的四位大总持寺护法高僧,还有一百位随行高僧口念佛经随行,年轻俊秀的辩机在人群中格外醒目,只是那深锁的眉头,一直不曾展开。

周围的信众也有人将物品或放到车上,或塞进随行僧人的行囊中,忽然,只见一个小姑娘从皇家的队伍中飞跑而出,将一个玉佩塞到辩机手中,娇笑着说道:“我知道你叫辩机,你也记住,我叫高阳,这是给你的,不是给别人的,你可要收好了!”

说罢,又好好打量了一番辩机,而后嫣然一笑,跑回了队伍,辩机楞了片刻,心里有了些异样的感觉,但还是将玉佩收入怀中。远处的李世民抚摸着高阳的头哈哈一笑道:“没想到高阳小小年纪,也知道用心爱之物礼佛了!”高阳撇嘴一笑,眼睛里,只有远去的辩机。

岐州路途遥远,一路步行来回,耗时甚久。道岳禅师自然知道辩机的心事,却也不说破,只是于闲暇时给他讲解佛法,并教他学习梵文,辩机心知还俗无望,内心烦闷,再看不进四书五经,就将心全投入到梵文与佛经中,其进步之神速,连道岳禅师都惊诧不已。看着辩机青灯下孤绝的身影,道岳禅师心中感慨,这,多像已经西去多年的玄奘法师啊!

——未完待续——


用心用情写故事,喜欢,就请持续关注~~~~~~

《相思引》之——宁负如来不负卿(二)

《相思引》之——宁负如来不负卿(三)

《相思引》之——宁负如来不负卿(四)

《相思引》之——似是故人来(一)

《相思引》之——似是故人来(二)

《相思引》之——似是故人来(三)

《相思引》之——似是故人来(四)

该作品为付费连载
购买即可永久获取连载内的所有内容,包括将来更新的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