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七章 神魂颠倒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旧时今日

全章目录


当初为什么要对陈嘉豪不理不睬呢?想想这世上不用的人也要用三回。唉!真后悔当初不该把话说得太绝。依依陷入在暇思中。

是想刻意回避什么,还是想证明什么。生命中似乎有一道不能跨越的墙,这堵墙又是谁设在那儿的?为什么在前行的路上会感到恐惧?意志在恍惚中一直在和现实死磕。这种长期的压抑和克制已抑郁成无法冶愈的内伤。

今天有个同事过生日,同事们相约晚上去卡拉OK庆祝。依依本来不打算去,她感到这几天精神有点疲惫,但同事们硬要拉她去,实在是盛情难却。去就去吧,难得开心一次,放松一下又有何不可呢?

都是熟悉的人,大家在一起玩得很嗨,很尽兴。他们大声地唱歌,开心地吃着各种零食和水果。喝完红酒又喝啤酒,反正明天是星期天,反正醉了也不怕丑态百出。

自从郑辉出事以后,依依一直没再这么放纵过自己。她已郁闷太久,今天她一反常态,不再拘谨。她喝酒的这种豪爽劲真让同事们汗颜,但也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喝酒这种事一旦破了戒,喝过了三杯,后面就再也止不住了。从头到尾,依依总共喝了多少杯,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全场的人都喝多了。

差不多凌晨一点,大家也真是闹腾够了。到了必须散场的时刻,其它三位女同志已被男朋友或老公接走了。有一个好心的男同志要送依依回家,她却委婉地拒绝了。

依依虽然全身酸软无力,整个人晕头转向的,但拒绝异性的话语却熟能生巧。多醉多晕,她都会顺畅地表达清楚,就像任何情况下都会把东西喂进嘴里一样自然。她固执地摇摇晃晃着,一个人独自行走在黑夜里。

她踩着高跟鞋,深一脚浅一脚,在昏暗的路灯下艰难地行走。米白色的丝织连衣裙在街灯下影影绰绰,清澈透亮的眸子似乎在迷醉中呼唤着什么。身边有一对小情侣经过,他们紧紧依偎在一起。这种甜蜜的姿态,分明是要将这孤独的女子在这淒凉黑夜里虐死。

依依又失落又伤感,长长的睫毛一眨,泪珠就一滴滴地滚落下来。思念像决堤的海,想念郑辉的感觉如潮水般一浪接一浪拍打着她的心扉。依依再也忍不住了,她在黑暗中哭出声来。

突然,依依的脚下一滑,她顺势将要跌倒在地上。就在这刻,他来了,他从背后轻轻托住了她。她就这样自然地躺在了他的怀里。他俩在幽暗的旧胡同里,紧紧抱在了一起。

依依微红的嘴唇一翘一翘,鼻孔呼出微热的醉意。明媚的眼眸顿时有了光彩,她定定地望着他那棱角分明的脸。

这是久别重逢的恋人吗?她激动地热泪盈眶。迷醉的眼神里带着甜蜜的喜悦和感动。薄如蝉翼的丝裙下那灵动秀美的香体,如起伏山丘般弥漫着让人沉醉的气息。雪白透亮的颈项如百合花般让他浮想联翩。

他蠢蠢欲动,忍不住轻轻吻了她的脖颈。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她闭上眼睛,缠绵在久违的怀抱里。

她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她说她太累了,一步也走不动。他就这样一直抱着她走向她的住处。这个柔软的美好的温热的香体,曾经寄托了他多少幻想。这个聪明善良的女子,曾经承载着多少他前行的希望,为何天意如此作弄人。

他轻轻地将她放在床上,缓缓吻着她的额头,然后吻她的唇。她微微睁开眼睛,娇羞地望着他那紧张而涨红的脸,眼神里弥漫着无尽的爱意和不舍。她拉住他的手让他别走,她示意他躺在她的身旁。

“是你吗,郑辉?”

“是我,依依。”

“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看我,我真的好想你。”

“我也是,我经常都有来看你。每个黑暗的夜里,我都会护送你回来,只是你从来都看不见我。”

“是吗?你别走好吗?”

“嗯,我不走。”

她枕在他的胳膊上,用手臂环抱着他,甜蜜而幸福地睡着了。她的嘴角带着笑意,安然而美好的像个单纯的孩子。

第二天中午十点半,依依才从昏睡中清醒过来。她伸手去身旁摸了摸,除了一个毛茸茸的玩具熊,什么也没有。郑辉分明回来过,是他送她回来的。难道这只是一场梦。不可能,她还能清楚地忆起她躺在他怀里的温暖感觉。

为什么这么真切?她的日记本是放在箱子里的,可现在竟然放在床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普在门外大声喊依依快点起床。依依努力地从床上爬起来,口很干渴,周身无力。她艰难地站了起来,头还是有点晕,腿脚酸软地想跌下去。她扶住床头稳了稳精神,缓缓打开了房门。

“依依,我买了豆浆和油条,快过来吃呀。”

“好的,你先放那儿吧。”

“昨晚玩得痛快吗?”

“别提了,醉死了。”

“你怎么回来的。”

“我……”

“有帅哥送你回来?”

“没有。”

依依倒了杯白开水,大口大口地一饮而尽,接着又倒了一杯。她双手握着水杯,若有所思地坐在小普身旁。她用一种神秘而又有点兴奋的眼神望着小普。

“给你说件事,你别大惊小怪。”

“什么啊?神神秘秘的,快说。”

“昨晚是郑辉送我回来的。”

“你昨晚到底喝了多少酒?现在还没醒,这可不是一般的醉呀。”

“我已经清醒了,凊醒得很。真的,郑辉昨晚上送我回来了。”

“别吓唬我了,姐姐,想他想得产生了幻觉?”

“唉!为什么你就不信我说的话呢?昨晚他还睡在我旁边。”

“哈哈哈……唉呀!笑死我了,你发春梦啊?”

“我怎么说你都不信吗?郑辉真的回来了,千真万确。”

“神神叨叨的,不会是神经出问题了吧?”

“喂,小普,你还是我朋友吗?我当你是好姐妹才告诉你的,可你怎么就不信我说的话呢?还这样挖苦我。”

“好好好,我信,我信。这种事以前在故事里也听过,不过套在你身上,我半信半疑。”

依依一副气愤又较真的样子,早餐都顾不上吃,坐在那里发呆生闷气,一脸委屈的神情。小普用怜悯的眼神望着依依,既同情她又心疼她。

该怎么办呢?这个可怜的闺蜜一定是得了相思病,而且还病得不轻。她需要一段真正的爱情来填补空虚,要不然她迟早会得神经病的。

小普觉得这个时候必须去找陈嘉豪来帮忙。事到如今,也只有去找他了。

为了安慰依依,小普假装兴奋地说她相信依依所说的话。她让依依快点吃早餐,吃完了俩人好一起去看电影。

依依觉得此事终于得到了小普的确认和支持,变得平静而详和。

其实依依自己也觉得很奇怪,郑辉明明已经死了,可是自己却真真切切地感知他回来到自己身边。这到底是幻觉还是梦境,她疑惑不解。

她自言自语:“我知道你从未离开,我知道你不会消失不见的,你一定会回来看我的。你果然回来了,昨晚你让我幸福了一个晚上,不是吗?”

一般人在正常情况下是看不见异域灵魂的。也只有在神思恍惚,精神极度虚弱,神经出现游离状态的时候,才能看见常人用肉眼所看不到的东西。其实也就是身上的阴气压过阳气的时候,个别人会出现这种情况。依依由于太过思念郑辉,在酒醉过度,身体又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才有幸看见了郑辉。

回忆会让人心碎,为什么真正感觉到的真实也会让人难过。这种融化了痛的美好,短暂幸福过后的失望和冰冷感更加折磨人。依依感觉得好像有一条蛊虫钻进自己的身体里,啃食她的灵魂。她全身无力,呼吸困难,神思恍惚,整个人简直快要疯了。

她去浴室洗漱,水温被调成了冷水。她希望冰凉的清水彻底让自己清醒过来,可奈何怎么清醒,昨晚的记忆依旧深刻。她怎么也走不出来了,只好再度伤神。

小普趁依依洗澡的这段空隙,赶紧给陈嘉豪打电话。

“喂,陈嘉豪,你快点过来。”

“什么事呀?这么急。”

“依依想郑辉都想疯了,现在神神叨叨的,你快点过来救救她。”

“我又不是郑辉,哪能救得了她呀。”

“她不是想去看看郑辉的父母吗?你方便吗?带她去还个愿吧!不然,这迟早会整出病来。”

“有这么严重,你怎么不陪她去呢?”

“你怎么还跟我杠上了,我这可都是为你好哦。给你一个二人相处度假的机会,来不来由你。”

“等我处理完这点事,一会见。”

爱是满怀期待的相遇,爱是胆怯地相遇在温柔里。爱是一路感动,一路伤心,一路失望,又一路重新鼓起勇气,把最真诚最执着的我奉献给你。


第八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